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你靠什么才能成功?

2015年,11月18日晚,壹心理和《新精英生涯》一起邀请了《冬吴相对论》的吴伯凡老师,分享关于年轻人如何才能走向成功的话题。下面的内容是音频实录:

古典

各位大家好,我是古典,很高兴今天来到这里,百团大战这么一个会,我不是今天的主角,我是嘉宾主持人。很多人认识我是因为我写了一本书叫《拆掉思维里的墙》,可能也有人因为是参加了我们【一百天改变自己训练营】,但是很多人不知道我写这本书是因为另外一个人。有一天我开着车,听到电台里传出声音叫做:“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欢迎来到东吴相对论。”然后我听到一个雄厚而稳健的男生,这个男生不紧不慢的给我们讲一个在《第五项修炼》里面彼得.圣吉讲的一个关于心智模式的故事。当时我就被这个故事给击中了,它是讲关于心智模式的,我心里就在想,我去,居然还有这等神人,讲这么好玩的东西!把商业和经济讲的这么有趣!然后我就花了很多时间去读了很多看了很多关于心智模式的论文,也做了很多的咨询和采访。

总之,这就是《拆墙思维里的墙》这本书的源起。所以我一直想找一找这样一把声音,一直我在听东吴相对论,估计你们跟我一样。一直到去年的时候,很偶然的机会,我可以见到吴伯凡老师本人,而且还有机会跟他学一年关于商业思想方面的东西。我就觉得是上天安排的一样,然后我还不自量力的把我的两本书送给了他,他收的时候还很腼腆,完全不知道这本书是因他而起。

这一年时间我好像学了很多东西,当我这个月,就是我们改变自己训练营第三个月,讲到了智慧的时候我就想说,我身边最智慧的就是他了,然后我就开始忽悠他来这跟大家讲。我跟他讲你看你很多听众是中年人和企业家,他们其实挺迷茫的,但是青年人更加迷茫。为什么呀?因为他们面对的不是上一代人,就是现在的中年人生存加生活压力这种生命不可承受之重。他们面临的是,可能衣食无忧,好像什么都可以做,又好像什么都做不来。特别特别的想做自己,但是又沮丧的发现做自己本身就是最超流。这群人就站在一会打鸡血,一会又空虚寂寞的这种交叉点之上。

所以我说这群年轻人,却是中国最有希望的一群年轻人,也是我们这个民族可能第一次,完全脱离物质压力而可以放开手脚自我生长的这么一群年轻人。我说你过来救救他们吧,然后吴老师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所以就有了今天晚上这个聚会,好了,今天我说的够多了,今天晚上我们就请吴老师过来聊一聊,关于青年人在这样一个不确定多变的时代,改怎么样抓住机会,更好的自我实现。废话不讲太多,下面邀请我的老师,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的吴伯凡老师隆重出场,来,掌声欢迎。

吴伯凡

好,因为我刚才在听古典的介绍的时候,有一段听了两遍,所以出场可能迟一点,让大家久等了。非常高兴能有这样一个机会,跟广大的年轻的朋友们来交流一个小时的时候,接下来还有半个小时的互动,我非常珍惜这样一个机会。我一看这个题目,就有点疑惑了,确实可以说是有点恐惧,因为要面对一群年轻人来讲如何胜出的问题,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胜出,所以在这个题目下,老实说我想了几天都不知道从什么头绪开始讲起。我尝试,我现在只能尝试吧。我先给大家看一个微信上,可能大家很多人都看过的一个搞笑贴,这个帖子跟所有的帖子都一样,是在最后那一句话才是它的亮点,然后我就会心的一笑或者是哈哈大笑。 

大部分的人是看热闹的


我一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就马上想到一个帖子,我们如何胜出的问题,的的确确这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大多会困惑,会焦虑的问题。现在也不早了,在两小时前就天黑了,在天黑下来之后我就不知不觉就想到了很久以前读过的一位著名194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偌瑞特写的一首诗:波斯顿晚报的读者们像一群成熟的玉米们在风中摇晃,让暮色的街头暗暗加快了步伐,在一些人身上唤醒了生活的欲望,给其他人带来了波斯顿的晚报。读到这首诗的时候,就觉得这里头的轻松诉说中,包含了一个严峻的判断,这判断就是这个世界上有两部分人组成,一部分是很活跃,由于某种欲养被唤醒了以后去搅动这个世界,这部分人在数量上是较少的,大多数其实只是看热闹的,都只是等着晚报来消遣的。在今天很多人都不看早餐了,替代者比比皆是,比如微信,前几天在做一个小节目时,看到网友们的跟帖就知道大部分在干什么,有一堆的古诗被篡改,有一些很有趣的句子,比如“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玩微信”“若有人想问,还是在玩微信”。


我就想,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日常的行为,都作为一个流水账写下来,那将会是一件非常有意思又非常乏味的清单,很多杰出的人也做过这样的事情,把自己一周所做事情由自己或他人列述,把它记下来,很多人看完这清单后都会大吃一惊,为什么呢?在这个无法争辩的客观记录上,你会发现自己所做的事情都非常非常的复杂,散漫,真正的事情很少,大多时间都浪费在无聊的琐碎的事情上,而我们总是感觉自己特别忙碌,这样一个时间清单,会让我们不寒而栗,著名的管理大师德路克给自己的清单发出感叹:原来我们是如此的没有成效,尽管我们自己感觉做了很多事情。最可怕的是如果一天天叠加起来,不是一天两天,一周两周,而是一个月,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那我们就会发现,这是一件非常令人恐怖的事!


