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就是不断被挫败感踩到尘埃里,再自己揪着头发把自己拔上来

rucola-791380__340.jpg

文|温言 专栏作者  公众号ID:wenyanhello

大一时候学校请白岩松做演讲。

演讲结束后,一位同学站起来提问:“白老师,我常常因为一点赞赏就志气昂扬,也会因为一点挫败就灰心丧气,怎么办?’”

忘记当时白岩松具体怎么回答的了,大意是:可以因为外界赞赏你增加自信;但不要因为外界不认可你,就倍感挫败。

回答差强人意,问题却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毕业后,我发现自己也越来越朝着那句话描述的样子成长:一点赞赏就可以飞扬,也常会因为各种挫败而垂头丧气,变得迷茫。

尽管我明白不要因外物而作喜悲的道理,还是无法抑制住那种时不时袭来的挫败感。

▼▼

我永远无法忘记刚从英国留学回来的那个秋天。

留学时认识的好朋友在上海找工作不顺利,于是来北京。我去家门口的公交车站等她。当时我自己找工作也没有着落,时间上也错过了国内的应届校招,大部分投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连实习机会都没有。

朋友到了,脚上还穿着凉拖,当她搬着一个大行李箱无比吃力地从车上下来,我赶过去帮她抬箱子,却差点儿绊倒。箱子沉沉落地的那一刻 ,我突然被一种强烈的、无可遏制的失败感狠狠击中了,泪水夺眶而出:

我想自己怎么会那么窝囊!家里出了那么多钱送我出国深造,回来的却是一个工作都找不到的废物;在国外的时候,我和朋友背着包天南海北地游历过那么多国家、还飞去美国打工,有很多时刻我天真觉得自己独立而强大,几乎无所不能,可回来了却连简历都投不出去,成天闷在家里,不知道该怎么使劲,惶惶然地等着手机铃响…

朋友忙安慰我说:“亲爱的,你怎么哭了?是怕自己找不到工作吗?不会的呀!这些只是时间和机会的问题呀!…”

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绝对优秀的个体,也并不存在一个绝对差劲的个体。

那一次,我突然明白了,无论曾经自以为多么优秀和强大,挫败感都会如潮水汹涌而至;而无论我自以为多么渺小卑弱,总有些时刻,能遇到一些始料未及的好运气。

那一次北京的找工作之行,好友踩着一双十厘米的细高跟,一家一家直闯顶级律所。把简历给到满脸莫名的前台,却最终铩羽而归。于是她抱着侥幸一试的心态,朝律所合伙人的邮箱一个个投递Email加简历,最后居然拿到了国内Top3的offer.

而我的好运气则始于被第N家公司锯掉后,意外收到了师姐介绍的实习offer。头天晚上接到电话,第二天就去上班。

我开始觉得,即便那些极度挫败、只能怨恨自己的瞬间,只要你做了该做的努力,事情也总会一点一点,以很难想象的方式变好。虽然身处黑暗的时候,你压根看不到任何希望。

▼▼

其实我们这一代人,比前几代人,更脆弱和敏感,也更容易被自己的挫败感击倒。因为我们并没有在年轻的时候,就被推到一个异常严苛的环境中独自面对。大部分人,还是在父母严密的呵护和周全保障下长大的。

而现代的信息又流动如此迅速,互联网信息打破了信息的壁垒,任何人都可以轻易找到更高的对标物,从而被“挫败”:

——听说你在写作,那你有没有拿过海内外的文学奖呢?

——听说你也在创业,你的公司估值多少?第几轮融资了?

——听说你也在北京上海广州工作,你月入多少?买了多大房子?

如果你听了这些会觉得自己好失败,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家人,对不起社会——不用太伤心,大家都一样。

挫败感就是用来让你伤心,然后寻找自己的位置的。

所谓的“克服挫败”感,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挫败感是间歇发作、无可躲避的。你永远不能一劳永逸地战胜它,也无法克服它。我们能做的,无非是在每次遭遇挫败的时候,努力压住惶恐,给自己设个努力的目标,勉励自己再努力一些。

然后在再次被挫败的时候,再调整上一个目标,让它变得更现实、切合自己的实际。

就在这样不断挫败——调整——努力——再挫败——再调整——再努力的过程中,你踉踉跄跄从尘埃里走了过来。

▼▼

每当你克服一次挫败感,无论它是小是大。你的心会变得越来越厚实。不再多愁善感,也会尝试将“敏感”转化为“敏锐”。

年轻的时候,你还有很多时间去难过。每挫败一次,就难过得不行,要花很多时间去恢复、治愈、疗养。

后来你会变得越来越没有时间去慢慢体味自己的心情。

怎么办?身后还有家人、孩子、整个team眼巴巴地等着。被狠狠痛击了一下,你只能抱头蹲下来,迅速竭尽脑汁地思考解决方案。再转过身满脸堆笑地说:“没事儿,我有的是办法。”

成长就是不断地克服一个又一个挫败感,不断向前走的时候。

越往后,越明白不是说预期怎样就一定要怎样。越来越学会了“尽力而为,但随遇而安”。也越来越学会:不要因为别人的一句评论,就沮丧不已;不要因为同龄人或比你年轻的人后来居上,就恐慌无比。

尽管挫败感还是会不断袭来,但我们总要学会更多地关注自己进度条,而不是看他人又取得了怎样的飞跃和辉煌成就。

廖一梅在《像我这样笨拙地生活》 里有一句话:

我坚信,人应该有力量,揪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从泥地里拔起来。

每次读到这,脑海里都浮现出弱不禁风的文艺女王拔萝卜的场景,忍不住想笑。

而这个说法又如此确切:当疲惫和挫败还是会一波一波地袭来的时候,我们的人生就是被自己一寸一寸旱地拔葱、拔上去的。

c6fe2dcc9245d7e39e8f9fd57ce1282f.jpg

图片1.png

文|温言 专栏作者

作者简介:毕业于北京大学、伦敦政治商学院(LSE),职场写作者。著有新书《世上没有怀才不遇这件事》。

本文图片:pixabay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