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价值网CEO王炜:为什么我要离开光鲜的投行?

时间价值网CEO:王炜

来自投行的创业团队

我今天想要分享的是离开投行干投行。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创业团队,我们创业团队当中有3位是来自投行的,其中也不乏很多学霸。

第一位庄舟浩,他是我们的05级的法律硕士。我们同学觉得他是一个学霸,一直管它叫庄子。研究能力特别强,曾经写过一篇论文有很大的轰动性,分析狗的法律人格。动手能力很强,但是为了治自己的延后炎,翻阅了了多典籍,最后把自己的牛皮癣给治好了。毕业的时候我们一直担心他会成为一个蒙古大夫,但是他毕业之后去了投行,到了东北证券?然后干了8年离开的时候我应该是做到了投行部的高级副总裁。

第二位是蒋牧人,我们都把他叫老蒋。他确实很老。他在成为我同学之前在,在马里兰大学攻读生物学博士,后来肄业。但是他肄业跟我们创业无关。他当时去马里兰大学学的是病毒的方向,然后911爆发回来之后再想去美国就过签证了。不过话要一起说回来了,我们创业。他给了我们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他说一个成功的创业团队怎么可能没有一个肄业的人呢!所以他就加入我们了。

黎元春,他不是学生,他是老师。他是北大的09级物理系本科生,他毕业之后物理学据说学的不怎么样,倒是计算机成绩优异。后来这边建研究生院,他就过来了。搭建了整个大学城的网络。如果用的不顺手一切与我们时间价值网无关。

上帝为了保持物种的多样性。有学霸就会有学渣我就是那个学渣。当时上学的时候我是他们的班长。当时班长,可能很多同学就会知道班长一般都会有两个条件,一个是长的比较丑,一个是人缘好。长得丑大家可能比较好理解那个时候是民主选举嘛,研究院这边狼多肉少,肯定不让长的好看的占了便宜,第二个是人缘要好当时搞学生活动没那么多人参加,可能有演讲的时候,需要学生干部找人来当托,你当演讲的时候需要鼓掌的时候手一举大家就鼓掌。

为什么要离开光鲜的投行?

我毕业之后也很有幸进入了投行,当时进的是中国证券,后来我又去了华谊证券,离开的时候做到了高级业务总监。然后就是我们这4个人,2014年去年3月份,说一起做一个事情,我们虽然说临时起意,也是蓄谋已久,就做了一个东西叫,时间价值网。时间价值网是一个互联网的金融平台,我们的目标是盘活存量非标资产,提供优质的先进管理工具,其实大家可能不大关心我们做的是什么事,大家肯定关心的是为什么你们团队当中有3个是干投行的最终都离开投行,高大上的投行不干要来做一个草根的金融网站。穷?可能不是这个原因。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也不一定。我们,想要探讨这个问题,首先要达到一个基础上的共识,就是中国的投行是什么样子的?或者你们想象中的投行是什么样子,我们经历的投行是什么样子的?这之间有什么差异?先来看一下我们为什么要离开投行?

首先我们来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投行。想象中我们坐这样的飞机住这样的五星酒店实际上我们大量的客户,都在边缘地区,生长型企业,我们往往下了飞机或者下火车还要坐这样的巴士去找他们。我们投行也是有成本考虑的。往往我们住不起这些五星酒店,大家想象中的我们可能是天天头脑风暴,其实大部分我们都是伏案写材料,资料一捆捆的打印出来,然后一批批地送到证券会去,这就是我们的工作状态。我在华英证券的时候,就对我的小兄弟,总结了一下我们的投行现在是这样的:承办项目,大项目我们基本上是在陪太子读书,小项目的时候,我们就是价格战;承做项目,就是在具体的执行项目,我们的决策就像是一个座驾,一大堆材料放在面前,我想尽各种办法把它编出花来。我们的目标是取悦证券会的审核,让他们给我一个保护的批文。

至于我们更应该关注融资方,还是投资方呢?呵呵!

团队建设的话,基本上是学徒制度,然后是一个山头文化,如果说有同学想干投行进入我们的团队,你想学独孤九剑?不好意思我只会蛤蟆功,那你就只能跟我学蛤蟆功。完了之后山头文化的话一个团队人不算多,可能四五十个人,可能每五六个人就是一个小分队,然后在分配奖金的时候,大家也吵得不可开交。最后是利益分配。有一句话叫,奖金像一个巧克力糖,但是你不能永远不知道自己会拿到多少。

这肯定,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投行,但他确实是我们经历的投行,你也不用怀疑它打开的方式不对,是这样子的。当然这只能代表我们是这么过来的,不代表国际大投行是这样子的,或者说别人有别人的生活状态,只是说我们经历过的投行不想再这样干下去了,我们想做一些我们想象中的投行。当然不是说非要坐飞机干嘛的?我们想把融资方和投资者,这两个东西联系起来我们想为它做一点事情。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取悦监管,因为在监管占位的情况下,投行一定会做不了一些事情。

我们是否真的离开了投行?