你做的事,决定了你的平庸


这是一份非常令人恐怖的账本,嗯,我们真正做得事情非常的少。如果有一天,嗯,我们 (嗯 )举个例子,你捡到了一张这样的清单或者捡到了这样一个账本。某个人一周以来的他所做的事情,你会很容易的判断这个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在做什么,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将来将会做什么。我们回过头来看自己,如果我们把我们自己的一个星期以来做的事情一个月以来做的事情列出来。在这样一个清单上,我们且不说这个上头实际的价值有多少,你可以做一个判断,这个人跟其他的人有什么区别。如果这个清单落到别的手里头,他能否会认为你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人,很多时候也许是别人看了以后“这就是一个路人甲一周以来,一个月以来的生活轨迹”。


所以,有时候我就在想这么一件事情,在管理学上说:“流程决定结果”、“流程决定质量”。如果你前面的流程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那么后面的结果呢就不可能跟别人有什么不同。套用爱因斯坦的那句话:“我们一直在做平庸的事情,而且是以平庸的方式在做平庸的事情,而我们又一直期待着卓然不群的结果的话,那我们就是精神错乱”。刚才给大家发的那样一张清单,某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人或者有人想象出来的这么一个人,他2015年的规划,前面的六条,在最后一条出现之前的那些,可能是每一个人都会想到的,或者都想做到的,而到了最后那一条,当出现是那么一个结果的时候。他其实是相当于是一道算式,前面的都是加法,然后把这些加法加了一个括弧,后面加上一个乘号(后面是一个乘号)乘上零,那么右等式(等式的右面)当然也就是零。


所以回到我们最初说的话题(如何胜出)我如何胜出?那么,我们至少可以回答几个问题,通过几个问题的回来来检验一下, 第一这个问题是《从0到1》的作者比得·蒂尔他在招聘别人或者是跟他的被投资者见面的时候经常要问的一个问题是:“你在什么重大的问题上有什么与人不一样的与众不同的想法?”当他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一般的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刚开始都是很兴奋的,但是说着说着就发现自己没法往下说了。其实这也是一个算账的过程,有时候我们会觉得我们的想法很不一般,与众不同。但是你真正来表达的时候,不管你是用口头的语言还是文字来表达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就像在记忆也是像在算账一样我们经常是觉得自己做了很多事情,赚了很多钱,但是你落实到账本上的时候,做一点认真的审计的话。


每个人都一样的觉得自己与其他人不一样


我跟他们做的有什么不一样?用这样的方法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呢,就是说在所有的人群当中,大家在干什么,大家在想什么,它会形成这样一个统计上的饼状图,干这个的占百分之多少,干那个的占百分之多少,这里边可能有百分之四十五十的人干的是一样的,百分之二十干得有点不一样,百分之十干的基本不一样,可能只剩下百分之二百分之三的人在干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事情。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属于那百分之四五十,那你就该想想了,我凭什么最终的结果可以和别人不一样。说到这里我想到一本写股市的书——《这次不一样》,这句话是很多人进入一个股市的时候经常会说或者经常认为的一句话,大家觉得以前的每一次股市他都有他共同的特点,但是这一次的机会是很不一样的,所以大家都投身到里面去,但是最后的结果是,大家觉得这次的结果和以前没有什么不一样。在股市里要获胜必须要遵守一个前提,就是说首先股市是一个零和游戏,一部分人挣钱了就会有另一部分人亏钱,它总体上的盘子是不会变的,所以你必须要成为那百分之十甚至百分之五才有可能从大家的口袋里拿到钱。


如果你属于那百分之九十或者百分之九十五的时候,你是不可能拿到钱的,你的结果很可能是会亏钱,但是我们很多人都会陷入这样一个悖论当中:有百分之十的人是优秀的,但调查的结果往往是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认为自己是属于那百分之十的。而你在操盘的过程当中,你的思维方式,你所听到的信息,你的行为方式跟百分之九十的人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时候,你就已经掉入那百分之九十的深渊里面却不自知,到最后的结果来临的时候你才非常惊愕地发现自己就是属于那百分之九十的(老师说的是百分之十,不过他应该是想说百分之九十)。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次没有什么不一样。每一代人也相当于是一种特殊的股市,不管是七零后,八零后还是九零后,这一波浪潮来的时候,大家都会觉得这一群人和以前的不一样,尤其是置身其中的人觉得我们和以前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尤其跟我们平庸的父母相比是非常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可以凭借我们所处的时间(年龄)优势,我们就可以胜出。


