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都在寻求和建造的家的感觉”丨真实咨询故事

undefined

文:张雯萍|壹心理咨询师

我的来访者晓月跟我讲了她做的一个梦,她问我愿不愿意陪她一起探索这个梦。

在陪她探寻梦的过程中,我发现大多数人都会做类似的梦,都会纠结于这个梦所代表的内容。

征得她的同意,我将这个寻梦的过程记录了下来。

-01-  

梦境:回不了的“家”

坐上出租车,司机问:“要去哪里?”

我张开嘴,却发现竟然忘了地址是什么,我支支吾吾,大脑里一片空白,心里着急起来。

“该死!我怎么会想不起自己的住址呢?”

我一边自责,一边努力地想要把就在潜意识边上,隐隐快要现身的地址挤出来。

我告诉自己:“别急,先想想自己住在这个城市的什么位置,附近有些什么明显的标识。”

我的头脑里渐渐出现了家附近的环境,一边想,一边从口里不断地讲出一些地址,但每个地址都被我很快否

决了,因为这些地址与我头脑中的家的画面匹配不上。

我使劲地想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睁开眼,看见床边的台灯亮着,昨晚睡觉的时候脱下来的衣物凌乱地堆在床边的一张摇椅上,明白了刚才的挣扎都是在梦中。

梦反映潜意识的诉求。出租车司机是个向导,引领晓月去到达目的地,而目的地是她的家。

可是她为什么会想不起来家在哪里呢?想不起家里的地址,意味着她回不了家。

不是她不想回去,而是想不起地址,看起来像是潜意识玩的把戏。她的潜意识在抗拒回家,而她不能承认。

-02- 

厌倦:现在的“家”

梦通常和最近发生的事有关,我问晓月最近几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闭上眼睛,思索一下。

她说:“有了,我想起昨天中午感到浑身无力,头痛欲裂,连案头的工作都无法整理,就决定回家。到家后跟丈夫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要去休息一下,丈夫头也不抬地答应了一声。”

平躺在床上,她感到身体里似在打战一般激烈,先是感到浑身发冷,一会儿又觉得身上发烫,好像体内燃烧着一堆火,烧得口干舌燥,她想喝口水,却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她当时觉得丈夫就是有意将她扔在一边不管。

后来听见他接女儿回来,听到女儿的声音,晓月使出吃奶的劲大吼了一声,果然女儿听见了,就立刻进来。

丈夫听到她的哭声也进来了,听到她说要喝水,就出去倒水,女儿说去给她煮稀饭。

晓月说在那几个小时里,独自一人挣扎,丈夫就近在咫尺之外却毫不知情,她心里恨他对自己的不关心,之前无数次她就经历过自己生病他却不闻不问,那一刻她又一次地体验了什么是孤独和无助,感到因自己的软弱而被弃之不顾。

平心而论,晓月的丈夫是个顾家的男人,愿意为家庭付出,为人也很可靠。可是在晓月这个在感情方面需要强烈的人面前,他表现出对情感交流的麻木。他对用语言来表达对亲近强烈的反感和不屑,认为那些都是虚伪,不可靠的东西。

晓月宽慰自己说,这不能怪他,他以前就在一生病就被责骂的环境中长大,因为他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一人带着几个孩子,很不容易,他得不到的就不可能给出来。可等到生病时他将房门一关,一个人走开,对她不闻不问时,她就恨他的无情。

晓月说:一定是自己在下午生病的那一刻厌倦了这个家,认为它无法承载自己对它的厚望。与其被它抛弃,不如她先抛弃它。

-03- 

过去的“家”

昨天的事情应该只是一个触点,它一定与之前就潜伏在潜意识里的感觉不谋而合,我建议晓月将思绪去到再远一点,她就想到一个月前春节回老家看望母亲的情景。

这么多年来,与母亲的相处就是一个相爱相杀的过程,每次跟母亲相处几天她整个人就不好了。

她说回来后给母亲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向她表达了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压抑着没有表达的心里话。

妈:

春节回来以后,我感觉很累,情绪很低落,头脑里一直在想整个春节期间以及这些年家里所发生的事。

这么些年,每次回去,我都想要尽量多做一些事,希望你能开心。

不是我很喜欢做事,而是透过这种方式,我想要你感受到我对你的爱。我不知道你是否能感受到,因为你总是皱着眉头,好像我做的什么都令你不满意。

我仔细想想,为什么你的反应对我的影响会这么大,才发现原来我的心里一直渴望着得到你的认可和接纳。

想想过去,我得到来自于你的肯定与鼓励很少,批评与否定很多,这使得我对自己产生了一种很深的不足感,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好,这种感觉就像是一根铁链,将我的自信与快乐锁住。这让我很痛苦,并且无力挣脱。

