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变成权志龙,所以我去了韩国的整形医院

笔者咨询时所做出的整形前后对比图

译者:楠楠楠爱翻译 | 译言

作者:GEOFFREY CAIN

韩国首尔有个名叫江南区的地方,光鲜亮丽、暴发户云集。你可能也听过那首江南Style吧。江南区以其美丽而闻名于世;但这儿的整形手术也大名鼎鼎。

时尚达人追求便利与速度,而成百上千的整形诊所也应运而生。有时,在江南区整形花的钱可能只是比弗利山庄(Beverly Hills,有“全世界最尊贵住宅区”的称号——译者注)那边的一半。对首尔人来说,这是个富庶的地方,消费极高、流动极大。

我从来都无法理解整形的世界。“江南梦”和伴我在芝加哥清冷的郊外长大的“美国梦”截然不同。但韩国(我现在的家)人对整形手术的执念太深,我决定一探究竟。

所以我决定跻身江南区的上层社会,去韩国最大的整形诊所看看。我的目标就是整整脸。我想整成韩国最受喜爱的说唱艺人——权志龙的样子。

韩国每年进行的人均整形手术量要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多;也因此有着数不胜数的整容故事:整形狂热粉激情高涨、陷得太深,往脸上注入自制的食用油,导致毁容;或是对自己那张并不完美的异国面孔进行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改变,变成完美的韩国面孔。

根据2009年的研究结果,据估计每5个韩国女性中就有1位接受了整形手术。按韩国政府监察部门所说,仅去年一年,韩国的整容业就占了全球整容业(210亿美元)的1/4,吸引了近30万名游客赴韩医疗观光;其中大多数为整形而来的游客来自中国、日本、东南亚,以及前苏联集团。

咨询情况

上图是在咨询过程中做出的整形前后对比图。真是充满无限可能。

26岁时,以神气十足的舞步、绚丽夺目的发色还有纹身而闻名的权志龙已经是韩国男性的象征了。他那健壮的体魄已经横扫了各个健美广告、时尚杂志,出现在狠狠滑动贝斯的音乐录像中。女粉丝大爱,而众多韩国男性也试图模仿。

然而,我嘛……只是一个收入一般的作家,没什么时间做做有氧运动,甚至连一觉睡到大天亮的时间都少之又少。既然我既不说唱,又没有一头粉头发,还不画粗眼线,是没有女粉丝为我惊声尖叫的。今天,我要开始改变这一切了。

Jong-pil Chung 医生在灰姑娘整形与牙科诊所(Cinderella Plastic Surgery and Dental Clinic)的咨询室接待了我。Chung 医生认为,为人找到合适的长相是他终生的任务。他是这家诊所的主任医师,还是韩国最著名的演员、流行歌手的化妆顾问,还在韩国最富盛誉的医学院教课。看来,我会受到很好的治疗。

看过我的X光片后,Chung医生解释说权志龙的脸和我的不太一样。这我早就知道了。权志龙的脸纤瘦苗条,结构对称,按照医生的话来讲就是“全世界”的人都钟爱的脸。然而,我的脸多了层脂肪、下巴宽,估计只有我妈才钟爱我这张脸吧。Chung医生说我的整形会牵扯到沿着下颌骨和颧骨开刀,穿刺骨头等手术。但他承诺,在他的指导下我可以活着下手术台,而且脸形也能与权志龙有80%的相似度。

一开始,医生要在我的额头上进行一个普通手术。我的额头不如权志龙的平滑,因此Chung医生说他会做一个前额拉皮让我的额头更“圆”一些,就是切除一些皮肤,向后拉,从而去皱。我的眼角也太过下沉,还有点不对称;这就需要做个眼睑切开术,往上吊吊眼角。这时,长时间埋在心底的不安又都浮出水面。

我要不要把眼睛弄成亚洲人的眼睛呢,那样看起来是不是更像权志龙?Chuang医生说:“把亚洲人的小眼睛变成西方人的大眼睛要更容易些”,他还讲了讲“除去”双眼皮的困难之处。他说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要亚洲人的单眼皮,而是选择整成韩国人的样子,因为这处于亚洲和西方人审美的“中间地带”。

他详细地阐释道:“许多韩国人都有着高个字,脸颊和下颏比较瘦、眼睛又长又大,鼻子又瘦又高…韩国人的样貌很有魅力。”

有道理。

接下来,我们谈到了更极端的手术。他说经过几个小时的下颌、下颏以及颧骨整形,我的脸型会得到拼接、重塑。

Chung医生制定了一系列令人痛苦的手术方案:颧骨削除、下颏周围的V字脸手术(让下颏更尖)、下颏的抽脂手术、肉毒杆菌注射,还有下颌骨削骨。他再三向我保证不会切断任何神经,而这是任何来江南区做双颌手术(一种韩国的风尚,使脸更纤瘦、更阴柔的手术)的人都有的顾虑。

这么大的痛苦,让我犹豫不决。但好消息是,我的鼻梁会更高更挺,和权志龙的一样,这也是蜂拥到江南区整形的人所想要的。我突然充满动力了。但是最后的预期推断又不容乐观。我的眼睛、额头、脸型和皮肤总共需要进行6项手术,而花销更要达到2.67万美元。我很怀疑环球邮报能不能给我报销。

Chung医生说他能在5-6个小时内完成所有手术。但恢复时间会更长。1周以后才能拆线;2周后才能用化妆品遮遮切口;至少要6个月后,我的新脸才会消肿,并恢复正常。

这才只是开始。

左边的是权志龙,右边的就是涂了化妆品,剪了权志龙发型的我(手术后的概念图)。

Chung医生说,整形手术还只是一生改变的开始。他提醒我要保持高强度的运动,以取得权志龙那种肌肉发达的体魄。腹部周围的抽脂手术会有效果,但抽脂抽不到的地方还是会有脂肪。花几万美元,和好几个月的恢复时间后,居然还要每日锻炼,一想至此,我就身心俱疲。如果这还只算是开始,那韩国顶尖艺人要忍受的是怎样残忍的一生啊。

我对名人要经历的事情生出一股敬佩之情,怀着这种钦佩,我离开了灰姑娘诊所;这些名人为保持美貌一定有着坚韧的工作道德和奥林匹克般的忍耐力。在他们小时候,有志成为艺人的人就要牺牲掉自己的生活和学习,被集训学校物色挑出,为在未来取得成功而努力准备。大部分雄心勃勃的年轻人都失败了,只有一小部分闻名全亚洲,几百万几百万的挣。

在几小时的咨询后,Chung医生说了点让我惊讶的话。他安慰我说生活不只是围着权志龙的长相转,还有很多别的事情可做;你现在就已经挺帅的了。

我一边思索,一边离开了诊所,步入了江南区的街道,融入在整形男女的人群中;他们都有着圆眼睛、完美的V字脸,脸上涂着厚厚的美白霜。

转载须注明译者、译言以及原文链接。商务合作请联系:biz@yeeyan.com

原文:I wanted to look like a K-pop star so I went to a South Korean plastic surgery clinic

来源:businessinsider.com

欢迎加入 心理学与生活 翻译小组:专注翻译趣味实用心理学!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