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失眠,是因为无法做梦

d60d0944bf1545cd829281db7ddaaf6c.jpg

文:周弗逸|壹心理专栏作家 

写这篇文章的缘起是有太多朋友问我关于失眠的事情了,但是我又无法说服他们——失眠,是心理问题外显的一种表达,因为——“内不疏通,必乱于外”。很多人并不愿深究自己内心隐藏了些什么,而是寄希望于排遣、调节等等,这样做无非是将病灶延迟发作,早晚有一天终将是要面对的。

在诸多的精神分析流派之中,对于心理问题有层出不穷的解释,比如经典的驱力说、客体心理学的关系说,以及自体心理学的自恋说等等。但是我独爱托马斯. 奥格登的“做梦说”,我以为对于普通人而言,假如不理解精神分析聱牙诘屈的理论,单单看看奥登格的文章,或者我们更容易理解自己为什么睡不了觉,也能够正视自己——–其实是需要治疗的有病之人。

托马斯. 奥格登是一位美国的著名精神分析家,在他的《精神分析艺术》一书的封面上,即写出了——“导出未做之梦、延续被打断的呐喊”。实际上,这也正是他的这本书中所表明的观点。他认为,一个普通人因为情感痛苦到咨询师那里去咨询,他之所以痛苦,是因为 1,他无法做梦。2,他的梦太可怕,个人难以承受,于是中断了。而只要患者不能在梦中整理情感体验,那么他就无法改变,无法成长,无法在原有的基础上更新自我。这也就是为什么来访者精神痛苦、失眠、烦躁、抑郁的原因。

而且,在这本书中,奥登格用了两个形象的譬喻,“夜惊和“噩梦”,他认为“夜惊”和“噩梦“象征了精神病理学所有东西的总和。

“夜惊”,小孩子会在巨大的恐惧中醒来,但是他不认得赶来安慰他的父母,即使第二天醒来,孩子没有对夜惊的记忆,可能在极少数情况下,孩子有对自己夜惊时的支情片景。发生夜惊的人,不能够从醒着的生活的角度来看自己的这个经历。这些感官印象不能以情感的方式存入记忆。而这个孩子,只有在自己能够做出未做之梦的时候才能够真正醒来。

而“噩梦”是真正的梦,醒来的人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分清睡眠状态还是醒着的状态,区分心理现实和外部现实,但是,做梦的人如果无法承受梦中令人困扰的情感体验,无法承受梦中的痛苦,那么噩梦就被打断了,一个没有完成的噩梦,相当于未完成的情结,令其终身困扰。

所以,奥格登认为,心理咨询师的作用,就在于帮助来访者一是转化“夜惊”的状态,做出没有做出的梦,二是将噩梦中无法承受的情绪,进行容纳消化,帮助来访者做完噩梦,使来访者从噩梦的痛苦中好起来。

dn201310222012_670x419.jpg

奥格登的理论吸收了比昂的“首席功能”这一术语,这一功能代表着我们人的一套未知的精神功能,将未经加工的“与情感体验相关的感官印象”即二级元素转换为“一级元素”。二级元素指未经加工的感官印象——无法相互联系,因此无法在思考和梦境中运动,也无法保存于记忆中。而一级元素,指我们在思维和梦想中可以互相联系的情感体验元素。在这个概念中, 我们需要关注的重点是——如何将感官印象转化为情感体验 

奥格登的书中,详细描写过这样一个案例,A先生已经和奥登格咨询了一年半了,但是在这一年半中,两个人都感觉失望,因为A先生一直琐碎地讲述自己的童年、工作、梦等等,而且这些场景机会都一模一样,仿佛一部浪漫的编年史。理所当然 , 但是乏味无趣缺乏情感。很显然,和奥格登一起工作的时间里,A先生的关于自己的生活的感官印象的二级元素,一直都无法生成情感体验的一级元素。

直到有一次咨询,奥格登大胆的做了一个“面质”的干预之后,A先生才有所转变。几个星期之后,A先生一改过去的平淡乏味,抽抽搭搭地回忆起,自己小的时候,经常窥探妹妹的隐私部位。而且妹妹非常服从,A先生感觉自己滥用了妹妹的信任,占了妹妹的便宜。这一次,A先生爆发出来的深切痛苦令咨询师和来访者两人都感到震惊。

