爱人出轨了,该怎么办才好?| 心理急救手册

文:壹心理主笔团
来源:心理公开课(yixinligongkaike)

每个被出轨的人,都有复杂而难以言说的心事:


  • 明明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人,现在居然骗了我那么久?!

  • 究竟我比那个人差在哪?是我的问题吗……

  • 过往的回忆历历在目,我该选择挽回还是分手或离婚?

发现被出轨之后,你可能会在震惊之时产生强烈的愤怒,进入自我怀疑的怪圈,或是开始纠结着要不要离开这个人……种种情绪夹杂一起,你难免会有一些情绪失控的举动,那就权当是一种发泄吧。

但我希望当你稍稍平静之时,读读下文的相关心理学知识,也许这些知识可以帮助你更好地度过这个难关。


本文共有以下 5 个部分:


 01   发现被出轨后,我们的情绪会产生什么变化?

 02  为什么 TA 会出轨呢?

 03  当被出轨时,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04  若你身边的人被出轨,你可以……

 05  如果有这些状况,请及时寻求专业帮助


-01-

发现被出轨后,

我们的情绪会产生什么变化?


1. TA 怎么可以这样背叛我丨悲愤的情绪袭来


你可能早已注意到TA 的些许不同,怀疑TA 整日在做些什么,从TA的语言中体会到一些异样 。

(Farley,2013)


也许是无意间的发现,你难以相信平日里说着甜言蜜语的TA,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确定TA 出轨时,你会悲痛、愤怒,想到自己平日里对TA 的好,想到那些美好的回忆,更是难以抑制伤心痛苦:“你这么对我,不怕遭天谴吗?!”

(张雯 ,李英倢,2014)


你想朝着TA 扇一巴掌,可是自己还是会感觉心疼、无助和无奈。


2. 我要让这对“狗男女”没脸见人丨心生报复念头

(李恩洁,2010)


你可能会想要报复,想让自己承受的痛苦一点一点地反加于他们身上:“你们让我难受,也别想好过!”


心理学家认为,报复行为带来的结果可能是积极的,也可能是消极的。

(陈晓,高辛,& 周晖,2017)

它确实可以减轻你心中的痛苦,让你体验到积极的情绪。但同时,研究者也发现高报复行为者具有更高水平的消极情绪,以及更低水平的生活满意度

(Ysseldyk et al., 2007)


这意味着,报复行为给你带来的情绪体验是无法确定的,所以应当反思报复行为可能并不是一个缓解情绪的适当方式。


3. 是我哪儿做得不够好吗?丨错误归因,自我怀疑

放不下 TA 的你,又想挽回 TA,又憎恨 TA 的花心多情。你可能会陷入焦虑的漩涡,“会不会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是我不够关心 TA,会不会是我的错?”

(张雯 & 李英倢,2014)

不过,这可能是一种错误的自我归因,因为我们在情绪化的状况下很难对事件进行理智的思考

(古若雷,& 罗跃嘉,2008)


4. 我们究竟还有未来吗?丨在原谅与离开中纠结


究竟该不该原谅TA ? TA 恳切地请求原谅,再三保证以后不会出轨了,此时我该相信TA 吗?你可能也会疑惑是不是度过这个坎,你们的未来就会一帆风顺?你想和TA 重归于好,可TA 的出轨已经让你留下了心结;你想彻底放手,却又感觉割舍不下。究竟该如何是好?

(张雯 & 李英倢,2014)

被伤害的你,或许正经历着上面这些悲伤与迷茫,但请一定要相信,你可以通过很多办法走出这段阴霾。


下文会详细为你分析对方出轨可能的原因以及该如何走出阴霾。也祝福你,能遇见更好的爱情 。


-02-

为什么 TA 会出轨呢?