尽管后来我在理性上明白了,我的价值与我的表现不能划等号,别人也不能用我做的事来衡量我作为一个人的价值,可是一回到现实生活中,一面对你的不满,我的自我价值感立刻就被摧毁。

我感到只有不断地按照你的要求去做,你才会觉得我是个有用的人,如果不考虑你的感受和需要,我就是一个没有价值的人。

每当你在我面前说别人的孩子给父母什么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做得不好,我就是个没用的人。只要跟你在一起,你就随时提醒我自己的不好,这就是我为什么很怕跟你相处的原因。

你的这种不断的要求和批评,常常让我感到很愤怒,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愤怒。

因为你不断的提起自己对这个家的付出与贡献,你强调的这些理由使得我每次要出口的话被硬生生的堵回来。连我的丈夫也很奇怪为什么每次跟你在一起,我就表现得即紧张又生硬。

我也经历过对你提出一点不满,你就大发雷霆,一边哭,一边诉说你的辛苦,你的这些反应让我的表达无法继续下去。要么你就是否认,还向对你提出不满的人给予更多的打击和压制。

我看到你有着脆弱的自尊,你总是强调自己的正确。同时你又极度的不安全,害怕别人对你提出不满以后就会不爱你,因此你总是讲自己以前有多辛苦。我看到你不断地指责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子女,却很难面对自身的缺点。

你不知道,在这样的关系中我是多么的痛苦。

前年父亲去世,在安放父亲骨灰的那天,我丈夫当着亲戚的面,肯定了父亲为这个家的付出,说父亲用他的宽容维系了整个家的和平。

父亲一走,这个家也就散了。为什么我们家人之间变成互相指责,没有包容,无法相处呢?

我想这个家庭的每个人都有一些责任。但是今天,在这封信里,我主要是想说说我对你的感受。

我知道你的成长环境很糟糕,你生长在一个动荡不安,缺乏安全感的时代,也没有得到过父母的爱,受过的教育也有限。这些经历是造成你没有安全感,对人不信任的主要原因。但是了解了你的成长经历,并不等于我就不会被你对待我的方式影响。

在你和父亲的关系中,我看到你长期对我的父亲的不尊重和压制,作为一个妻子,你没有温柔和忍耐。你用父亲犯的错误,作为掌控父亲的理由,当着我们的面对父亲极力的贬低和打击,不顾及一个父亲需要在子女面前的形象,这让父亲和我们都很难受。你对父亲也没有爱,在父亲病重的时候,你没有尽到作为一个妻子的责任。

在对待子女方面,你同样让我们感觉不到你的爱,我一遇到困难,你开口就指责我无能,你无视我的沮丧,反而不断地强调你的正确。现在每当我遇到什么困难,受到挫折,都不愿跟你说,在自己已经很脆弱的情况下,我没有办法再听你说那些没有用的道理,我需要的是你的关心和支持。

作为女儿,我需要来自母亲的关爱和肯定,在现实生活中,我本来就要面临很多的压力和困难,你对我的接纳,和包容,肯定和鼓励就是对我最好的内心修复和能量的补充,使我能够去面对现实生活中各种各样的挑战。

你总是拿我跟别人家的孩子来比较,让我感觉到无论我怎么做,你都觉得我做的不够好。这种感觉让人觉得很绝望。在你这里我却被拿走了力量,我带着空空的内心,如何去面对来自外界的压力和挫折。

你当然也有很多的优点,只是这么多年来不能表达对你的不满,不断地承受来自于你的压力,我现在已经无法每次都用你的优点来说服自己必须忍受你给我造成的压力。我需要给这些情绪一个出口,否则我会找很多理由从你的身边逃跑。我也不想因为这些压抑的情绪爆发而更加的伤害我们的关系。

我想让你知道我这些年来心理的真实想法。

你的女儿

于2017年2月3日

我相信这应该是晓月在梦里说不出家庭地址的原因之一,对中国人来说,父母在哪里,哪里就是你的家,可是春节那几天她感受到的就是想要逃离那个家,逃的越远越好,最好永远不用再回去。

-04-

消失的“家”

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让晓月做这样的梦。

我让晓月努力地再向前看,拨开岁月厚厚的浓雾,她看见2013年,春节刚过没几天,就接到老家打来的电话,说父亲前几天肚子痛,到医院一做检查,医生说父亲的情况很严重,建议立刻到省城的医院住院手术。