但是,大家不妨去想一想,我们的父母曾经也很年轻,你仔细跟他们交流的话(就会发现)他在年轻的时候也有很多很多的对于未来的非常丰富的想象,他们可能和你一样,也可能比你更加地自信,更加地轻狂。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就变成带着平常的(平凡人)每天在那儿应付的一代人。所以我们就应该想一个问题,如果我和我的父辈,和前面的六零后七零后要在结果上不一样的时候,我和他们到底有什么不一样。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个,最重要的是,我和其他百分之九十的九零后有什么不一样。


你有没有清楚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就会变成带着平常的操心事每天在那在应付的一辈人一代人,)

所以呢我们在想,所以我们就应该想一个问题:如果我跟我的父母,我跟我的父辈,跟我前面的80后、70后、60后要在结果上不一样的时候,我跟他们到底有什么不一样,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个,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是90后,我跟其他的90%的90后有什么不一样?如果我所做的事情、我的想法、我的每天的所思所想所为都跟大家都没有什么差别的时候,你真的不要希望你跟大家有什么不一样,所以说如果在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如何胜出?

从总体上来看,快速变化的时代年轻人更容易胜出,年老的人,他很容易被这个时代拉黑了,屏蔽了,这是没有问题的,做过企业的人都知道,行业的机会并不是企业的机会,哪怕是你进入到一个非常朝阳的行业,那么你的做法跟进入这些行业的人的做法差不多都一样的时候,你也别指望胜出,所以在这个进入 我们作为一个新,一个出生在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同时也对快速变化,能够很真诚地去,我们作为一个出生在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我们对快速变化,能够真诚地拥抱的一群人,我们当然有我们自己的优势,但是这只是一个起点,它只是一个海拔高度,他不是一个相对高度,啊,这样,我们经常说珠穆朗玛峰,啊,世界最高峰,其实珠穆朗玛峰在青藏高原上,它的相对高度也只有三四千米,因为它的海拔高度,本身青藏高原的海拔高度已经很高了。

我们,我们经常在经济学上经常要把两个概念区别开,就是生产力的优势和竞争优势,这两个东西是不一样的,你可以在总体水平上,你比上一辈人或者上一代人、上一代的企业都有优势,你真正要比的不是纵向的比,而是横向的比,所以,额,最终的问题还是归结为我跟我的同辈人有什么不一样?

那么,这问题就变了,变成就是在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也许我们更注重,对我们更重要的是有什么东西是不变的东西,也许,当大家都在去,趋之若鹜地去做那些常识认为该做的事情,按照常识的方式去思考去奋斗的时候,我有没有一种跟大家不一样的东西,我们在做创业的时候,要有一个,它有一个参照系,就是有哪些东西是,想法、观念、创意、创业模式是常识类的,还有哪些方式是,还有哪些想法、创意和商业模式是幻想类的。

而真正一个企业真正能够胜出的它的商业模式、它的创意是介乎这二者之间的,它既不是常识也不是幻想。而是介于常识和幻想之间的一个很不容易发现的秘密点。很多人或者很多企业常常是被耽误在这个常识上的,当然还有少部分人时被这些幻想所绑架。真正在常识和幻想之间能够找到那个秘密点,这个秘密点就是在常识的人看来可能是幻想,在幻想,特别热衷于幻想的人看来呢,

(这又是好像是很平庸的,在这样一个点上,你来通过这一个单点来突破,你才可能胜出。)

认清自己的优势,慎重的把握它


很多人很多企业常常是被耽误在这个常识上了,当然还有少部分人是被这些幻想所绑架,真正在常识和幻想之间能够找到那一个秘密点,这一个秘密点呢,就是在常识的人看来可能是幻想,在特别热衷于幻想的人看来又好像是很平庸的。在这样一个点上,你在这一个单点上突破你才可能胜出。


在《冬吴相对论》里头,有一期我们引用一个朋友的话,他说其实你不应该去抱怨现在的教育制度,当你觉得现在的教育制度非常糟糕的时候,你应该感到庆幸,也许这样的一种糟糕的教育方法、教育手段、教育理念把很多的孩子都已经淘汰了,只要你不是被这样一种理念去裹挟,你能找到一种屏蔽过滤这种教育的影响的方式的话,那你的孩子不就是胜出了嘛。所以我们在思考该如何规划未来,该如何选择一条不是在大家都认为是正确,也不是那种异想天开的道路,而是二者之外的另外一种突破点。


那么我们就要想有哪些东西是,额,可能每个时代都是共通的那些东西。每一代人都会认为我跟所有的前面的人不一样,其实过后看来,真正相似的地方可能占到了80%,不一样的地方只占到20%。我们经常会津津乐道那20%,我们跟以前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的种种。但是那80%就像冰山在水面下的那一部分,可能是决定你跟别人不一样的那个真正的要素。那大家说那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你说跟别人不一样,又好像是在所有的时代都一样的东西,那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呢?


