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总能安心地颓废下去?

每天都暗下决心我要早睡,我晚上不能看手机,不看视频,不看直播,但是回过神来已经两三点了?


每天说我要减肥,我不能吃甜食,不能吃油炸食品,要去健身房,但是回过神来自己却坐在海底捞里?


每天说我不要拖延,我绝对要在DDL前做完工作,但是回过神来离DDL只差一个小时?


为什么会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冲破自己底线,打破自己给自己的约定之后,我们仍然选择颓废?


01  办了卡不去健身房很厉害?买了私教课我都不去

一心想要成为肌肉男的我,果然抵制不住健身房小哥的推销,用攒了很久的零花钱买了20节私教课,本来以为自己马上就会拥有羡煞旁人的肌肉…

有一天,我回到家之后没有立即去健身房,而是选择躺下。你懂的,床是一个会释放催眠粉的大吸盘,没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在我的胃一阵一阵地抱怨之下,我醒了过来,迷糊地打开了外卖软件,点了一个披萨。


在等待外卖的时候我清醒了过来,我终于意识到原来我没有去锻炼,并且今天约了私教课,我居然还买了一个披萨!


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九点了,已经来不及去健身房了,一阵罪恶感席卷而来。我告诉自己“没事的,就一天而已,明天去就好了,明天少吃点就好了。”


有了这样的念头之后,类似的想法就像洪水般涌来,“今天本来就应该休息,多少天没有休息了,这样天天锻炼肯定是不行的,白天学习强度够大了…”


第二天我还是按时去了健身房,但是感觉怪怪的,为什么随便热个身就已经很累了。“可能是没有休息好,可能是白天太累了,我的健身强度是不是太大了?”这些想法从我的脑海中掠过。


慢慢地,我就开始以各种理由请假,请了几次假之后我连假都懒得请,直接不去了。


我发现当我有了一个能够让自己变得轻松的想法之后,脑子里就会出现无数多个论证的理由,告诉我放松放松。并且还告诉这件事情不做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总是在倾尽我毕生所学来合理化我的每一个想法和行为。


  • 合理化:把可怕的无意识念头进行自我控制的一种方法,在它进入意识之前,先从中去掉情感内容。之后使用一切论据理性地证明自己做法是正确的。

02  健身!我只选择共享单车

是的,我不去上私教课只是个开始,之后我开始不去健身房,但是每天吃多了不运动,特别是看着我一天比一天粗的腰,我充满了罪恶感。

还好这个时候共享单车出现了,我好像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骑车无疑是一种健康的出行方式。我想:要是我利用共享单车成为我的代步工具,那么岂不是一个一石二鸟的办法。


从此之后,共享单车变成了我的代步工具,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今天骑行了10公里,可以不用去健身房了。

我把每天骑共享单车当作一种健身的方式,但是其实我的腰围还是在一天天地变粗。


  • 替代:把自己的冲动导入到一个无威胁,并且更加舒适的载体中去。

03  我对游戏没有兴趣,不像你,哼!

我的两个室友,每天晚上都在玩绝地求生。


有一次我开玩笑地说,你们有意思吗?有玩游戏这点时间不如看看书,提升一下自己。


然后我的室友说,要不你来玩一局?我一脸不愿意地坐在他的位置上玩了一局。不,是玩了一个晚上。


经过那晚的体验,我发现我爱上了这个游戏,这个游戏给我带来了全新的冒险求生感,并且做得很真实,马上就可以进入心流状态。


但是我不愿意自己从此就浪费那么多时间去玩这个游戏,我便克制住自己,并且发誓不要去碰那个游戏。


但是听着他们一直在喊着“前面有人!给我点子弹!这里有步枪!吃鸡啦!!”然后想起来我玩游戏时候的情景,我的内心是奔溃的。


为了抑制住自己想玩的念头,我只能每天回家之后对他们两一阵冷嘲热讽。


后来,趁着两个室友都出门了就悄悄用他们电脑玩上一两局,等他们开始玩的时候,我鄙视的看了一眼玩游戏的室友骂道“幼稚!多大人了还一天到晚玩游戏!”

嘲讽完了之后我甚至产生了我根本没有悄悄玩过这个游戏的错觉。哼!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玩游戏呢?


  • 投射:自己无意识中的冲动,投射到别人身上,而不是自己身上。这样可以摆脱我就是这样想的观念。

04  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不需要对世界有使命感

前段时间是我最黑暗的一段时间,因为托福考试的失利开始否定自己的价值,我突然萌生出来一个想法叫做“我只是个普通人”。


因为身边优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心理学理论上不如很多本科师弟师妹,统计测量技术上不如实验室的同门,英语更是连双语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不如。


我开始试着把那些导致我不能做好的问题都归结为我是一个普通人上面。


因为我从小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家庭,所以我没办法有那么多开眼界的机会呀;因为我没有独到的眼光,所以我无法在讨论的过程中提出有建设性的建议;我没有能力,所以我无法给世界带来带来什么好处,我也没有改变世界的使命感。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是一个普通人。


在我的脑海里,普通人这个概念和我链接在一起,我发现平时擅长的演讲开始变得生涩,我自信的态度变得不再坚定,我开始自甘堕落。


我不再早起,不再每天背单词,不再每天总结今天学习编程语言的经验。因为我觉得这样做没有用,因为我只是个普通人。


  • 压抑:自我通过压抑,把那些威胁着自身的东西排除在意识之外,或使这些东西不能接近意识。

扎克伯格的毕业演讲中说道:“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创造一个每人都拥有使命感的世界。”


我隐约记得自己一直有一个使命感,“让科学的心理学在中国社会更加普及。”


不知道怎么帮自己解决这些问题,但是我帮自己充分认识到了自己问题的本质,这也许能让我少为自己开脱,多一点努力,多一份使命感。


参考文献:
【美】Jerry M.Burger著,陈会昌等译.人格心理学: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10

作者简介:微信公众号–关系实验室(ID:guanxi612),在对与错、道德与不道德的区分之外,有片田野。我将在那里遇见你。
责任编辑:Spencer 格格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