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选择要不要变好的权利

文:吴晓芬(默默)丨壹心理专栏作者

又是一个失眠之夜。

在床上躺了半个多钟之后,意识依然是如此的清晰,全然无困意睡意。在专注于呼吸半个小时之后,在觉察到空气呼出和吸进的过程的同时,我能感受到神经的兴奋在脉博中的每一次跳动。后来,我决定起床。

造成失眠的原因,其实如同以往一般——茶喝多了。

就是这样,明知不可为而为。明知道茶喝多对身体无益,而且会造成失眠,但还是这样做了。而且,并无后悔。

就是因为不后悔,所以失眠并没有造成我的不快或是烦恼,反而有白天没有的体验。因为写文章的冲动并不是常常有的。这种神经的兴奋在深夜特别能够产生一些对于自我的清晰感受。

此时此刻的感受就是,我知道什么对我来说是好的,但是我允许自己不去选择它。

比如,我知道薯片是垃圾食品,但我还是偶尔会吃它。我知道我的身体不适宜多喝茶,戒掉它无疑能够让我生活得更加健康,而不必增加每月感冒次数,更加不至于让我遭受类似这样的失眠以及第二天会带来的黑眼圈眼眼袋和皮肤变差。

但我就是喜欢喝茶,而且经常会饮之过度。比如说,我知道对我的职业生涯来说,拓展它对于名或是利都会有可观的改变,比如说当我在类似于会议的情境下发言时会感受到身体的紧张和焦虑的情绪,我知道多参加此类活动就可以让这种情况“消失”,通过多参与多练习可增加对于这种场合的自信心,每天都运动可健康又可保持身材……换言之我知道什么方法可以帮助我变得看起特别“自信”,但我偏偏就是不去做……

我想或许看这本书的你会有同感。我想我是一个人,具有人性的种种弱点,因为这些弱点,所以我是一个人。

我尝试着把我的弱点看作是我的一个个“友人”,全然地,只是看到和允许它们的存在。不知道你是否相信,此刻我一点也不想去改变它们。但是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它们一点都困扰不到我。反而让我更好地体验到生活中每个“此时此地”。

换言之,当我愿意和我的“友人们”和谐共处,它们帮助我更好地体验和活在当下。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也是发生在我身上此时此刻的事情。

而且通常被许多人认为的那件事情并没有发生——允许就是放纵,放纵会导致无节制。事实上,当允许的时候,反而不容易再去执着,去放大那个点并关注它。就好像不允许自己吃太多,但脑袋里总是被食物诱惑。可是真的允许自己去吃的时候,多数情况并不会过量,因为身体本身是有智慧的,饱了自然会停止。吃太多反而身体会不舒服,暴食的人往往是需要填补内心某种空洞的人。

有一位来访者在分享自己感受时曾表达这样的意思:越是放开地去活,越是与自然有序相契合。

Leer-los-posos-del-cafe.jpg

我们的思维的“坑”在于——认为自己必须往一个“正确的答案”靠近。认为必须去做“对自己好的选择”。比如说,外表看起来更漂亮年轻,收入越高越好,夫妻和睦,儿女一双,让自己更加健康长寿让人羡慕,被人认可……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忘记了认可真实的自己,然后自我被迷失了。

是不是,只要问问那些看似令人羡慕的人们,内心的真相如何便清楚。比如,此时此地,我是否觉得必须睡觉,失眠是不可以的,如此的话,内心的冲突便产生,与当下状态的对抗即开始,关于失眠的烦恼痛苦包括焦虑情绪也会随之迅速展开……

就连《少有人走的路》的作者斯科特`派克也难免陷入此坑中,在一个段落中他表达了经常看到明明个体是有能力去改变自己的一些习惯,让自己变得更好的,但偏偏就是不去做。

事实上,大多数心理医生都想要改变来访者。把他们认为的健康标准强加给来访者。医学院出身的多数心理师依然是以一个“控制型的父母”,以行为疗法为主的心理治疗。常常忽略了人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有着一个独特灵魂的存在。它需要被看到并且关注,然后它可以自由地舞蹈,个体可以成为他自己。

心理治疗的灵魂大师始于人本主义的创始人罗杰斯和马斯洛。罗杰斯是推行人本主义心理治疗的行动者。不论后来的心理治疗如何演变。它始终根植于关注心灵,关注个体的存在,关注每个心灵的独特性,在此“地基”之上,其它的咨询方法根据不同的个体需求和个性再揉合进来,筑成一个个风格迥异的“心灵之屋”。

我们的每个选择都意味着心有所指。当明白自己内心真正的渴望也就是想要的是什么,那么或许内心会愿意作出与那个目标一致的选择。当愿意承担所选的后果时,选择什么也就变得无可厚非,这个过程会成为享受生命与心灵自由的过程。因为——我是为了满足自己所需所愿而作出的选择,我在享受自己选择的人生和生活。此时意味着内心没有冲突或是较少冲突的。

底图.png

图片来源:123RF

底图.jpg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