当我们这样华丽丽的走了或者是灰溜溜的走了,我们是否真的离开了投行呢!我觉得还是要重新界定一个概念,什么才是真正的投行?

相信在座的很多人都是对这方面有了解,金融世界有三大主体,投资者融资方是最基本的,金融就是资金的融通,我们在投资者和融资方之间的调度需要一个中介,这中间的中介就是投行,或者是泛投行机构。他们在做什么事情呢?他们在帮融资方设定权益内容,机构融资服务,债务融资服务或者其他融资服务,这头能为投资者提供一些股权投资工具,债务投资工具等。说白了他们这两个目标,一方面,是为了融资方提供,低成本的快捷融资方式;另一方面为投资者提供低门槛,低风险,高收益,高流通性的融资工具,这个投行做的事情。或者我们换一句话来说,谁在做这些事情,谁就是在干真正的投行。投行,是为监管占位。

我们的蒙古大夫有一个诊断,他说中国金融内分泌失调,我们可以这样想象,右上角的投资者,(结合PPT图)遭遇了什么样的问题?

实际上,这里有一个数据。2014年年末中国的城乡居民存款余额是多少呢?是49.9万亿。这些人都把钱存到银行里,因为中国是一个低福利低保障的社会,所有人都要为自己找一条出路,自求摸索,所以大家把钱存到银行里。然后银行给大家的回报是多少呢?银行给大家的回报是活期利率0.3%,一年定期3%,而我们的通货膨胀率是,号称3%,实际上可能前面加个1。这是投资者遇到的问题,遭受低利率,高通胀的盘剥?人们没有什么投资之路,只能存到银行,或者说没有更好的投资保值增值方式。那我们看一下融资方这边出了什么问题?左下角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融资方,当然大企业不存在这个问题,他们接受的是体系内的那一套。

但是中小微企业怎么办呢!中小微企业2014年的数据是,GDP贡献率是60%,税收贡献率是50%左右,但他们在整个贷款的余额里面,占有率不到30%。也就是大多数的中小微企业并没有融到资,那他们没有融到资怎么办呢?他肯定不会死掉,他们就倒向另外一侧,就是用右下方,是一个非标的体系,他们在银行体系外找到了一个融资方式,形成了一大堆的非标资产。这就是我们所谓的或者大家常常听到的,危言耸听的一个词,叫引资银行体系银行体系,他们从那里面获得他们的资金。

其实引资银行体系里面是很正常的,因为体系内的金融我们,享受不到,我们就要在银行的映射的另外一端,取得我们所要的资金。这个体系目前有个比较大的问题,在于非市场化。因为钱不怎么进去,里面存量的非标资产规模都比较大,投资起资点比较高,收益率也比较高,但是我们普通投资赚钱不进去,都在银行里面,所以导致里面的钱很值钱。然后中小微企业又要从里面把钱拿走,他们必须付出高额的成本,所以这样导致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很高。而这边又是一个非常没有活力的融资银行市场。

这个是我们的中国金融—-内分泌失调的中国金融。

那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拯救他呢!大家会想办法国家在想办法,传统金融企业在想办法,我们互联网金融界也在想办法,想的都是什么办法?互联网金融企业什么办法?所有人都把互联网金融,当做一个承载希望的东西,认为互联网金融有可能是中国金融的救命稻草。当然很大一部分人也认为互联网可能也只是茶杯里风暴,他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我们现在看有哪几种业态。所有人在听到我们讲互联网金融的时候,都可能想到一个词叫p2p,实际上不是,p2p在里面只是一个小值,只是唱戏唱的热闹。目前投资领域有3个业态:

第一个,传统金融资产网销。余额宝大家知道吗?传统金融资产网销,它是把货币基金搬到网上来销售。

第二个,p2p网站,他是把投资者和融资方联系到一起,实际上是,把投资者的钱直接放融资方—-网贷。

第三种,金融资产交易服务平台,就是我们。当然跟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两位巨人,一个是阿里的招财宝,一个是陆金所有的LfeX,陆金所一共有两块,一块叫lufax—-p2p.另外一块,LfeX–金融资产交易服务平台。

让我们看看我们每个人都做什么样的事情?