如果列出一个清单来,可能今天讲一晚上都讲不完。我最近一年来一直在带好多朋友在读一本书,叫做《全新销售》,这里头讲到了作为一个领导者或者是一个好的推销员应该具备的三重品质。这三重品质是什么呢。听起来并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我想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它不是什么新的,因为它太重要了,不可能是新的。


第一呢,就是我们有一个跟别人的,就是我们与他人的同情共理的这种能力。我们好多做销售的朋友,可能都注意到一个事实:在一个行业里头,可能做销售,或者做对外联络这种职业的人啊,刚开始的时候,入门很容易,就是女孩子比男孩子容易。但是最终的最杰出的销售员或者对外那种交际开拓的人往往,就至少不是这种一边倒的比例,甚至是男性的比例还比女性多,原因很简单,你如果是在跟别人打交道的时候,凭你这个显而易见的优势跟别人打交道的时候,你很容易把这种优势固化。比如说你长得漂亮,另外一个人长得不漂亮,那么你就在跟别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你可能就比别人有很多的优势,但是这种优势按照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话说,他的理论是“一切福音都可能是诅咒”。


当你滥用这种优势的时候,就有可能把你所有的可能要发挥的优势屏蔽了。当你显而易见的外在优势发挥出来的时候,你可能不会很认真地去感受别人。也就是说,你能够通过跟别人的思维、语言、行动保持同步的能力,你可能就没有,甚至都想不到从这个角度去做事情去想问题。那么你就会陷入一种“有乍交之欢,常有久处之厌”的境地。


你的优势不代表你有同理心


一切福音都是诅咒,当你这种优势,滥用这样种优势的时候,就会把你这种优势可能要,可能要发挥的优势全部给屏蔽了。当你的、当你的你你显而易见的外在优势发挥出来的时候,你可以不会去认真的去认真去感受别人,额嗯。。。也就是说,你站在你能够通过通过跟别人的思维语言行动保持同步的这种能力,你可能就没,甚至都会都想不到从这个角度去做事情,去想问题,那么你就会陷入到陷入到那样一种那种状态就是有乍交之欢,但是常常有久处之厌。


就是你刚开始的时候在刚接触的时候别人觉得你有很多的精彩,很多的不一样的地方,这些东西是显而易见的。但是,额,在时间久了别人就会觉得慢慢的乏味,这就好说,我曾经说的那个茶,好的茶和差的茶一个很重要的区别就是它的缓释性。额,不好茶它在头一泡或者两泡时候基本上把它所有的味道都释放完了,而后面的再来泡的时候。


而好的茶在慢慢释放的,而且在释放的过程当中产生了它产生了另外一种味道,另外一种在前面的比较涩的那种味道,比较单调的味道,去掉,之后的一种类似于逆袭的 那样的一种感受,你要和别人这样与别人让别人产生这样一种感受,你必须要跟别人产生一个一种同频率的共振,而不是以我为主的,以这个以自己的显而易见的优势而去吸引别人,而是以一种悄悄的感受和领会别人的行为,别人的思想在别人产生隐秘点的契合,这个时候,跟别人合作的可能性就会大的多。


这种同情共理心在这个时代其实是越来越稀缺,原因是我们这个我们这种独生子女所导致的,在多子女家庭,在多子女家庭里头,你会很一个小孩从他来这个世界开始,他就会要去观察感受别人的感受和利益,兄弟姐妹之间。他就是一个既是有冲突还同时同时还要合作的一个利益共同体。在这个叫社会化就是一个个体在与他人的交往当中在与他人合作和冲突当中逐渐的调试自己。


然后跟别人保持一种同频共振的能力,这是一个社会化的过程,但是这种能力和意识在我们这个时代显得比较稀缺。呃简单的说,这样 如果把这种状态发挥到极致的话就很容易出现那种特别会解情,但是不解风情的那种高情商低智商的那样一种状态 ,同情共理心看是特别的特别的古老,过去一直再说,但是在我们的这个时代,因为它古老,因为它重要,所以它也不可能是一个新的东西,这些东西就像我们呼吸的空气喝的水它不可能时新的东西,但是你要想真正的胜出,往往在这些基本点上。


如果你败了,那么内个另外的在其他地方做的总总的努力,你可能在另外的方面,再突出的优点,都可能因这个得分而导致最终的得分一个乘数效力法而最终的得分会很低,所以这个同情共理心非常的重要,在我们日常你想跟别人不一样,观察一下从1到10给自己评下分我的同情共理心,我跟别人保持同步,我沉默,我内种积极的沉默而不是消极的聒噪那样一种能力,周围的人相比我能够得几分是3分,4分,5分,8分给自己评下分数。


