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点,来严肃谈谈性激素与“化学阉割”

53543557_m.jpg

文:Psy-Neurobiologist RC Lee M.D

除却社会因素之外(点击进入上篇文章),生物学因素一样在影响着个体的性行为。大部分人对于自己与他人性接触时的表现都有一些期待和希望。我们只是希望自己的性器官也会表现得和我们期望的一样,合作并且兴奋。但是事实上有时候并非如此,接下来我将先行阐述男性与女性在性唤起上的生物学基础。

两性的行为生理学基础

1、女性的性行为的行为生理学基础

现今的医学与心理学研究已经证明,除了高级灵长类动物之外,大多数雌性哺乳动物的性行为受控于卵巢分泌的雌性激素——雌二醇孕酮。Wallen指出,卵巢激素不仅调控发情雌性动物的交配意愿(或者甚至是渴望),还调控其交配能力。也就是说,雄性动物并不会与未处于发情期的雌性动物交媾。因此,进化过程似乎选择了那些仅在雌性动物能够怀孕时与之交配的动物(这里同样涉及到了神经控制的脊柱前凸反应)。

随着生物进化的发展,高级灵长类动物的性行为开始不受控于卵巢激素。所以,我们可以发现在人类性行为中,在月经周期中的任何时间里,都不存在阻止性交的生理障碍。任何时候,如果女子或者其他雌性灵长类动物同意进行性活动,性交就一定可以发生。

尽管卵巢激素并不控制女性进行性行为,但是它们依旧可以影响到个体的性兴趣。在早期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卵巢激素水平波动仅对女性性兴趣产生微小影响(Adan,Gold,&Burt,1978;Morris et al,1978),然而Wallen则认为,这些研究的样本几乎全涉及与自己丈夫生活在一起的已婚女性。所以,已婚女性会出于对自己的婚姻的保护和与丈夫关系的维系来发生性关系。这样一来,样本似乎并不能完全的说明问题。

而对于同性恋女性个体的研究发现,由于长时间相处(我们认为女性伴随性关系同性恋个体在长期相处的过程中她们的月经周期是相同的),在月经周期的中期,性兴趣和性活动有显著的增加(Matteo & Rissman,1984)。这提示了性激素确实在影响着女性的性兴趣。但是动物研究提供了不同的假设和实验结论。

所以,这些结果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女性的所有性事都是她自己主动,而不顾及其伴侣的欲望,那么我们又应该如何发现强度较高的卵巢激素效应呢?

Alexander在1990年的学术报告中对避孕药物做出了研究显示:”口服避孕药的女性,在月经周期中可能表现出性兴趣的波动。研究者(Van Goozen et al,1990)发现,由男人主动发起的性活动与女性主动发起的两者各与女性月经周期的关系很是不同的。

由男性发起的性活动发生率在整个女性的月经周期中是大致平稳的。而女性发起主动的性活动发生率在整个女性排卵期以及附近时段显著增加,此时的雌二醇的水平也是最高的。

(在这里我特意补充一下对于避孕药物的药理原理研究现状:现今认为复方短效口服避孕药的作用可以抑制排卵,孕激素的作用是抑制下丘脑-垂体-卵巢轴功能,使FSH(卵巢刺激素)和LH(黄体生成素)均降低达到低水平,进而抑制卵泡生长发育,抑制排卵或者干扰GnRH的分泌与释放,或者通过更高一级的神经中枢影响下丘脑-垂体。并且也可以通过阻断GnRH对卵巢的作用,从而抑制排卵。但是,对于口服避孕药来讲,另外的药理途径还有口服避孕药同时可以导致产生宫颈黏液改变,从而使得羊齿状结晶消失或者不典型,不利于精子穿透。或者改变子宫内膜的状态,从而使得精子不好着床。以及通过输卵管蠕动改变来干扰精卵着床。但不应当盲目用药。药物说明书上所列出的禁忌症患者请在临床医师指导下完成服用。)

Wallen指出,尽管卵巢激素可影响女性的性兴趣,其他因素也能影响其行为。例如个体对于婚姻中何时选择生育子女。如果一位不打算怀孕而且对其节育方法没有把握,那么她在月经周期中期前后期就会避免发生性行为。事实上,Harvey于1987年发现,女子在此时更可能进行自慰方式的性活动。另一方面,想要怀孕的女子更可能在其受孕的时候发起性交行为。

一些研究显示,雄性激素能激发女性的性兴趣。女性体内有两个主要的雄性激素来源:卵巢肾上腺。主要的兹类卵巢性激素当然是雌二醇和孕酮,但是这些腺体也分泌睾丸酮。肾上腺除了分泌肾上腺皮质兹类激素外,还生成另一种另一雄性激素——雄烯二酮。

