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相信,你是一个值得被爱的人 | 心事博物馆


听别人的故事,解自己的疑惑,这里是由心理FM&壹心理咨询联合出品的心事博物馆,如果你有解不开的困惑,点击“心事铺”写下你的心事,听听咨询师们用专业且温暖的话给你一点点小建议。下载心理FM APP搜索“心事博物馆”就能找到我们的全部节目。


今天我们邀请到心理咨询师徐雅珺老师和我们一起倾听心事

来信:

我是New,2016年我交了一个男朋友,见到他的第一面觉得这个人没有太多花言巧语,让我觉得有些真实,我愿意接触了解他。

后来慢慢发展中发生了一件小事,有些小摩擦,他当时第一反应是推卸责任。我当时很反感,直接说出我的不满,只是我当时觉得那是件小事说完之后没有太多计较。

后来他开始和我要求给他买生活用品,我觉得毕竟已经谈恋爱了,适当对他好一点也是可以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发生了很多摩擦,摔坏我的东西不承认,趁我去洗手间或者离开包包的其他情况下偷拿我的钱等等这些或大或小的事情。他总是委婉表达一切问题都不是他的错,他没有责任,都是我的问题。

这让我很烦躁,吵架闹分手。他一直对我用冷暴力,当我决定与他分开后他主动变乖巧。

从认识到分手的过程中他一直试图和我发生性关系,我坚持拒绝婚前性行为,有一次我从学校出发去外地前一天晚上,他联系我,说他喝醉了,让我去找他,我也没有多想就去了,他看见我的时候就开始耍酒疯,但他的行为表现让我觉得他是故意的,并没有醉。

后来我准备找一家宾馆休息,他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我努力拒绝却丝毫无用,最后他用手指把我的处女膜捅破了,我很绝望,保守教育下的思想觉得一生的东西都毁了

我要他负责,他却轻蔑一笑说并没有看见我的处女膜,反问我:“要我娶你回家吗?”这让我觉得无比恶心,在2016年12月我和他彻底分手。

离开他是我做的最正确的选择,但直到今天他带给我的阴影仍旧挥之不去,在此期间甚至有这辈子都绝望的恐惧念头。

我开始很害怕了解男生,对性恐惧,害怕对我以后的人生有不好的影响,我不敢和别人说,我曾多次用很多方法开导自己,梳理自己的情绪和思想,这里有我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失误,才让他有伤害我的机会,我非常想走出阴影,我要过正常的生活,新的生活,在这样的状态中太痛苦了!

老师回信:

你好,New,你说从2016年到现在,这件事的阴影和痛苦都挥之不去,看到这里很心疼你。

正如你在信中描述的,那天晚上他借醉约你出来,你努力拒绝却丝毫无用,他违背了你的主观意愿,如果他要为此负责的话,要负的责任恐怕也是刑事责任。而直到今天,却是你自己在为此背负着精神枷锁,就如从你们关系的一开始,他就把所有责任都推卸到你的身上,甚至也包括了这件事,所以并不是因为你所说的“失误”让他伤害了你。

我们在经历一个“精神创伤”事件的时候,会倾向于产生这样的归因,似乎这样归因的话这类事件就变得可以控制了,就好像“只要自己不失误,也许就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伤害了”。但这样的归因也同时让自己背负了本不应该由自己来背负的痛苦、甚至绝望,这样怎么能弥合自己精神世界的这个巨大裂口呢。

我们知道传统的文化观念里定义了什么是一个好的女性角色,你提到了“保守教育下的思想”,从你们交往的互动过程来看,也许这个保守的教育让你认为女性应该顺从对方的要求?也许它认为无论如何,一个没有了处女膜的女人就不值得被爱了?也许认为对方主动变得乖巧,自己应该见好就收?

这些“保守教育的思想”一直在束缚和伤害着你,当然你有反抗,你烦躁,你吵架闹分手,你觉得无比恶心,这些都是你用你整个身体的不适在表达反抗。

离开他确实是非常正确的选择,但你要做的不仅仅是离开他,你也要尝试让自己离开这个由“他”代表的保守教育思想。

当你背负着这些痛苦的时候,是没有办法开启一段真正意义上“新的”恋爱关系的。

你是一个值得被爱,被珍惜的人,那些懂得爱你的人只会唾弃这个男人的行为,而并不会因此去怪罪你。但也许需要你自己慢慢从这个阴霾中走出来,才可能发现,不同于保守教育思想所理解的爱情关系可能是什么样的。

当然这个思想是我们一直以来生活在其中的社会文化、家庭氛围和自己的过往共同构成的,离开它并没有那么容易,需要去思考,做很多的工作,你也可以寻找一个心理咨询师的陪伴,这个过程就不会在痛苦和绝望中纠缠反复不休。

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也许会让你彻底与这种通过贬低你去控制你的男性决裂,而去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这条道路很困难,但其实你从表达不满的时候就已经在这条道路上了,希望你能够在这条路上成为新的自己,过新的生活。

以上就是心事博物馆里收藏的第38个心事。

如果你也有自己的心事,欢迎点击“心事铺”告诉我们关于你的故事。

愿每个孤独的灵魂都被拥抱,每段心事都被温柔抚平,这里是心理FM&壹心理咨询联合出品的心事博物馆,我们下期再见。

– The End – 


本期咨询师:徐雅珺(点击下方卡片,即可进入咨询师主页预约咨询)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