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与征服

图:pixabay.com

文:罗雯丽(安心) (微信:安心人际助理,anxin_wen)

我家附近有一条街叫Lusthausstrasse。Lust在英文里面是总是和色情,情欲有关比如色戒就是 Lust and cautious .于是,乍一看这条街叫做色情房子街,这街附近确实有个地方叫Lusthaus,乍一看,又是红灯区了。如果奥地利人和外国人约会说,咱去那个Lusthaus,一定要讲明,那就是个公园里的吃饭的地方,不是红灯区,然后最好解释一下 Lust 在德文里面就是「兴趣」的意思,如果你问一个人想去看电影么,这个人可以说 ich habe gar keine Lust,就是说我没什么兴趣。

不过说到失足妇女聚居地,我家附近真的有一个。在维也纳红灯区不是像阿姆斯特丹那样把一个地区张扬的搞成红灯区,所有的房子都刷成粉红色或者用粉红色标记。我估计维也纳人觉得这样子低俗,充满了钱的味道,而且于市容有损。我家附近的这个红灯区窗户都是用黑色的纸封上的。没有任何明显的标记,有一次我和一个同学在街上打打闹闹,该有礼貌的同学一把把我推进了这个门,还好只是门厅,贴满了色情照片,把我一惊,刚好进来一位不知是不是工作人员的女士,问我,需要帮助么。。。我!!@###¥¥%%……那时才知道这是个妓院。我家附近其实还有一个专供妓女用的卫生站,她们每个礼拜要去那里抽血检验艾滋,没有的话可以继续持证上岗。所谓的失足妇女,终于获得了一定的尊严。

失足妇女这个行业现在据说又变得开放起来,从业人员已经不再像过去一样是社会底层被压迫的妇女了。据我读到的一个社会学调查说,许多年轻女孩是为了好玩才加入这个行业的。不过我没什么力气批判这个现象,要知道历史永远给我们我们想象不到的惊异。

以前我去土耳其老师家玩的时候,我问老师欧洲有没有房中术什么的,老师想了下,说没有,不过我可以给你看些这方面的资料,于是,他找了一堆书放我床头,诡异的笑道“你可以睡前看下。”我当时仔细看了两本。有一本比较震撼,说古巴比伦有这样一个习俗,说少女结婚之前要被放到庙里祭祀,怎么祭呢?等在庙里等到远来的男人,求他们跟自己睡一觉,凑够了一定男人数她就可以顺利嫁人啦!!!!越漂亮的女人就越早凑够这个数。当然还有的地方是男人点,点了也给钱,给钱数的多少暗示服务的质量。另外一本讲的古希腊人的情爱生活。古希腊很多神庙里多圣女,其实就是妓女,好像也负责神庙的祭祀,一般都很有很有钱,接受男人的仰慕,那个书上说有个哲学家,不记得是苏格拉底还是别的谁,想和一个圣女共度良宵,还得托人找关系,当然,其实重点是他么钱。

我记得以前看的那个电视剧,Rome,该片很好的解释了一个情欲开放的文化如何进化成了禁欲的文化。第一季,描述了渥大维的童年:一个强势有权的母亲,爱她的表兄凯撒,但是凯撒一直不爱她,她于是一直和安东尼奥有染。渥大维内心当然不爽母亲的所作所为。他的姐姐又和凯撒的情妇发展了同性恋,这个情妇唆使他姐姐勾引了他,这场乱伦被他母亲的仆人发现,母亲对此大发雷霆。渥大维的三观于是彻底颠覆了。第二季就开始了渥大维的逆袭,逆袭成功以后,立即给全城发布禁令,女人再敢偷情就可以死刑了。他要建立一个国度让每个人都像他自己一样节制,这样的国家看起来很文明。

权利欲就是情欲,精神分析学者如是说。一个人有多大的性压抑,就有多强的性欲,有多强的性欲就有多强的权利欲。一个男人在征服男人的时候,其实目的是征服女人。据说拿破仑在指挥战争的时候会兴奋到猛地抓过来旁边一个活的东西就活塞运动开了。当一个人在幼年的时候没有得到充分足够的认同和爱,他会变得过于理性,因为他需要一个强大的自我去挡住让自己伤痛的负面情绪。理性化本质上就是一种防御机制。比如一个人有被虐待的童年,他无力反抗,他就会用理性说服自己,这就是我的命运,或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如果青年的时候再被自己爱的人欺骗或者创伤却没有得到及时的宽慰和缓解,多会变得嗜欲权利。(当然万事都是有例外的,比如科学家就会嗜欲学术)

不过征服了世界能否真的得到想要的那个东西却是一个疑问。权利能给男人带来女人,却不能带来真爱。权利就像一个补丁,打在本来应该盛满爱的生活的下面,勉强支撑起一个看似有爱的生活。只是这爱,多只是欲而已。

权利欲到了极点的人控制欲是非常非常强的,因为他们对自己能得到的爱没有安全感,他们需要控制别人来保护自己的能得到的这一点点安全感和爱不受侵袭。

权利欲和控制欲却又常常是文明进步的动力。一个社会过于追求平等便容易停滞不前,可是刺激竞争就需要压抑人的正常情感。古代人在这方面做的很好,皇帝娶3000妃子,加之古代有杀女婴的习俗,平民便有大量光棍产生。这些光棍在争夺性资源的过程中,势必会互相攻击和斗殴,于是便一轮一轮的产生农民起义,教科书喜欢把农民起义的原因归结为经济原因,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认为经济原因引发的歧视与被歧视是人性深处的原因,而这种歧视又常常与能不能娶到老婆有关。像洪秀全那样的人,起义大局未定,便迫不及待的给自己找了几千佳丽,享受起了皇上的福利。中国古代在这样的朝代更替当中,不断的对过去朝代的政治得失打补丁,对权术玩弄得日益精妙,就是忘了在自己下面来一刀。

说到底,文明的本质是失乐园,人类就此沦落苦海……

本文转载自 罗雯丽(安心) 的心理圈。转载请注明作者、来源、微信等相关信息。

作者简介:罗雯丽,奥地利持证的督导下心理治疗师。爱生活,爱旅行,爱自由,更爱我的工作。提供面对各种人群的在线心理咨询心理治疗,家庭条件,以及维也纳居民的面对面心理咨询,心理治疗。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安心人际助理,anxin_wen 。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