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安中寻求补偿,在补偿中更加不安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处于不安的时候,最常见的应对方式就是去寻求补偿。寻求补偿就像饿了需要吃饭渴了需要喝水一样,平淡而平常。
美国心理学家做了这样一个实验。研究者请了若干成年人参加实验,随机分为两组,让其中一组回忆自己与自己亲密的人(如伴侣)的不安全经历(如在某个时候,我觉得她/他不可靠),让另外一组回忆自己与自己亲密的人的安全经历(如在某个时候,她/他让我有温暖的感觉)。结果发现,那些回忆不安全经历的人更加依赖自己的随身物品(如手机),自己的随身物品可以对自己的不安全感起到补偿作用。当自己的随身物品被拿走时,那些回忆不安全经历的人变得更加焦虑和烦躁,自己与随身物品的分离焦虑感变得愈加强烈。
这个实验也间接提示,低头族现象可能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越手机,越孤独,越不安。一方面,我们用手机来缓解和回避当下的情景焦虑,另一方面,我们又用手机来获取他人和社会的信息,以期望对周围的世界和人有更多的控制感。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研究者也进行了类似的实验,他们的研究发现,摸一摸泰迪熊可以减轻被他人排斥的不愉快感(只站在远处看着泰迪熊却没有类似的效果),那些被他人排斥的人,在抱了泰迪熊后(相对于没有抱泰迪熊的人),有更多的积极情绪,能容易为他人着想。这个实验同样说明了,生活中的物品对于我们在生活中遭遇的威胁和不安全感有补偿的作用。除了生活中的物品,还有很多其他方式可以对我们的不安全感起到补偿作用。
S君,女,从小与母亲的关系不是很好,到大学谈了恋爱,但是在恋爱关系中非常没有安全感,时常怀疑男朋友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男朋友会不会和其他女生在一起。时间一长,这种担忧让她非常焦虑,一旦男朋友没有及时接自己的电话或回短信就变得很焦躁。直到有一天,有另外一个男孩子喜欢她,不过她其实并没有特别喜欢这个男生。每当她焦躁不安的时候,就联系那个她并不十分喜欢的男孩子,偶尔也会与这个男生有一些小暧昧,以此来减轻自己的不安全感。一年后,原来的男朋友跟她分了手,那个喜欢她的男生也有了女朋友。后来,她回忆到这一段经历的时候说,红玫瑰和白玫瑰,不能也不该,相互补偿。
寻求补偿似乎是人的本性,当一个方面的需要得不到满足时,我们总希望通过其他方式来补偿这种缺失。有些人考试失败了,给自己买了一套一直想买却不敢买的高档衣服;有些人失恋了,立即和另外一个喜欢她/他的人走到了一起;有些人离婚了,第一次踏进了光影琉璃;有些人得了重病,选择了相信神灵……虽然有些补偿是健康的,但是很多补偿都是以自己的缺失和不安为由,给自己更大的错误和走进不可回头的深渊一个正当的借口。
降低不安全感,并非寻求物质的替代,寻找精神的备胎。如果那样,只会让自己在不安中寻求补偿,在补偿中更加不安。
安全感的本质,不是你真的安全,而是你不惧怕危险,敢于面对困难,让内心成长,接纳自己和呵护自己那些真切的不安。这或许才是降低不安全感最原始和最安全的方式。
参考文献:Keefer, L. A., Landau, M. J., Rothschild, Z. K., &Sullivan, D. (2012). Attachment to objects as compensation for close others’perceived unreliabilit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48(4), 912-917.
Tai, K., Zheng, X., & Narayanan, J. (2011).Touching a teddy bear mitigates negative effects of social exclusion toincrease prosocial behavior.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