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普通心理学工作者的自白

文:吴泽华 | 壹心理专栏作家

作为一名心理学工作者,自己常常在有意识地使用各种方法来安抚别人内心的伤痛,有人看起来神圣神秘,有人看起来轻佻不过是投机倒把的机会主义者。而抛却所有的身份角色,他(她)只是一个人,在面对着意外所带来的不安和不幸时,他(她)们也感到手足无措。即使他们厉害如弗洛伊德或罗杰斯,也不能例外。

我们会用仅存的理性意识安慰自己,但该存在的始终还是存在,需要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那一刻,他(她)和心理学工作者身份角色无关,他(她)是一个人,他也有该有的甜酸辛辣。

我总是在问自己,自己在心理学的学习和研究中最应该避免的是什么?主观,我一度视客观为真理。什么是主观?是你作为一个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背后隐藏的是你作为一个人的偏见。

每次在实验探讨中,老师总会强调个人主观性的问题,我们在实验中总会假定自己是客观的,因为那样的结果才会“客观公正理性”,可是总是在最后的结果补上一个“但是”、“我们难免受到主观性的影响,但是我们要把影响降低到最小”。在咨询中罗杰斯也要我们保持价值中立,但是面对着自己的问题时,我们的客观理性总是被主观情绪以绝对优势压倒。就连心理学史中,也避免不了主观的存在,“历史是建构的结果,充满着史学家的个人偏好和成见”(叶浩生)。

在心理学的各个研究领域(姑且不谈论后现代主义),我们都会探讨主观性这个问题。为什么存在主观性?因为我们是人,我们不能避免七情六欲、喜怒哀悲,即使你背上了“心理学”这样一个硕大的“排忧解难”的大旗。

因为心理学的专业关系,一段时间里我想把自己修炼成一个绝对中立的人,能对着悲伤痛苦、开心快乐都保持客观。现在,我发现自己办不到,我只是一个人,一个普通人,面对着荣誉我不能不欣喜;面对着悲伤,我不能不哭泣;面对着失去,我不能不惋惜;即使面对着一个犯错的人,即使不是别人的本意或者只是一个意外,我的本能反应依旧是抱怨,我是一个人,你是一个人,他(她)也是一个人,我们都在岁月的道路上前行:我们开心,因为我得到自己想要的,我能感觉到被爱,即使在迷雾中,我们也是成群结队的唱着歌行走,哪怕我受伤,我也能就地卧倒随时就医;我悲伤,因为我痛失所爱,像个孩子样哭的天翻地覆,但伤痛的保质期一过,我们就会走得大步流星;我愤怒,因为这世界存在太多的不公和歧视,但我们都会尽自己所能,在路上走得不偏不倚。

其实,生活中我们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们享受着主观性带给我们的一切,因为这就是生活,普通人的生活。

致谢:感谢三个不知名的吉林大学好人


吴泽华,现系心理学研究生,基础心理学专业。喜欢看书看电影听音乐,最喜欢沈从文的《边城》。电影喜欢王家卫和李安。非典型心理学探索者。

最想把自己了解到的最真实的心理学展现给大家。QQ:842428820(验证:吴泽华)。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