没有人在乎你的自尊


你在另外完方面,做的在突出的优点,都可能因为这样一个得分很低,而导致最终的得分,(一个成速效应嘛)最终得分会很低,所以这个同情共理心非常的重要,你想我们日常跟别人不一样,你观察一下从一到十,给自己评一下分,我同情共理心,我自己跟别人保持同步,我那种那种沉默,积极沉默,而不是消极寡燥,那种能力跟周围的人相比我能够得几分,是三分,八分,五分,可以给自己评一下分数。


第二个在这个同情共理心之外,就是我们的情绪切换的速度和切换的能力,也就是一种情绪福利,这一点非常的重要,如果我们是生活在一种呵护星和迎合性的环境当中,我们这种舒适感代价一个隐性的成本我们可能没注意到,我们的情绪我们心情的好坏往往受制于别人的,在这个调查的现象就是在一个班里头,往往十名到十五名比一到十名或是十五名以后的他往往更容易做出更大的成绩。


这个奥秘就在于他们这一类人他们的智力其实是不错的,但是他们常常是受到忽视的,但是他们已经习惯了被忽视,在被忽视的状态下去去做事情,去默默的去调整自己,而不是借助于大量表扬的话,别人的那种赞美去作为行动的这种动力,甚至是他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出某种平庸,甚至会犯一些明显的错误,说不定会经常受到老师的批评,他本来是可以做到前三名或者是前五名,但是他们有一点点不太合规,不太听话。但是呢,他们有一个好处就是他们不以别人的好误,别人对自己态度的不一样而改变自己的心情,自己的状态,这一点在从学校走向社会以后,这种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人们不在乎你的自尊,而在乎你最终的结果,有些在学校成绩特别好的人,他一旦进入到社会,他遇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各种负面的评价,各种负面的因素的那种敏感,这种敏感导致他行动的动力。他过去的动力来自于种种的赞美和呵护,而这个时候不存在的时候他可能他的情绪会一落千丈,他自己甚至是完全迷失,觉得他自己陷入一个他完全不可掌控的世界里,如果他陷入这样的一种状态下,有可能就会一蹶不振,他由于这种长期的肯定行的,包容性的,迎合性的这种环境使得他的动感力比较小,他没有一种必不可少的迟钝,必不可少的对于短期的回报,对于短期的赞美,嘉许有一种强烈的期待,这样一种是特别不利于一个人的成长的,甚至是成为他成长的负动力!


不要在微信群里死掉


美国,好像是芝加哥大学做了一个实验,一些从事心理学研究的人做的一个实验。就是说这个先让你看到让你带上这种虚拟现实的那个护目镜, 看到你平时是怎么你的形象是一个虚拟的形象,这个用电脑是可以把你的外在的形象,包括你的语音语调,就好像在看一段录像,但是呢他是由电脑合成的你的形象,也就是说你从来很少看到的 从第三方的立场看你自己的 ,这样一种体验。他让你带上这个虚拟现实的这个护目镜以后 ,你就能够看到。他让你看,你在现在的样子,或者通过电脑的调试,让你看到你十年前的样子,甚至二十年前的样子。然后进行这个时间的穿越,你五年以后,你十年以后,甚至到你七十岁的时候,你的样子。


因为这个电脑是可以很准确的把你的这个形象调试出来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一下子很多东西就明白了,当你去想未来模糊的想象未来,你可能对很多事情你是没有紧迫感的,而当你清晰的看到你自己的状态的时候,你未来的状态的时候,这种紧迫感就会一下子向你涌来。


我们前面说的列清单,或者是时间轴上给自己做一些审计,以及从别人从第三方立场来看自己,或者把自己要表达的观点以及你的诉求等等 你要学会非常清晰的 而不是想当然的去看待他去表述他,这样一种能力也是我们很多人非常缺乏的。包括我自己,我经常是你要学会 我现在还在提醒自己 要让自己做那种通常大家 有一句话叫: 做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在日常生活当中,你要学会 比如说你上课的时候经常习惯于坐后边,你能不能做一次小小的“出轨”,打引号的出轨,你今天强迫自己“我就是要坐在第一排”,或者是我经常是在这个开会的时候,我说话很小声,或者甚至不说话,不去表达,那么今天强迫自己,去做一次这样的尝试,会怎么样?


这种叫做“微出轨”,或者说这种做一次小小的说走就走的偶然的旅行,这个时候,你会体会到完全不一样的一种状态,你打破你现有的生活圈子,你突然,每个月你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到一个完全不属于你现在的这个圈子, 跟你的现在的身份不是那么搭的一个环境当中去体会一下,你会发现你看到的自己和看到的世界是很不一样的。


像现在我们经常会置身于各种各样的群里头,我们有自己的朋友圈,但是像微信,像各种社交媒体,他会有制造一种幻觉,就好像我们的观点,我们的看法,这个全世界都跟我们是差不多的,这里头原因在于什么呢?原因在于你把你所处的世界已经进行了人工化的处理,进行了人工化的过滤,这个时候尤其是当你取得了某种优势的时候,你往往听到的只是你愿意听到的,你这个时候你很难客观的清晰的看待你自己,这一点呢尤其是我们一直是处于比较优越环境当中的,这个时候我们就会让自己呆在一个舒适区。而且对这个舒适区越来越迷恋。