或许,思考这一问题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这会让很多美好或是痛苦的回忆涌上心头,但在真正解决问题之前,我会更建议你从以下几方面进行思考,从而更加了解你们的关系。


1. 成长步伐不一致,年少时的合拍已不在

(Quoidbach, Gilbert & Wilson,2013)


曾经那么合拍的两个人,现如今却整日争吵,找不到爱情的甜蜜。


心理学家认为人的个性是会随时间、随环境变化的,两个人的个性在漫长的岁月中可能会往不同的方向发展,时间一长,曾经的灵魂伴侣,可能也不复存在了。如果像两条平行线般没有交集,心愈行愈远,又无法调整改变,到最后便可能出现名存实亡的亲密关系。


2. 负面情绪慢慢累积,磨灭了双方的爱

(陳蕾如,2010)

相处总少不了摩擦,而在缺少沟通的情况下,双方相处的无力感和压力感便更会陡增。心理补偿作用理论认为,当一个人在某方面受挫时,可能采取其他方式弥补自己原有的缺陷,以减轻自己不舒服的感觉。所以,在这段亲密关系中感觉不到爱的人,更容易另寻新欢。

(俞其先,1985)

3. 那个自带新鲜感的人,一下子闯入了 TA 的心房


“柯立芝效应” 告诉我们,新对象的出现更能激发雄性生物的情欲动机与行为 。

(Gershman ,2010)


陳蕾如(2010)认为:两人的激情度过了亲密的热恋期便会下降到一个惯性阶段,在这个阶段中,双方的激情水平会降低。


我们无法控制TA 身边男男女女的出现,他们所带来的新鲜感,可能是你无法做到的。


4. TA 就是一个多情的人,TA 就是喜欢玩弄感情

遇见一个“人渣”又有什么办法呢?有些人相对而言有更多出轨的可能,研究发现,具有以下特征的人出轨的可能性较高 :

(Jackman , 2015)

1. 对出轨有较高的包容度


2. 自我效能感较高,对应对各种挑战充满自信


3. TA 身边的多数朋友可能支持 TA 的出轨行为


4. 宗教信仰水平较低,或者说,对心中的信念不会长久地坚持


5. 过去有过不忠行为的人可能对出轨更加开放,也因此更有可能再次犯错


6. 认为自己从未被欺骗过


虽然我们不一定有一双慧眼识别 TA 是不是渣男渣女,也许这错误的选择让你痛苦万分,但相信这段经历可以教会你今后更冷静地选择爱情。


5. 当双方的主权相差较大时

(张雯,李英倢,2014)


此时,主权较大的一方将更可能发生不忠行为。主权相差较大意味着不平等的相处模式。TA 可能因此不把你当回事,并不在意你的所作所为,你们的感情或许就像泡沫一般,一触就破。


-03-

当被出轨时,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1. 适当地倾诉和宣泄

(罗辉辉,张飞,2010)


发现TA 出轨的你,觉得委屈痛心,你脑海中一遍遍回想看到的“暧昧信息“,回想TA 曾经说过的山盟海誓,直到这些情绪压在心头,你忍不住爆发了:“我想哭,想逃,想远离这一切。”


当我们心理负担过重,出现“心理不平衡”、“精神压力过大” 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时,会本能地需要寻找适当的活动方式把这些情绪宣泄出去,以维持心理的平和,消除精神的紧张。


例如,向他人倾诉。这可以帮助我们排出心中的郁积,卸下沉重的情绪包袱。


2. 了解两人感情的症结所在,郑重地作出选择

冷静下来之后,你可能会开始思考:这段感情该归何处?


我们无法一口咬定出轨就该一棒子打死,又或者是可以被原谅的,毕竟每一段感情双方都是不同的,经历也是不同的。


你们可以通过沟通评估你们的感情处于什么状态,出现了什么问题,有没有可能解决 。

(孔荣,邓林园,2017)


如果你处于婚姻当中,也可以选择心理治疗,进行婚姻咨询,更了解你们的关系。

( Atkins et al.,2005)


3. 听听长辈、朋友的意见

(张雯 , 李英倢,2014)


朋友、长辈或许更了解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他们的反馈能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自己。

(许晓璠,2016)


适当地咨询那些更了解两性关系或更了解你们的人,听听他们有什么看法。

(Bollich, Johannet & Vazire,2011)


