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我特别讨厌自己。”

文:小灯泡儿
来源:大樱桃与小灯泡(ID:iamcherry2016)

-01-


“我对所有人不满意,尤其我自己。”

十几郎当岁的年纪,她很内向。跟喜欢的人对视几眼会吓得哆嗦。

收到男孩的表白信,只能拿出老衲打坐的劲儿,心想,“这一定是个恶作剧。”

二十出头,依然没好到哪去。身边有人闭关考研,有人留学深造,有人烹饪厉害,有人健身塑形。

他们过得天真,驽钝,热气腾腾。而她呢——

明明说要早睡早起,却忍不住刷微信玩手机;明明想做很多事情,计划写好却效率奇差;明明不通人情世故,却懒得花时间处理关系。

她对自己,常有种怜影自照的顾护,和咬牙切齿的嫌弃。


这感觉,就像冬天套了件质感不佳的毛呢大衣,暖和却扎身,不宜过分亲近。

“我讨厌三分钟热度,兴趣一箩筐却无一精擅。”


“我讨厌越减肥越反弹,肚子上赘肉叠成一圈。”


“我讨厌除了自暴自弃,只知道消费父母的爱。”

慢慢的,她把努力交给鸡汤,把行动交给情绪。风乍起,便以为暴雨连天;日近暮,便大哭天黑可怖。

也难怪,不满意,不自信,不尽兴。


-02-

想象的我,和真实的我,其实是两个人。

他对自己要求颇高。理想中的模样,自信、从容、人生开挂。回到现实,普通颜值,普通履历,普通家庭长大。

他时常想起那些不得体的行为:

  • 工作中,习惯性把“对不起”和“谢谢”挂在嘴边,生怕一不小心给别人添了麻烦;

  • 爱情里,恨不得离对方越远越好,一旦对方对自己好点,“我不配”就成了主旋律。

  • 有天夜里,他喝多了酒,打给老朋友。说起工作,说起生活,哭作一团:

  • “为什么我一点不开心?”“为什么我活得那么累?” “我做这些到底有什么意义?”

如果说,无能有很多种:对学业的无能,对薪水的无能,对人际的无能,对情绪掌控的无能,对生死疾病的无能。

他如此厌弃,是因为没办法维系:那个外界价值观所构筑的自我

 从“别人家的孩子”到“隔壁班的学霸”,从“不出错的员工”到“赚大钱的爸爸”——他要找的不在外面,而在内里。缘木求鱼,又怎会如愿?

他所厌恶的,只是厌恶本身罢了。

-03-

小说《三十一岁又怎样》,记录了31位女郎,31段滑稽、甘苦的过往:

“房子、父母、猫和一切都变老了,我也三十一岁了。和恋人的关系既不好,也不坏。”

“明知道找个稳定的工作,却还是犹豫不决,是重新开始?还是继续站在起点上? ”

小时候我也以为,成年人什么都可以处理,比如稳妥地工作,恋爱,生活。长大后却不敢承认:

太多的不快乐,来自于“心理预期”和“自我认知”之间的严重偏离——


因为拒绝接纳自身局限,因为无法成为他人而愤怒。只是,我很垃圾,然后又怎么样?我很优秀,然后又怎么样?

每个人都有属于各自的模样,而非同一批模具,同一条流水线,同一个工厂生产的塑料制品。

比起天天嚷着好烦躁啊怎么办啊,继续拖延症晚期。你可以分析症结所在,然后列出行动清单,一项项去补缺,一项项去执行;

比起着眼点在别人身上,怕输怕弱总想赢;你可以关掉手机撕掉标签,哪怕无法立刻喜欢自己,也没关系,最起码能改变参照系。

你所要找的,不是万能模板,而是属于你的 “小切口大主题



-04-

浮躁,焦虑,嫉妒,虚荣,攀比……情绪呐,从来不是洪水猛兽。“讨厌自己”也没什么大不了。


它不过是一块修行路上的界碑,一颗不再青涩也尚不圆熟的毛栗子。

就像你,记得熬夜剪了一晚上的短片,记得躲在房中不见客的温书假,记得每一个纠结的,失恋的,失意的日子。

却记不住这人那人的数落,杂七杂八的比拼,和单词列表的a到z。

那些身上不好、想要卸下的部分,其实一直如影随形。它们如此渴望获得承认、拥抱,与接纳。


而你,总要学会取悦自己。

也许是有狗遛狗,有猫撸猫,拆包薯片或喝杯热奶;

也许是每周末买礼物,去陌生城市来段旅行;

也许是做一桌子黑暗料理,也许是发到客户邮箱的方案;

又或是穿上鞋跑出门,去江边吹吹风,等到天冷就回家。

最终值得去做的事,其实只有一件:学会把握好情绪的度,巧妙地对话它们,妥帖地照顾它们。

如此,它们便不是“内耗自己,外损他人”的垃圾。

试试吧,先自省,再自愈,吃苦咬牙,慵懒撒娇。


未来的你会走走停停,但也会笃笃定定。

放宽心。


作者简介:小灯泡儿,少女脸汉子心的20+萌妹/大四中文系/自由撰稿者/面包旅行达人

责任编辑:Spencer 沐风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