情绪要学会切换和浮力


这样一种状态,实际上是特别不利于一个人的成长的,甚至是成为他成长的负动力。反过来呢,这些十到十五名的人,他们本身的各方面的条件其实是很优秀的。当他们在一种被忽视,甚至是被打击的这个环境里头,他们形成了一种定力,一种响鼓不用重锤敲的那样一种心智习惯的话,那他可能在一个本来这个世界的真实状态就是一个不是那么以你为中心的,这个世界并不是为你准备的,这个世界其实是在很多时候不是你所期待的那种公平,你所期待的那种友好,反而是这样的人,他在这个环境当中能够很好地生存和发展。


这个情绪切换的速度,切换的能力是我们在平时从小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里头可能不那么重视,由往往是特别看似在老师,在幼儿园,在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老师眼中的那些优等生,在这一方面他们往往是很弱势的,在这一点上。如果你想胜出的话,你一定要具备这样一种能力。

所有的人,不是说我们看上觉得很了不起的人,他们不是没有负面的情绪,他们也不会说听到别人的抨击,感受的别人的敌意的时候,他会心情特别好,不是这样的。人性,这是人性的弱点,他当然都不会,每个人事实上都有。但是他们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们能够在1秒钟之内,1分钟之内就把这个情绪切换过来了。有的人切换是以秒计算的,有的是以分钟计算,以小时计算,以天计算。有的人呢,可能是一个小时切换不过情绪,一天,甚至一周,一年,甚至用一生都不能够完成一个情绪的切换。那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状态。如果你携带这样的情绪和性格上的负资产的话,它会像一个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你借了一笔高利贷,它会不停地牵扯你,不停地让你去偿还,那么你胜出的可能性就会比别人要低出很多。

第二个能力就是情绪浮力,切换情绪的速度和能力。这是一个我们,尤其是年轻人,可能是最缺的一门课。因为学校里头往往不会去教这门课。有些人为什么会做到这样呢?就是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就像那些十名到十五名,这样一些人,由于他所在的处境,不自觉地接受了这样一种训练。这个情绪的浮力,我最后解释一下,浮力就是说:一块冰或者一块软木塞扔到水里的时候,它不会沉下去,即使你把它按下去,它能够浮上来。不同的人他的浮力是不一样的,当你的比重大于水的比重的时候,那你只能是往下沉。

那还有一点,第三点,就是要学会真正清醒地去看自己和看别人。听起来好像是一句废话,如果我们真的做,就会感觉到非常非常的难。美国芝加哥大学做了一个实验,一些从事心理学研究的人做了一个实验,就是说这个。

你要具备哪几种能力


你往往听到的只是你愿意听到的,你这个时候你很难客观的、清晰的看待你自己,这一点呢尤其是在我们一直处于比较优异环境当中的。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待在一个舒适区,而且对这个舒适区愈来愈迷恋,在这个舒适区里头我们言言悦耳、事事快心,我们觉得我们的世界就是这样,其实你 在这样一个舒适区 [ 里头 ] 你很容易把别人把事情包括把你自己看偏了、 看的变形了、而你不自知,这种。你认为你有时候说得头头是道,往往是因为你处在一个自我闭环的环境当中,看(似)是完满,其实非常非常的狭隘。


这三点吧,第一个能力:《与他人保持同情共鸣的沟通》,与他人做到同(频)情共振,(以一种同情共理心与他人相处)(原翻译:能与他人同情共理心相处)。第二个能力:拥有一种较好的切换情绪能力和能够在最短时间能够从一种比较负面的情绪当中出离出来,这样一种能力以及客观的、清晰的、多角度的看待自己。这三样能力有可能就会把你跟你周围的人 [ 你的同辈 ] 区别开来。这三点说起来平淡无(奇)忌,但是,恰恰是最平淡无(奇)忌的事情可能大家就会特别的忽视,你炒股也好,还是做创业也好,你要发现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往往不是说谁在人(迹)之罕(至)见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往往是大家都看到了,是大家都熟视无睹的某一个地方就可能隐藏着一个真正的秘密。

我们在一个这样快速变化日新月异的时代,新东西特别多,但是你不妨关注一下新的,在这些日新月异让你心花怒放的种种新的信息新的知识新的现象(之外,,,(这个“似乎外”是什么鬼))似乎外,能够关注一些看(似)是古老、看(似)是平凡,大家都不(太)在强调的那种能力、那种知识、那种信息。那你就有可能跟别人不一样。