4. 不要自暴自弃,要更加珍爱自己


告诉自己:虽然这段感情的创伤让你心痛,但这只是人生的一场经历。在往后的岁月中,你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与自己相处,完善自己,珍惜自己。

(Buchholz & Chinlund ,1994)


千万不要因为感情创伤而出现“独身主义”、“滥交” 等偏激的想法,要相信,那个对的人,正在来见你的路上。


-04-

若你身边的人被出轨,你可以……

1. 在TA需要的时候陪伴,倾听 TA 的烦恼与痛苦,在倾听的过程中要注意:

(张松,2006)


(1)不要以同情的姿态对待TA,而是真诚地处理TA 的吐槽。


比如:鼓励TA 积极地应对,不要自暴自弃;告诉TA 未来还有很多可能,会遇见对的人;让TA 明白那个出轨的人,不值得TA 的泪水。


(2)不要过度地“共情”,比如开口就骂出轨的人,或者和TA 一起谋划着如何报复,这些做法完全是不可取的。


(3)可以从自身的经验出发,给予对方一些建议。


(4)身体姿势开放、微微倾向TA,保持良好的目光接触。

2. 制止TA 可能有的报复行为,因为报复可能会引发 TA 更强的抑郁情绪。


被出轨后,TA 可能产生报复的想法,我们需要在TA 执行报复之前制止TA,因为报复可能会引发TA 更强的抑郁情绪。

(陈晓,高辛, 周晖,2017)

3. 对于 TA 的纠结,帮助 TA 客观进行分析,确定过去的感情中出现了什么问题。


可以从以下4 个方面入手谈谈他们二人究竟是否合适:个性人品、 物质条件 、 生理条件 、 双方是否相容互补。


具体来说,可以从平时他们相处的模式状态,分析TA 如何对待TA 的父母、朋友,被发现出轨后TA 的态度如何等等。

(艾丽丽, 李朝旭, 李蕊, 刘阳 , 2011)


当然,这一切应该建立在TA 主动愿意谈起这段经历的基础上。


4. 陪伴TA度过艰难的时期,让 TA 尽可能缓解被出轨后留下的创伤。


这段时期,TA 会经历前所未有的孤独、寂寞与不信任感。你需要让TA 知道你一直都在,会尽力帮助TA 解决困难,TA 还有你可以信赖。

(刘一良,2017)

-05-

如果身边的人被出轨后有以下状况,

请及时寻求心理咨询师或专业医生的帮助:

(张雯 , 李英倢,2014)


1. 情绪极度不稳定、想轻生、自卑


我们无法去除TA 的痛苦情绪,但如果是过度的过激的、长时间的不稳定情绪则需要引起充分的重视。


2. 有强烈的报复意图

(陈晓,2017)


报复的确有可以使TA 稍稍舒缓自己的痛苦情绪,但也有可能引发更强烈的抑郁与焦虑。同时,报复会引发更多的社会矛盾。


如果你无法说服TA 放下,应该考虑尽量劝说TA 寻求心理咨询师进行适当的心理疏导。


3. 出现社交障碍,对感情麻木

(张雯 , 李英倢,2014)


这段痛苦的经历可能会导致TA 对社交的恐惧心理,TA 可能会害怕受伤,害怕重蹈覆辙。在情况严重的情况下,心理咨询师可能会更好地帮助TA 进行调节。


4. 被记忆困住,时而忘记受伤的事件又时而将所有事情与之联结

(赵冬梅, 申荷永, 刘志雅, 2006)


情节严重时,被出轨的TA 会表现出一些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

(张雯 , 李英倢,2014)