晓月给父亲打电话,劝他到省城检查,父亲同意了,第二天父亲就来了。接下来的几天就是到医院做各项检查,三天后结果出来,直肠癌4期,并且病灶转移到肝脏。这个结果无疑是个晴天霹雳。

父亲生病的这两年,是晓月与他最亲近的两年,以前他在她的生活中是个很复杂也很模糊的存在。他对她有着强有力的影响,她非常害怕他生气,也特别不愿意他受到伤害,处于某种说不清的原因,她甚至想要保护他。

父亲在情感上特别的需要母亲,纵然母亲如何地轻视他,他也愿意为她做牛做马,想到他病重的时候如何眼巴巴地望着病房门口,巴望着母亲会施恩移步来看他,晓月就抑制不住地怨恨母亲,也为父亲感到难过,他一辈子都被囚禁在情感的监牢里,始终无法获得释放。

父亲在家庭里的角色对于晓月来说是模糊的,是因为家里的重要的事都是母亲说了算,父亲大多时候好像是母亲身后的一个影子。

undefined

小时候有什么事晓月都会去问母亲,这样的举动就像是一种无言的信息,传递出父亲在家里的地位,虽然没有人说明,却是家里人人心知肚明的不需要说出来的事实。

预见到父亲来日无多,晓月想跟父亲聊聊他的这一生,一次散步的时候,她问:“爸,回想一生走过的路,

你认为这一生最有意义的是什么?”

可能这个问题太大,父亲闷着头走路不吭声。

晓月换个容易的问题,“您觉得有什么遗憾吗?”

这次他开口了:

“以前我怎么也想不到能有现在的生活,不愁吃,不愁穿。”父亲抬起头,目光穿过眼前的街道与房屋,看到以前那些日子。

“该享受的都享受了,没什么遗憾了。”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晓月看到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她听到的是父亲对这个世界的深深的留恋与不舍。

每个人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有令自己觉得遗憾和懊悔的事,晓月想父亲也不例外。

她多么希望看到父亲有勇气,打开心扉,将内心的这个部分拿出来清理,想看到在他离去的时候,因为里面没有这个部分的缠累而呈现释然的状态。

谁又能说她做这样的尝试没有自己的需要成分在里面呢?毕竟他的命运与她的紧紧连在一起,互相影响,互相渗透。

晓月开始接受父亲正在离去的事实,透过与父亲的谈话,对他的照顾,感受他的痛苦,她知道自己回力无天,只能接受。

她只能不断战胜自己想要否认,想要逃避的冲动,带着对失落的巨大恐慌,将自己定时安放在该出现的场合,做着那些日常的琐事,这个过程中她发现自己慢慢的坚强起来,准备承受对她来说非常大的失落。

父亲走了,在这期间晓月尽自己的力,让自己在他离去的时候没有任何的遗憾,她用这样的方式,与父亲做了告别,她希望父亲去了天堂,直到他们再次的相遇。因为有这样的信念,她心里平静安稳。甚至一次都没

有梦见过他,他真的离开了。

而晓月心中牵挂的那个家,也随之而去。相信这是另一个她在梦中无法说出地址的原因,她的家到底在哪里?

-05-

理想的“家”

晓月说小时候她家里很穷,物质极度的匮乏,没有一个人不缺乏,家里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衣物都装在木箱子里,但是与物质的匮乏形成极大的反差的是,从她记事起到10岁左右,那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当时隔壁邻居的关系都很好,大家有什么好吃的都一起分享,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很紧密,虽然父母很忙,但是给她们姐妹几个很多的爱。

她记得炎热的夏天,吃完晚饭,父母带他们到离家不远的一条江里游泳。天黑前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回家。

当时父亲跑运输,每次回来,才听见车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母亲就立刻跑出去,孩子也跟着跑出去迎接他。

这些事情虽然过去了几十年,可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清晰可见。

也许是当时自己太小,记不住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是记忆中那种家的温暖,愉快,亲近和安全的感觉。形成了她对家的原始的体会,也是她后来一生都在寻求和建造的家的感觉。

我问她:“还要继续下去吗?”

“我相信如果继续,仍然可以找到很多的跟这个梦相关的内容,我觉得这个梦带领我走过了一个寻找家的旅程,虽然我还不清楚现实中的家会不会再改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家是我的灵魂想要安住的地方。”

说到这,晓月抬起了手,在空中随意的一挥,脸上现出了一丝微笑,我明白她是说就到这吧。


作者简介:张雯萍,督导级别咨询师,美国心理学会会员。擅长领域“个人成长、婚姻关系、亲子关系。
undefined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