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记忆的马赛克效应:好结果掩蔽过去的消极情绪

文:李馨、张海龙
来源:三仓心理学界(ID:sancang_psychology)

日常生活中,很多人都有“好了伤疤忘记疼”的体验。


他们好像得了情绪健忘症,对过去的情绪记忆出现马赛克式的掩蔽效应。1996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丹尼尔·卡尼曼做了一个经典的实验:他将682名即将做结肠镜检查的患者随机分成两组,第一组病人在检查结束后,不立即抽出管子,而是多停留半分钟再撤走;第二组病人则是在检查结束后直接拔出管子。结果发现,前者的检查时间虽然变长,但是由于最后半分钟让其疼痛得到缓解,所以报告的愉悦程度均比第二组患者高。为什么同样的经历,两组患者报告的情绪记忆却大不相同?国内外已有多项实验研究证明,情绪记忆会说谎。搞了半天,原来情绪记忆是个很不可靠的家伙!


有时,情绪记忆并不如你想象中靠谱。


你的情绪记忆可能在“说谎”


人们所经历的事件往往会诱导情绪产生,但事后再回忆起当时的情绪时,可能会发生偏差,我们将回忆特定事件时所经历的不准确的情绪感受定义为情绪记忆偏差举个例子,赌徒赢钱的时候往往自我感觉良好,认定前几局输钱不过是运气不好,接下来自己一定会成为新一代的中国锦鲤;情侣吵架和好后,全然淡忘上一秒恨不得把对方手撕八大块的恶意,只想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员工看着银行卡里新增的年终奖金,觉得平时刻薄的老板也没有那么讨厌了,竟然还有那么一点点可爱。


以上的例子都有一个共同点:不管之前经历了多么糟心的事情,只要结果是好的,人们就会稀释过去消极的情绪,流露出更多的积极情绪。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李爱梅教授团队将这种现象概括为“情绪记忆的马赛克效应:好了伤疤忘记疼”,认为好结果对负性情绪体验具有遮蔽效应,为了验证事件结果到底如何影响人们的情绪走向,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科学研究。


研究一邀请了65名研究生参加,他们需要在真实情境中参加两次情绪评估任务,第一次评估是在参加研究生面试以后立即进行,第二次评估是在开学第一学期结束后进行。研究结果发现:被试在第二次评估任务中明显低估了负性情绪的强度,这表明个体的即时情绪体验和回忆情绪体验的强度之间存在差异,即人们在回忆情绪时的确存在偏差。突然对那句歌词“我的回忆不是我的”有了新的理解……


顺利通过考试的人,会低估其负性情绪。


好结果对负性情绪有遮蔽效应

成功人士在煮鸡汤的时候,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这件事其实并没有那么难……”同样获得成功的幸运儿对这句话深有体会,但是不幸失败的人则大翻白眼表示:呵呵……那让你的人生重新来一回,再次体会过去的辛酸和苦辣?别着急,这就给你揭秘成功人士的信心来源。回到研究一,所有的被试均通过了研究生考试,因此他们面对的事件结果都是积极的。试想想,如果他们没有通过考试,还会认为之前的面试并没有那么紧张、焦虑吗?事件成败是如何影响情绪记忆偏差的?研究二对毕业生就业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跟踪分析,被试同样需要两次填写量表(仅有三种负性情绪:焦虑、紧张和担忧)以评估情绪的强度,初次填写量表是在面试结束的当天晚上,第二次填写量表是在面试结果公布后。结果显示:初次填写量表的两组个体对消极情绪的体验差异不显著;然而第二次的结果出现差异,顺利通过面试的参与者在回忆时低估了负性情绪的强度;而面试失败的参与者在回忆时则夸大了负性情绪的强度,这表明事件结果成功与否的确会对人们的情绪记忆偏差产生不同的影响。


为了检验研究,研究三的情绪强度量表中包括了三种正性情绪(快乐、兴奋和自豪)以及三种负性情绪(焦虑、紧张和担忧),并要求被试完成生活满意度调查。在控制了性别、年龄和教育程度的个体差异后,研究结果与前两项研究结果相符:成功通过面试的参与者在回忆时夸大了正面情绪的强度,并低估了负性情绪的强度;而那些未能通过面试的参与者在回忆时则低估了正面情绪的强度,夸大了负性情绪的强度。


实验证明,事情的成功或失败,会对人们的情绪回忆会产生不同影响。


三项研究环环相扣,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即时情绪的强度与回忆情绪的强度之间存在差异,且压力事件的结果类型会影响情绪记忆的偏差,即当事件为坏结果时,人们会夸大负面情绪而低估正面情绪;相反,当事件呈现好结果时,人们会夸大正面情绪而低估负面情绪,产生遮蔽效应,即所谓的“好了伤疤忘记疼”。

“忆甜”更利于面对压力事件


人生不过就是一个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起起……的过程,面对不可避免的挑战与挫折,如何以美丽的情绪积极面对,战胜困难成为人生赢家?答:忆甜得甜。以上三项研究结果证实,即时情绪与回忆情绪存在偏差,情绪记忆的偏差会受到事件结果的影响,个体在面对积极结果时容易“好了伤疤忘记疼”,产生掩蔽效应,即放大自己的正性情绪,低估过去经历的负性情绪。除此之外,当个体在回忆往事时,会将成功归于内部因素,如个人的能力和素质,将失败归于外部因素如恶劣的条件。所以,“好了伤疤忘记疼”给生活带来启示:当你经历的事情不似预期那般进展顺利时,不妨想想自己过去所达到的成就、与他人快乐的回忆,利用好结果对负性情绪的遮蔽效应,调节情绪强度,让自己感受到更大的快乐或者削弱负性情绪,以更积极的情绪去应对压力事件。


利用掩蔽效应,“忆甜”可以更好地应对压力事件。

该研究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项目编号:71571087,71601084)、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重大培育项目(项目编号:2017A030308013)和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项目编号:2017A030313398,2016A030313113)资助,并发表在亚洲社会心理学杂志(Asi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上。

参考文献:
Sun H.L., Li A. M., Li B.,&Wang; H.X.(2018).“Pain is forgotten where gain follows:”The masking effect of positive outcomes on emotional suffering. Asi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21(3),178-186.
系列相关研究成果见:
李爱梅,高结怡,彭 元,夏 萤,陈晓曦.(2015).积极情感和消极情感适应的不对称性及其机制探讨.心理科学进展.23(4),632-642.
李爱梅,李晓萍,高结怡,彭 元,夏 萤.(2015).追求积极情绪可能导致消极后果及其机制探讨.心理科学进展.23(6),979-989.

作者简介:三仓心理学界,专注科研,荟萃心理学各领域新进展、新动态。关注了我们,就关注了整个心理学界。

责任编辑:Spencer 周芝羽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