第一种,金融市场网销—-把传统金融的东西搬到了线上。货币基金,我们以前要挨家挨户去拜访这些公司然后,从他们买产品,现在不用了,直接从余额宝就可以买。它解决的是什么问题呢!他们解决掉了购买途径的问题,让大量的人可以买到。但他是否解决了金融的问题呢?我们认为他解决不了。道理很简单,他是传统金融,在互联网上销售。如果他能解决这个的话传统早就解决掉了,所以融资方的他没有解决掉。但是它的积极意义是推动了我们对互联网的理解,很多人认为互联网投资也是可以接受的,客观上它提高了互联网功能上的一些提升,比如互联网支付和交易支付。

第二种p2p,这个公司比较多,人人贷等。他们的理念是去中介化,脱媒。我们刚看到的是投资者和融资方,在中间架起一道桥梁,把中间的一切媒介都脱掉,把投资者的钱直接借给融资方。那我们觉得他们能解决我们的问题吗?首先第一个,我们这些钱可都是放在银行里面保值增值,用来自我保护用的。在现有的这个体系下把钱借人,给陌生人,现有的征信体系下,我不相信他。如果说非要用一个中性的词来说的话,我觉得这个风险是不可控的,对投资方来说是不可控的。第二个问题,他能够给这些融资方带来低成本的融资吗?那就回到它的原理,他所谓的去中介化,他把一切该剥离的中介都剥离掉了。但是,现在为了让投资者相信,他又得重新把这些中介叠加过去,自己来承担这个中介—他自己又要自己给他做中信,自己给他做流动性,自己给他做披露,然后自己给他做监调,同时,他还要覆盖掉他所谓的坏账率,要不然他就在里面玩不下去,这样的话融资方获得的成本往往就是极高的。所以回到这里,第一,风险不可控,第二,融资方成本很高,那么,优质借方人员一定是缺乏的,就是玩不转。这里面有一个悖论去,中介化还有脱媒,你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实际上自己用成了一个新的中介,所以说这是一个悖论。当然,我们有很多校友在做这个事情,我们希望他能够找到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最后一类是我们自己,金融资产交易服务平台。我们在做什么事情呢我们在做右下角这个事情。我们在切入右下角,在原有的金融体系下,形成了一套引资银行体系,或者叫非标资产市场。这个市场运作效率比较低,因为钱进来的少,他不是老化,买和卖两方面都比较活跃,才叫市场,但是他现在不市场化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样让它变得市场化?我们就在里面做一些文章,我们把非标资产门槛降低,把它的流动性提高,这样就会让这个市场买的多,这样就会有大量的投资者从上面把钱注入进来。这个流动性起来了之后呢,降低了这个市场的资金成本,从而解决了左侧左下角这些融资方的问题,这些融资方就能从这里获得低成本的融资。

我们自己在讨论的时候曾经说过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p2p,他们用的是什么逻辑呢大象和热所以我们要把大象放进冰箱里,放到冰箱里面有三部,第一步,冰箱门打开,第二步,把大象塞进去,第三步,把门关上,这个是p2p的过程。但是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逻辑呢?我们比较简单。我们的逻辑是,大象很热,我们把他牵到一条河里,让流动的河水带去他们的热气,洗掉他们的尘埃。我们现在正在做这么一个事情,我们正在把这个地方变得流动起来。

到这里我的结论其实差不多已经出来了,这是投行,我们其实从未离开。我们离开了一个你们想象中的投行和我们经历的投行,但是我们现在开始做真正的投行。如刚才我说的什么是真正的投行:解决融资方的问题,解决投资者的难题,那就是真正的投行。那么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就是这个问题,我们关注并解决金融本质的问题,但是我们是一个互联网企业,我们同样注重互联网的体验。目前我们做到什么程度,我们目前形成了一套系统,这套系统可以把非标市场那些不规则的限定内容在这里统一都变成一个活期的产品,我们目前做的是试点把信托放到我们上面来,然后让这个信托门槛降低,变得像活期一样还能给予8%的收益率。当然我们也有很多互联网上面的体验,如果说按秒计时,现在最科学的也做到了按日计息,但是我们,做到了按秒计息,你每秒钟都能够看到账户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们做的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或者说我们未来要实现的东西,就是这些,比如说我们要发掘中国的优质资产?第二个是我要形成一套规则,这套规则,让我们整个市场流动起来,让我们这些市场能够参与进来。我们要让市场把这些各个中介,无效中介的水分给去掉,而不是我们一味的去中介化。

关于创业一事想说的话

最后我要说理性创业,我们是一个中年创业团队,平均年龄35岁以上。我们在投行都干了七八年,肯定是不能像学生一样,赤手空拳,满腔热血,去到战场上。我们也不敢说,我们就在这里挖到了一桶金,我们做了一个桶,我们只做我们感兴趣和我们擅长的事情,所以我们建议大家要理性创业。万不得已,不要不要赤手空拳站到这个屠宰场里面,竞争是很残酷的。第二个就是说如果说大家实在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要创业的话,那至少要把握一点,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谢谢我的团队,认为我们做的事情是对的,谢谢你们喜欢和我在一起,谢谢大家!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