如果是按照通常的做法的话,我们就是在做加法我们唯恐(自己)至极接受的信息不够新不够多,这种方式其实是你能胜出的可能性反而小。前不久我做了一个小节目叫:“做困难的事情也许更容易”讲的是一个朋友(她)他是一个剩女,优质剩女(她)他一直恨嫁但一直嫁不出去后来她改换了一个思路,前不久找到了一个非常不错的英国小伙子。后来我跟她交流的时候,她自己总结就是你如果是把自己置身于大家,你去追逐男朋友,你用的所有方法如果跟大家都没有什么不一样的话。你能把自己嫁出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尽管你做了很大的努力。所以呢你应该暮然回首去想一想,你这种常规的做法这种大家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做法,大家都在追逐的。

(备注:他说的三点但音频里只有二点)

从一开始,你就输了


大家都在追逐的,崇尚的做法,也许本身就是一个陷阱,因为大家都在做,大家都在追逐,所以你突然蓦然回首,去想想你现在的这种常规做法,这种大家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做法,你胜出的可能性,从一开始,你就输了,那好,这就是我们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几点把,因为我是第一次做这种在微信上的讲课不想讲课,谈话不想谈话的一种形式的沟通,不太擅长,希望大家多多包涵,如果有什么大家不同意的或者我讲的不清楚的问题,希望大家指出来,我和大家一起讨论。


古典

好感谢吴老师的分享,下面是提问的时间,我发现小伙伴们对于找到男朋友那一招反而是人们关注的,其实刚才吴老师讲一个话题让我印象深刻,我们这个时代可能站在了青藏高原,但是相对海拔才是真正的竞争力,如果你没有持续思考不同的事情,做不同的事情,那么你很难期待不同的生活,甚至找男朋友都是这样子,其实做困难的事情才更容易,安全的事情也许能够更加躁动,做不变的事情才能变化的更好。


吴伯凡

刚才我提到的那本书叫全新销售,英文的书名叫《To Sell is Human》,做销售的人,所谓的销售,他销售的是让别人认同你的价值,说服别人的能力,让别人最终为你所做的事情买单,这个买单不是只是出钱,然后也是赢得别人对你价值的认可,或者说在一个充满竞争的市场上你能够。


古典

好,刚才吴老师也说了,我替吴老师全新销售这本书,吴老师一讲完,一定卖的脱销,正好有几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蛮搭你刚才讲的困惑的,他说我身边有很多人想创业,这是个90后的孩子,他说,一会觉得他们特忽悠,一会觉得他们很厉害,吴老师,你怎么看待90后创业,你觉得他们就是你说的那种纯粹那个年纪对于创业的一个想象呢,还是其实这个时代是属于他们的,就是90后的创业是荷尔蒙支持的,荷尔蒙在这个春秋之交发出的,还是这个时代大潮,如果,或者说什么时候这个我做好了创业的准备了。


吴伯凡

著名的投资家岩岩说:“90后创业就是扯淡”。当然,这句话有太多的情绪色彩,我肯定是不同意的,但是他这个话里头,有一个根据他投资的一个数据的支持,这几年,四五年,两三年来,成功创业最成功的,说起来都让大家难以置信,都是60后,雷军小米科技是10年开始创业的这五年以来应该是最成功的,我们所知道的一个创业案例。还有我朋友李学林,他是70后,做yy的,80后创业的,做的很成功的,不能以成败论英雄,但在创业这个领域,当然他当然还是要以成败来论英雄。90后有太多创业的激情,而且我刚才说,没一代人就像每一个买股票的人一样,这次不一样,我们跟上一代的人不一样,都是他们面对的,真实的创业问题百分之八十,甚至是百分之九十都是一样的,对于未来的想象力,对于这个新科技,这种拥抱的热情是毋庸置疑的,可能就是他们一些最基本的。

但是可能就是他们在一些最基本的就是永远亘古不变的这些商业逻辑这个上头,他们往往缺乏认知甚至是采取的是一种、某种抵触甚至是排斥的立场。这是我今天之所以要讲的三点。

应该说90后这个概念也不是太准确,这个概念也只有在中国,我就没有听说在欧美的媒体上看到谈什么90后,尽管他们有的是90后,90后一说起最大的90后今年25岁。我最后说一下关于年龄的问题,拿破仑土伦之战从一个白丁、从一个少尉变成了一个将军也只有24岁。还有26岁是人生一个特别重要的一个节点,大量的统计数据都表明这一点,比如说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爱迪生的第一项发明、马克思写《共产党宣言》、牛顿提出三大定律好像都是26岁。(我要把这段话发给教育部的决策人听,前段时间我刚刚在被叫到部里面接受一个进一步深化大学生创业的要求和想法)。


26岁是人生的在第一阶段一个大考的结果,所以按年龄来说 90后他们已经到了应该做出很大成就这样的一个年龄,明年最大的90后就是26岁。他们应该向社会交卷了,我也相信会有一些人,会给出不错的答卷,但是现在是90后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太强调自己的独特性,而忽略了自己其实在10年以后、20年以后会一定会承认的,就是自己跟自己的那种不是那么差异的作为所有人都一样的那些的东西,在能力上,在性格上等等。


