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他出轨,只是因为遗传基因而已

出轨有基因的原因?

来源:唧唧堂

美国人鄙视婚外情。2013年Gallup民意测验发现,90%的美国人认为婚外情道德败坏,这一数字超过了对群婚制的反对、对人类克隆或者是自杀的抵制。

然而,实际上偷情的美国人可不是少数:芝加哥大学独立开展的“一般社会调查”研究发现,20年以来,已婚男人偷情比率相对稳定在21%左右,已婚女人偷情比率在10%到15%之间。

按传统观点,偷情是婚姻不幸的副产品和症状,并且是道德败坏和社会价值观堕落的结果。本文作者:康纳尔大学药物学院临床心理学教授Richard A. Friedma,当他在接受心理医师培训时,培训师教导:要想解释偷情,需要“寻找多重情感、多种发展因素,追溯不稳定的人际关系史,或者是追根到滥情的父母”。

但是根据我的心理咨询生涯,上述的很多问题及其解释并没有充足的证据。我越来越发现,很多行为问题是由于基因表达和荷尔蒙导致的。甚至偷情也是如此。

我们早就知道啦:男人有基因和进化的冲动去偷情去撒种,因为这增加了他们产生更多后代的几率。

但是最新的研究表明有些女人也有生物上的“采野花”倾向。这些行为的进化优势尚不明确。携带特定垂体后叶素变异的女性,更可能参与“配偶外交配”(也就是“偷情”的科学委婉说法)。

名词解释:垂体后叶素、催产素

澳大利亚Queensland大学的心理学家Zietsch已经尝试回答是否某些人更容易偷情。他的一项研究选取了7400名双胞胎及其兄弟姊妹,这些被试都有一年以上恋爱史。Zietsch关注:滥交,垂体后叶素,以及催产素受体基因特定变异的关系。

垂体后叶素,是一种与动物和人类的社会行为(如信任、共情)和性亲密联结有关的荷尔蒙,效果猛烈。因此,我们可以合理地假设:垂体后叶素受体基因的变异(变异会改变功能),会影响人类性行为。

Zietsch发现:9.8%的男人以及6.4%的女人,有两个以上的性伴侣。这一研究成果发表在去年的《进化与人类行为》上,5种不同的垂体后叶素受体基因变异,与女人的偷情相关显著,催产素与行为的关系不显著。

简直令人震惊:40%的偷情行为的差异可以用基因解释。

正如Zietsch所言,有这么多的其它因素(如:环境氛围、胜任伴侣的可得性)是偷情必须的,而基因就能解释40%,太不可思议啦!但是为什么垂体后叶素受体基因与男人偷情行为不相关,我们尚不清楚。

来自 Karolinska Institute的研究者Hasse Walum发现,女人的催产素受体基因的变异,与婚姻不合,以及对伴侣缺乏情感关爱的相关显著;相反,男人的垂体后叶素受体基因变异,与配偶报告的婚姻质量低下相关显著。

现在,在你正要跑出去鉴别配偶基因型的时候。稍安勿躁!相关并不等同与因果;很多未测量的因素也可能导致偷情;而且很少有单一基因型决定行为的例子。

两种老鼠:一辈子的草原鼠、一夜情的山鼠

然而,严肃看待这些研究是明智的。动物研究表明,这两种荷尔蒙是性行为的重要决定因素。Insel是国家精神健康委员会的主任,他是研究领垂体后叶素以及催产素在田鼠行为中作用的领军人物。研究结果显示:两种亲缘上高度接近的田鼠,山鼠风流倜傥,而草原鼠一夫一妻守身如玉。

性交以后,草原鼠很快就发展出对伴侣选择性持久性偏爱,而山鼠是一夜情的爱好者。

两个物种性行为的天壤之别反映了垂体后叶素对大脑的影响。垂体后叶素,在山鼠和草原鼠分别不同的脑区,因此,当垂体后叶素受体被激发时,效果还真不一样!

当把垂体后叶素直接注入一夫一妻的雄性草原鼠的大脑时,激发了与雌性草原鼠的亲密联结;与此相反,阻断垂体后叶素受体的活动,并没有停止性活动,却抑制了雄鼠守身如玉的特点。换句话说,垂体后叶素激发了亲密联结,阻断垂体后叶素受体的活动则鼓励了社交性风流。

一夫一妻制的雄性草原鼠,它们的垂体后叶素受体与大脑的奖赏中心接近;而风流成性的山鼠,它们的垂体后叶素受体则更多位于杏仁核,而杏仁核是处理焦虑和恐惧的关键脑区。

因此,交配对草原鼠来说,激发了奖赏回路,强化了性关系,并且促进了依恋、维持了一夫一妻制度;对于山鼠来说,性与依恋关系不大,和任何山鼠啪啪啪都差不多。

那么,有没有可能,把一个到处乱跑毁家卖舍的山鼠,转变为以家为取向的草原鼠呢?在实验上是可能的。使用一种病毒作为载体,我们可以很容易注入垂体后叶素受体基因,人为地增加奖赏中心的垂体后叶素受体。雌性田鼠也类似,只不过要把垂体后叶素换为催产素。