在后续的咨询中,慢慢地,A先生回忆起小的时候,总是被母亲嫌弃,母亲对他姐妹的感情远远超过了他。A先生永远无法得到母亲的关心,而在那个时候,A先生为了保护自己,免受更大的伤害,一直不愿意去正视这个部分。直到在这个咨询中,A先生才承认自己是那个永远无法令母亲着迷的孩子,对此,他深感痛苦。

咨询的后期,A先生得以整理并理解了自己童年以及人生经历中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为什么自己会性骚扰自己的妹妹,是因为他企图了解母亲以及女人身上究竟存在着什么惊人的力量和秘密,而且他希望从妹妹的身体中找出通往母亲情感大门的钥匙,另外还有通过对妹妹身体的骚扰,来攻击母亲。——而这一切这都和童年时期母亲排斥他有关。

假如以A先生的例子来理解奥格登的理论的话,首先A先生无法理解自己小时候的遭遇,究竟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他的描述苍白而空洞,仿佛一幕一幕琐碎的感官片段,没有任何意义,直到在咨询师的帮助下,这些印象才得以生成体会,原来母亲对其的冷漠排斥是造成他许许多多莫名其妙行为的原因。可以说在咨询师的帮助下,A先生将自己从小“夜惊”的那一幕幕转化为了一个可以做出的可以理解的“情感之梦”。而在这些回忆中,母亲对自己的忽视冷漠产生的痛苦,以及自己对妹妹性骚扰带来愧疚悔恨,小时候的A先生难以承载如此沉重的情感,选择了压抑遗忘等,这如同噩梦中断,让自己不去感受这些情绪,但是这些情结却一直留存在其内心。而在咨询师的支持下,当初痛苦的不敢面对的情绪得以在咨询中重新理解、消化,并对痛苦进行哀悼。咨询的过程,正是A先生理解自己并哀悼自己痛苦的一个转化的过程。

20150625184823_CEsAF_thumb_700_0.jpg

在我的一位来访者的叙述中,我也深刻地感受到“夜惊”与“噩梦”的内涵。这位来访者的母亲极度的情绪化和喜怒无常,当母亲的言语夹枪带棒扑向她的时候,她的感觉是,妈妈有两种武器——–大刀砍脖子、匕首戳心。这都令她非常痛苦但是却茫然。

砍脖子的感受仿佛“夜惊”,她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仿佛看着这一幕幕发生,但是究竟意味着什么呢?砍脖子令其魂飞魄散,但是无法生成情感的体验。而匕首戳心仿佛是“噩梦”,当她母亲对她和她父亲的指责,如同一把把利剑射向她的胸膛,她感到无比的痛苦,以至于在心口都一直留有情绪的痛点。于是她只能默然而呆滞的面对着这一切。 

直到后来在咨询师的支持下,她才得以生成对这一切的情感体会,就是母亲的确严苛而残酷,以她不能承受的肆虐的痛苦一直在虐待她,她其实非常恨和惧怕她的母亲,但是没有咨询师支撑一个人面对的时候,她无法去体会自己的感受,于是仿佛惊住了呆住了僵住了。而那一句句母亲戳向她内心的话语,更象匕首一样,令她心头泣血,但是在当时当刻的情境中,她完全无法去完型自己的痛苦和愤怒,只能选择承受、压抑、遗忘等防御措施。只有在咨询师的陪伴下,来访者得以确认自己的情绪和感受之后,做出没有做出的梦,以及完成那个痛苦至极的噩梦的体验,从而完成自己的个人成长。

所以,假如你失眠,处于茫然和空洞的状态,无法感知自己的情绪,却又活的抑郁焦虑失眠如同行尸走肉,好好考虑下自己是否有许多没有消化的感官印象,一直处于没有做出梦的状态,并且不妨找咨询师一起去做出自己的梦。因为人只有从自己的体验中生出情感反应,并从中学到东西,才能改变自我,并让人生得以成长。

112.PNG

关于作者:周弗逸,心理咨询师,心理撰稿人,咨询热线 fuyixinli

题图来源:123rf.com.cn图片库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