如果TA 对被出轨的这段经历有记忆错乱的情况;或是表现出极度的消极焦虑,很难集中精神思考,那么需要赶紧寻求咨询师的帮助,对其进行及时的疏导。

最后,我想告诉每一个在两性关系中挣扎的人,在爱里,最终的赢家,都是那些愿意付出真心和信任的人,请一定要相信你可以遇见一个对的人,也不要质疑其他人爱你的心。


终有一天,我们会与更美好的爱相遇。


– The End –

参考文献:
Farley, S. D. (2013). People will know we are in love: evidence of differences between vocal samples directed toward lovers and friends. Journal of No nverbal Behavior, 37
(3), 123-138.
张雯, 李英倢. (2014). 婚姻不忠:美国近六十年的研究成果和走向.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2(2), 362-366.
李恩洁, 凤四海. (2010). 报复的理论模型及相关因素. 心理科学进展, 18(10),1644-1652.
陈晓, 高辛, 周晖. (2017). 宽宏大量与睚眦必报:宽恕和报复对愤怒的降低作用. 心理学报, 49(2), 241-252.
Ysseldyk, R., Matheson, K., & Anisman, H. (2007). Rumination: b ridging a gap between forgivingness, vengefulness, and psychological health. Personality & Individual Differences, 42(8), 1573-1584.
古若雷, 罗跃嘉. (2008). 焦虑情绪对决策的影响. 心理科学进展, 16(4), 518-523.
Quoidbach, J., Gilbert, D. T., & Wilson, T. D. (2013). The end of history illusion. Science, 339(6115), 96-98.
陳蕾如. (2010). 在情慾中迴旋– 異性戀婚姻中年男性外遇探究.
俞其仙. (1985). 谈谈心理的补偿作用及其教育.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4), 107-109.
Gershman, S. N. (2010). No coolidge effect in decorated crickets . Ethology, 115(8), 774-780.
Masters, W. H., J ohnson, V. E., & Kolodny, R. C. (1989). [book review] crisis, heterosexual behavior in the age of aids. Journal of Abnormal & Social Psychology, 49(1), 217-220.
Jackman, M. (2015). Understanding the cheating heart: what dete rmines infidelity intentions?. Sexuality & Culture, 19(1), 72-84.
罗辉辉, 孙飞. (2010). 情绪宣泄方式与心理健康的关系研究. 科协论坛(9), 62-63.
孔荣, 邓林园. (2017). 大学生恋爱冲突对恋爱关系质量的影响:冲突解决模式的调节作用.心理技术与应用, 5(3), 160-168.
Atkins, D. C., E ldridge, K. A., Baucom, D. H., & Christensen, A. (2005). Infidelity and behavioral couple therapy: optimism in the face of betrayal. Jo urnal of Consulting &
Clinical Psychology, 73(1), 144-50.
Emery, L. F., Gardner, W. L., Finkel, E. J., & Carswell, K. L. (2018). “you’ve changed”: low self-concept clarity predicts lack of support for partner change.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44(3), 318-331.
许晓璠. (2016). 认识自我的途径: 内省和他人反馈. (Doctoral dissertation, 西南大学).
Bollich, K. L., Johannet, P. M., & Vazire, S. (2011). In search of our true selves: feedback as a path to self-knowledge.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2(4), 312.
Buchholz, E. S. , & Chinlund, C. (1994). En route to a h armony of bein g: viewing aloneness as a need in de velopment and child analytic work. Psychoanalytic Psychology, 11(3), 357-374.
张松. (2006). 倾听是心理咨询师的基本功.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10), 687-688.
艾丽丽, 李朝旭, 李蕊, 刘阳. (2011). 大学生爱情关系质量影响因素初探. 中国心理学会
成立90 周年纪念大会暨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
刘一良. (2017). 聆听和陪伴——心理辅导的法宝. 现代职业教育(3).
赵冬梅, 申荷永, 刘志雅. (2006). 创伤性分离症状及其认知研究. 心理科学进展, 14(6), 895-900.

出品方 | 壹心理
本文编写 | 吕瑞怡
专业指导 | 黄喜珊
本文编辑 | 触角 张真Derek

也许你或者周围的人正在面临分手失恋痛苦、学习工作低迷、职业选择困扰、怀孕焦虑,甚至在重大疾病之下身心俱疲,接下来,我们会一一为你解答以上问题。


别担心,我们陪着你。

下期预告:《分手篇》—— 分手痛苦期,如何有效告别一段感情?

作者简介:壹心理主笔团,一群与弗洛伊德抬杠的年轻人。微信公众号:心理公开课(ID:yixinligongkaike)。
责任编辑:Spencer 林立洲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