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是如何接受抑郁症的

pat138241151200005.jpg

译:胡孟洁|壹心理翻译专栏

直到20世纪90年代,一种被广告公司称作为”冰冷的灵魂”的抗抑郁药出现在市场上,并且一上市销量就蹭蹭的往上涨。这个时候,抑郁症才出现在日本民众的视野中,并为他们所认可与了解。

如今有些人被指控利用假抑郁状态骗取早点下班休息。

我在日本南部的一个心理医生的沙发上坐着,翻着由Torisugari画家制作的漫画。那个画家坐在我身边,用低沉的声音在跟我讲解。我们停留在漫画主角的一个场景上—女主将地球锤成了碎片,散落在她脚边。

“这个曾经支撑我的世界如今却在毁灭我并且正在自行崩溃!我甚至无法再站起来了!”主角Watashi说道。

这个景象呈现了几十年前的画家本人。作为社会的公仆没日没夜的完成着自己的工作,经常通宵做事,有一天他发现脑中一直盘旋着一个念头”我想去死。”

Torisugari对于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头绪,而他的恐惧也被这些萦绕于脑边的念头不断加深,他将自杀的念头埋在心里,装着不让父母看出来,然后自己独自去医院那里检查了一下心脏—结果心脏并没有任何问题。

尽管Torisugari今年已经29岁了,但却总是在妈妈身边乞求妈妈别离开自己,这个举动时常让自己很窘迫,但却也无能为力。

Watashi叫道:不要离开我!不要抛弃我!”得到的回复却总是:”你够了!”

他的父亲一直说儿子的这个举动只是为了寻求关注。他最好的朋友也这么说他并且建议他去做些运动自然就会好了。

所有在他生活中出现的事情都变得分崩离析—这个世界变得很奇怪,并且他的所有社会关系都在抛弃他。

最终,另一位医生给了Torisugari一个诊断结果:抑郁症。他从没听过这个名称。

这类故事其实并不罕见。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日本,”抑郁症”在精神学界之外还很少出现。有些人声称这是因为日本民众根本没有抑郁的倾向,他们可以找到方式去适应这些感觉以继续更好的生活,比如说用艺术的方式—绘画、电影,欣赏樱花稍纵即逝的美丽等来发泄这种低落的情绪

Watashi接受了这个诊断:”K先生这‘抑郁症’,我给你一些药,请下一次来的时候带上你的老板。”

但更合理的解释应该归因于日本的医疗传统,过去日本医学界总认为抑郁症单纯是躯体上的问题,而不是像西方医学界所认同的那样,是由心理和身体两方面原因造成的,同时,日本医院的诊断上本身就很少使用抑郁症这个词,一旦人们承受相应症状的痛苦时,医生往往会告诉他们,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

所有这些使得抗抑郁药的销售在如此贫困的日本国中前景渺茫,而生产抗抑郁药的公司Prozac几乎要放弃了在这个国家继续试行推广,因为一直无利可图。(前文说过了,抗抑郁药的销量一直处于低靡状态)。但是就在二十世纪末,日本药品公司授权的一个卓越的市场公司却将这难堪的局面完全扭转。

抑郁症又叫做没有风吹过心灵—即灵魂的冷却,这些言论在民间传播开来,为众人所知。抑郁症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并且医疗能够治愈它。

于是在仅仅四年之间,日本民众被诊断为情绪混乱的人数翻了一番,而抗抑郁药的市场也随之膨胀扩大—在2006年它的市场价值是八年前的六倍。

在一个对于名人来说如此开放的国度,不论是演员还是新闻读者,如今似乎愿意公开承认自己曾有过一段抑郁的经历。抑郁症似乎不仅仅是被接受,甚至是有些时尚了。

抑郁症也进入了法庭世界,在Oshima因长期沉重的工作量而自杀之后,他的家人将他的老板—日本一家最大的广告公司的负责人Dentsu告上了法庭。

打官司引起了公众的注意,家庭律师成功的说明了两个事实:抑郁症可能是由一个人的外在环境所引起,例如长期疲劳过度的工作—并不是如Dentsu所狡辩的那样单纯由基因遗传所导致,并且传统日本民众普遍认为对于自杀是故意的或是高尚的,这些想法都是不合适的。

日本领导人都很慌乱,精神疾病已然从一个小家庭的事件变成了工人运动的焦点。并且对于工作中的女性,尤其是那种要通过”无偿奉献微笑”以给予客户所期待的积极的主动性和无尽的欢乐的服务方式,这在过去来说,是一种习以为常的服务理念,如今却被称作为”情感性劳动”:情绪或是心理性的持续传递。

在2006年日本政府通过了预防自杀的法律,试图去降低自杀率,并且官方澄清了自杀不仅仅是个人问题,它还是个社会问题。

自2005年起,日本引进了工作压力调查的方案。这个方案是通过个体完成一份围绕压力的原因和迹象的问卷,然后再由相应的医生和护士对结果进行评估,来引导那些需要医疗治疗的人就诊—而这些问卷的结果是绝对保密的。这个问卷适用于超过50个雇员的公司,并且小型公司也在被社会鼓励着这样做。

许多医疗和名人的支持,以及越来越好的雇佣措施让抑郁症的存在饱受争议,但说到底,日本人如今真的”信服”抑郁症吗?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有许多的证据在相反的两个方向上摇摆不定,随着因抑郁症而不断上升的缺勤和病假离职率,同事之间出现一些不好的氛围,如今,有很多人质疑,一些人的诊断可能是假的。

一些饱受抑郁折磨的日本人发现,尽管公众对环境的关注水平提升了,允许他们公开的讨论抑郁症的问题,这的确让人欣慰,但是一旦他们恢复工作,就会收到愤世嫉俗的一些人对他们说三道四,说他们”假抑郁”—这是个自我放纵时代的标志。

“灵魂的冷却”药品公司的行为限制日渐明晰,它因将普通感冒和抑郁症混淆而饱受争议。但除了这个,日本接受抑郁症的整个过程展现了一些身体疾病和心理疾病之间的关系是多么的紧密,并且扩宽了文化的态度—比如说工作,比如说对他人负责任的态度。提升公众的意识是一个复杂而微妙的活动。

没有人比Torisugari更了解这些,他还在试图与他的疾病还有那些与早些时候他所遇见的相同的一些误解做抗争。这就是为何他决定制作我们所看着的这些漫画,以及不论是印刷版的还是在线阅读的方式,他的漫画都获得了更多以及更欣赏他的观众的喜爱。他的心理医生说,这些对于他来说,仅仅是个”漫画疗法”。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不论他们抑郁与否,漫画帮助他们进一步了解了自身现有的情况。

————The End————

原文作者:Christopher Harding(Kyushu,Japan)

题图来源:123RF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