虽然我们没有人类研究的证据,但是基于动物研究,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测垂体后叶素受体基因与偷情相关。

两种感觉:信任、怀疑

直接操纵催产素和垂体后叶素的人类实验表明,这些荷尔蒙效果超于性行为之外,它们似乎增加了信任和社会联结。举例来说,随机分配健康的被试,到催产素组或者是安慰剂组,然后玩一个信任博弈,两个被试分别扮演投资者和接受者的角色。

首先,投资者可以选择一个高成本的信任行为,即把钱给接受者;接受者可以选择赞誉投资者的信任,并把一部分钱返还给投资者,也可以选择不返还。

那些催产素组的被试面对背叛的时候,选择了继续信任并慷慨地托付了大额金钱,然而安慰剂组的被试变得疑心冲冲,选择了更多的报复行为。催产素似乎使我们更加社交性信任,甚至在信任并不是最佳策略的时候。

在另一个研究中,接受垂体后叶素的男性被试(相对于安慰剂组)对快乐和愤怒的面孔表情记忆效果更好,这暗示着:垂体后叶素能够促进社会联系,因为垂体后叶素增加了社会学习以及情感学习。

这些研究暗示,催产素和垂体后叶素具有潜在的治疗效果,特别是那些在信任和社会性联结方面功能缺损或功能过于旺盛的人。自闭症就是缺损的一个例子。

实际上,先前研究表明自闭症患者,进行催产素干预以后,表现出积极的亲社会行为。与此相反,Wlillams 综合征是一种罕见的基因疾病,患者表现出异常信任甚至不加区分地对完全陌生的人友好。这一障碍与催产素的基线水平高于正常水平三倍有关,因此阻断催产素的药物可能治疗过度信任。

如果您是奥威尔迷(注:著名小说《1984》的作者),或许您不难想象对这两种荷尔蒙的不信任感。你可以秘密地使潜在的投资者更可信,或者暗暗地鼓励伴侣的守身如玉(你怀疑TA正在偷情)。要做的很简单:释放催产素或者垂体后叶素,注入到空气清新剂或者抹在化妆品里。当然,我只是在开玩笑。

两类人:一夫一妻制的人,D4基因变异者

在整个自然界,一夫一妻制相当罕见,只有3%到5%的动物实行一夫一妻制,这其中还包括像狐狸一样“灵活”的物种。然而,即使在这些一夫一妻制的物种里面,偷情也相当普遍。

男人偷情的进化优势简单而直接:性伴侣越多,繁殖成功的概率越大。但是对女人来说,生育能力的生物限制更多。女人难道就没有与多个伴侣睡觉的理由?如果这增加了拥有满意的性体验的几率呢?

因此,女人到底为什么偷情?虽然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进化优势,但是性不仅仅是为了繁育后代。因为偷情伴随着新奇感和一定程度的感官享受,并且刺激大脑的奖赏回路,所以偷情相当愉悦。性、金钱和药物(和其它)激活大脑的奖赏回路,奖赏回路释放多巴胺,这不仅仅是令人愉悦的,而且还告诉大脑这些重要的体验值得牢记和重复。当然,在新奇感的寻求方面,因人而异。

Binghamton 大学的研究者Garica 在2010年的一项研究中,选取了181个年轻健康的成年人,结果发现:携带一种亚类型多巴胺受体——D4 受体的被试,偷情的可能性比未携带者高50%,这些D4基因变异者降低了多巴胺联结,这意味着:他们多巴胺低于基线水平,较少被激发并且对新奇事物饥渴难耐。

那么,如果我们携带了“偷情”基因,是不是我们就不必顾及道德规范?难说!我们不能选择我们的基因,到目前为止也不能控制它们,但是我们通常能够决定我们如何应对(基因塑造的)情感和冲动。

于此同时,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平等的基因竞技场里。作者想起自己的一个朋友,她今年50多岁,双性恋。最近她坦白:她长期偷情。她和伴侣已经多年没有做爱了,尽管她非常渴望,只是再也找不到气氛了。一天,她偶遇了一个已经熟识多年的朋友,不久以后,就发生了关系。“他真是为我着魔了。性太令人兴奋了,所以我继续和他交往,并决定对伴侣一字不提。”这里我们看到了婚外性通常的因素:婚姻不合、性不满足、情感疏远。我的朋友意识到正是这些,这就是她对自己偷情的解释。

但是,当她告诉我在她与伴侣刚交往的时候,她就偷过情,那时候他们可是在热恋呀。我突然意识到她似乎有一种性探索倾向,这种倾向独立于当前感情好坏与否。

对一些人来说,与生俱来的偷情诱惑,九牛一毛不值一提;对另一些人来说,一夫一妻制,是反抗他们自身生物性的艰苦战役!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