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我孤独地暗恋一个人八年

文:吴晓芬(默默)微信/QQ:1501728029 丨 壹心理专栏作者

阿东:我暗恋你八年了,初中、高中、大学两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对你有了感觉,似乎是你的笑、你的歌、你的一举一动,都让我觉得你就如同天上的天使,那么的纯洁,那么的善良。但我又知道,不敢告诉你,或者说初中的时候我就很矛盾,想和你走得很近,又怕别人会说,又怕你看不起我,总觉得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那么富有、迷人、自信,而我却很自卑,看到你会因为刘盛生日买MP4,我很妒忌,我也想要,或者说我不是在意是什么东西,只是在意送的人是谁。那时候你和刘盛渐渐关系没以前好了,我以为我有机会了,可是孔鬼却出现了,我开始觉得这是老天在和我开玩笑,我那时候没想过要在一起啊之类的,只是很单纯的想多在一起点时间,想单独听你唱歌,想听你说话,想和你夺走会路,但我怕你不肯,怕别人笑话,怕自己会越来越无耻,起码那时候我是这么想的。

还记得那时候你和我一起听鬼故事,我一直在发抖,不是被鬼吓得,是因为我们一起在听,那时候记得我说,我不敢一人听,于是你陪我,那时候的日子真的好怀念,虽然我知道,你把我只是当成朋友,甚至在发现我对你的不正常反应后,开始远离我,但我总觉得自己没错,我只是简单的想和你做朋友,然后开始抱怨你,但却不舍得离开你。

我是自私的,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我甚至自作主张地为你考虑了。在我高中阶段,我仍旧记得,下了晚自习在电话亭给你打电话的日子,难得打通后简简单单聊上两句,我能够乐呵呵上好几天,我那时候挺看不起自己的,我很想请你在聊天的时候唱首歌,单独为我唱,但总说不出口,因为我觉得那样,你只会更看不起我。还记得在家的时候给你发短信,想请你鼓励我,激励我,记得你说,“你考上北大,我爬也要爬到泰州去参加你的生日派对”我到现在还记得,真的,我到现在也不敢去想,你这句话,是想鼓励我,还是想打击我,只知道,你给我回短信了,回短信了!

在大学的那两年,第一年,因为人际交往上的事,我怀着试试的心态打电话给你,没想到你接通了,我说了很久,你也听了很久,你安慰了我很多,我还记得你说,“只要我还在中国,你有事都可以来找我”那句话给我打了剂强心剂,我想,你是把我当朋友的。那时候我在唱吧上看到了你的歌,我一首一首下载了,不贵,只要一元钱,但就是太少了,只有四首,我多么想每天都有新的歌能听,在你人人上保存你的照片,听着你的歌,或许是我能够做到最大地去怀念你的能耐。

但我不知道,我这么做,有什么意思,这样做,我就开心了吗?不知道,好多人都把我当成了30岁的老男人了,而你还是那么年轻,我虚度了八年的时间,为了什么?我只是在作茧自缚,给自己编制了一个梦,但梦终究是梦,有醒来的一天。当身边的事情一件件敲击着我的梦,敲击着八年来我最大的成就时候,我只会逃避。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想去了解你,想去陪着你,或许是我自己当初种下的恶果,把你当成了我的精神脊梁,看到你现在的照片,我更怀念过去的你,现在的你一定比过去成熟,但我脑海里存着的一直是八年前,那个直爽而又稚气未脱的你,或许是因为你的青春气息感染着我,让我把真实的你不断虚化了,把虚化的当真了。

心疼这八年,自己的单纯以及消耗,或许我早就该醒悟,我早就该明白,我要去追求的是什么,我应该去打碎自己编织的玻璃心,应该去离开你,或许会痛一阵子,但时间久了,或许就没事了,或许我没有喜欢过你,只是一时地较真,把自己逼上了这条路,如今的我,后悔了,回到初中看到那些稚气未脱的孩子们时,在和老师聊到过去的时候,我会想,当初的我,真傻!

如果有机会,我真的想要一个存满你歌曲的MP4,没有太多的想法了,只是想纪念那八年,只是想对过去那些“我干了,你随意”的梦,做个了结,或许如果真的为你好,就不应该给你发这篇让你更为生厌的文章,这都是我自找的,就让我再任性一次吧,阿东……

默默(吴晓芬):

谢谢你分享你的故事,暗恋的故事也是悲伤而凄美的故事,是一个人内心的故事。也是讲述有关于孤独中的爱恋的故事。这让我想起茨威格那篇著名的讲述暗恋的小说《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那何止是一种孤独的痴爱!

心理学的精神分析对此是有解释的。我们把一个“理想的自我”简称叫做“好我”投射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去爱恋他,理想化他,感觉只有和她在一起自己才能够完整才能够幸福和快乐。

其真相是——我们看自己是不够好的,我们内心是自卑的。内心并不够爱也不够喜欢这个自己。所以需要投射一个”好的我”在另一个人身上,然后我们无法遏制自己去移情和痴恋于对方,内心会有这样的感受:只有和这样的对方在一起才能够拥有快乐幸福,自我才能被救赎.如果把自己比喻为不那么完美的月亮,那么一直在遥望着那个象征着光明与温暖和完美的太阳.

而恰好在这个暗恋的过程当中,重复的是幼年时不被爱的感受。不配被对方所爱,自我是卑微的。因而又爱慕对方(心中理想化的对方而非对方的真实),又会刻意地保持着距离,不去触碰到对方的真实.因为这个心理投射,在触及真实的时候便会容易破碎.在你的讲述中,你还是意识到了这一点。

越是内心自卑不能自我认可不喜欢自己不接受自己的人,越是容易去理想化另外一个人,越是容易奏出这种漫长的,岁月当中的暗恋的凄美孤独长歌。

心理咨询中常常会出现的移情,也就是来访者对咨询师的理想化和爱恋,往往来自于这个心理。”不够好和无法爱自己”,内在的孩子渴望在”理想自我及理想父母”的爱中得到救赎.

这一曲如果要画上句号的时候。也是我们开始愿意向内看,去认识情感的源头.在清楚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比如说爱自己和给予自己幸福和快乐)时,我们会愿意去放弃“理想的自我”(理想化的对方)的执求和愿望,愿意去给予真实的自己爱,满足内心的自己所需。这个时候我们长大了,开始渐渐明白了,我们爱上一个自己与理想化的影子,是因为我们的内心真的不爱自己。只要我们的内心不爱自己就永远都不会真正的幸福快乐。

此时你或许开始愿意去放弃“理想的自我”,开始愿意去爱这个真实的自己。开始愿意去找一个现实当中能够接受真实的自己,也看到对方的真实的那么一个人。让他(她)来陪伴自己。这个时候,你学会了真正爱自己。这个时候我们在内心终于长大了。

阿东,不论是怎么样的选择,这一切都是丰富我们生命的歌曲……不论是暗恋之歌,还是自爱之歌…

编辑:苏子悦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