有关雄性激素对女性性兴趣的作用的研究证据混淆不清(Wallen,2001)。大多数关于这一问题的研究采用了两种方法学:(1)其一是分析女性雄性激素水平与性兴趣和性行为的相关关系;(2)其二是对绝经妇女或行卵巢摘除术的妇女使用激素的效应进行评估。目前针对这种评估最可能的结论是:尽管雄性激素本身在无雌二醇的情况下并不激发女性的性兴趣,但它们似乎能增强雌二醇的效应。类似于化学效应中的催化剂。

例如Shifren等人于2000年研究了卵巢被切除而接受了雌激素替代治疗的31岁—56岁的妇女。他们对这些妇女除了给予雌激素,还通过皮肤穿刺装置给予安慰剂或两种不同剂量之一的睾丸酮。尽管安慰剂产生了正性的效应。但是睾丸酮更加使其性活动和性高潮增多。在剂量较多的情况下,则容易产生性幻想、手淫和性交的女子所占百分比是基线水平的三至四倍,她们还报告有较高水平的幸福感。

现在研究结果显示,社会脑的重要组成激素——催产素,可能也会对女性的性反应产生作用。催产素很明显可以促使子宫和高潮产生的阴道收缩。所以,产科发生子宫收缩不良引起的出血以及DIC(弥漫性内凝血障碍)时,可以体内注射催产素以加强宫缩。以维持子宫等其他器官重要的血供。一些研究者提出,性活动之前出现的催产素可能可能增强女性的性兴趣(Anderson-Hunt & Dennerstein,1995)。

2、男性性激素的行为生理学基础

与女性不同的是,男人对睾丸酮的行为反应却与其他哺乳动物相像。处于正常水平的他们具有性交和生育能力,如果没有睾丸酮,精子的生成便告终,性交能力迟早也会丧失。

Bagatell在其所做的一项双盲试验中,给予年轻男性志愿者安慰剂或者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GnRH)的拮抗剂,以抑制其睾丸酮的分泌。之后两周内,接受GnRH的被试报告其性兴趣、性幻想和性交减少。而那些接受了拮抗剂之后又替换接受了睾丸酮的男子则不显现上述这些变化。

遭受阉割之后性生活的减少情况变异很大。根据Money & Ehrhardt在1972年的报道,一些男人马上就失去性生活的能力,但是一些人则体现出缓慢而渐变的下降,经过几年。或许至少某些变异性与个体先前经验有关,实践不仅可能会”使之完善”,而且可能抢先阻止功能的衰减。

虽然对人而言,这种可能性是否存在还没有直接的临床证据。Wallen及其同事在动物相关研究中显示,注射了GnRH之后的恒河猴,一周后性行为也减少了。然而,这种减少与社会地位和性经验具有相关关系:性经验较多、社会地位较高的雄猴可以继续交媾。事实上,社会地位最高的雄猴即使其睾丸酮分泌被抑制了八个星期后,它还是继续交媾,而且射精次数与之前是一样的。而社会地位的最低的猴子的爬背行为完全终止,直到其睾丸酮水平恢复。

睾丸酮不仅影响性活动,它本身也受性活动——甚至是性活动思想的影响。那么,我们可以做出假设:睾丸酮的激素水平其实会构成一个生物激素水平-行为上的”循环”通路。尤以过度性行为与健康凸出。所以如果一个个体每天都在思考或者过度进行手淫等性活动。那么他自身的睾丸酮的激素水平将长期处于上升状态中。而且随着睾丸酮的激素水平上升,将会引来一系列的心理生理上的问题。

所以,大众对于类似手淫等性行为的看法将会对个体健康产生重大的影响。

《Health Psychology》中定义了高风险性行为的高风险的内容,其中就包含了过度发生的性行为。在大众眼中,手淫属于个人性行为,是人类寻求性愉悦的最普遍的方式之一。也由于手淫总是私密的行为,所以一直是很少讨论的一种性实践。

十八世纪,随着性学研究纳入医学的范畴,对手淫的消极态度也融进了医疗工作者的观点中。1741年瑞士医生Tissot出版了一部著作,其观点当时很受欢迎:”人们必须蓄积体液已达到完美的平衡才能获得健康”。当时的医生还认为性唤起和性高潮还会对神经系统产生破坏。这一观点直到19世纪还在被广大临床医生沿用,甚至极端的断言手淫导致了生理和心理衰退。

在如今,尽管这一观点已经被完全推翻,手淫依然披着神秘的面纱,抱之以消退甚至时常是错误的看法(Bullough,2002)所以,一些观点研究指出了手淫的正反面。详见《性心理学》霭理士,商务印书馆。

欲知更多关于“手淫”的研究及观点,请点击下方文章链接

破除迷信,站起来撸 | 自慰知识科普

自慰有这些意想不到的危害?拜托别逗了

不得不谈的性事:自慰


个.png

图片来自123rf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