我今天说的一个意思呢,可能也是我们需要。那刚才这位同学说现在大学生思维还很坚固,也就是古典说的思维的墙可能很厚,都是在50厘米以上的墙,如果你的心智模式不发生实质性改变的话,或者你陷入一种叫习惯性防御和一种熟练的无能叫总是用自己已经认定的已经熟悉的东西来应对别人的或外界提出的种种挑战。当出了问题的时候总觉得外界出了问题别人出了问题而不是自己、自己的思维出了问题。这样一种心智模式其实是我们人生的一个负资产。我们一定要及时清理这种负资产。


怎么来清理这个东西呢?我刚才说了,要做一些,让自己做一些说走就走的旅行,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去尝试做一些自己不敢做的,不想做的、不屑一做的这些事情。隔一段时间深入到不同的圈子自己平时非常隔膜的甚至很排斥的那些圈子。


在那个圈子里头你会发现完全不一样的一类人、一种思维方式、一个看事情的角度。如果你经常有这些有这样的微出轨,从你的现有的圈层里溢出逃逸出来,那么如果有这种能力,有做这种个人化的这种旅行,从你熟悉的世间里头突围、流亡、放逐这样一种经历的话,你胜出的可能性会比别人就会多,多不少。刚才这位同学说也对,就是我们现在不妨自己列一下,90后跟以前的80后70后相比,他们的最大的优势、不同的地方在哪里。


90后创业的优势


90和以前的80后70后相比他们的最大的优势和不同的地方在哪里?它的优势是哪些?然后再列一个弱势,做个首要的分析。优势是什么弱势是什么,机会是什么,挑战是什么,这是一个最简单的一个管理上的一个小的工具,我刚才讲的呢其实就是这三点,我们在情绪的切换能力上面,在90后是不是有些明显的弱势,因为我们生活在一种呵护性的迎合性的环境当中,我们是否比别人有更多的同情共理心。


吴老师,你提到这个微出轨,我觉得后台这个问题也挺有意思的,他讲的就是这个微出轨,他说老师我们怎么知道什么是适合我的方向呢?每次我有件事做的不好的时候一个声音就会说你可以试试看别的,另一个声音说对呀对呀对呀,不对呵另一个声音就会说你要有工匠精神要做到极致,一方面你说的那个被梦想(幻想)绑架的情况特别像我,但是一方面我也老觉得我得微出轨一下,我得老出轨,出轨很多次以后,我就很沮丧,那么我怎么知道有件事没做好还是我选错了。 以及我们有没有这种能力,精力,把自己已经熟悉的生活世界,生活圈成自己思维框架所框定的,让自己感觉很舒适,很得意,对外很排斥的大常内,这一个自我设置的监狱内越狱。


这种精力和能力, 有没有这三者能够让我们人生增加一些正资产,当然加上90后自身的优势,那么胜出的可能性就能大很多,其实这个问题让我想起其实对于年轻人在30岁以前要把更多的精力和思想的焦点放在我是什么而不是我有什么上头,我是什么比如说这件事情做成做不成,即使做不成但是我也能够证明我是什么,我是什么就是我具有耐心,我具有刚才说的这三种能力,这件事情可以进入你人格内部的,进入你资产负债表里头成为你的正资产的,我有什么就是说我要买车买房我要那个什么存款达到六位数,这些东西三十岁以前我觉得要少想一些,这不是讲大道理。


其实我们人生,不管是什么样的资产不管是财富可以用货币来衡量的财富或者其它财务,它都遵守那个我们叫它鲨鱼鳍的一个曲线,就是说在前面的时候会非常非常的平缓的你可能费了老大的劲一年一个月让自己说攒五千块钱,然后你攒一年是六万块钱以这样的速度你十年也只能是六十万,你五十年是三百万在北京你半套房子都买不起但是你要想想再往后的它不是这样的一个节奏,当你是你是什么而不是你有什么的时候,你突破一个点以后在某个点可能比如说在四十岁,在三十五岁那一年你所拥有的东西是之前十五年的总和还要多,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根本不是你按照那个加法逻辑而积累,而是不是积累的有什么资产而是三十五岁你不是什么你是什么了。

这个是什么?to be和to have这两个差别非常的大。但是我们年轻人有时候彷徨就特别纠结的问题:我们到底应该怎么选择?那我就提出这样一个选择角度,就是说这件事你是要达到你是什么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是你想拥有……对,我们不要让自己去做童工。童工是什么?是你该长身体的时候你去做这个身体其实是不能够、已经超出你身体能够承担的东西。这个时候你最重要的是要成长,成为什么样、你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你用作童工的方式你挣不来多少东西,最后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不合算的买卖。所以要专注to be而不是to have。很多东西不是你用加法的思维能够掌控的。

古典

感谢啊,讲到这个话题,我要帮吴老师做个广告啊,吴老师他有一个公众号,他前天的话题正好是跟凯文凯利对话的,就是在不确定性间寻找确定,寻找必然。如果你没有听过,你就听一听。我再打个广告,就是伯凡非常道,就是吴伯凡老师的伯,凡,非常好听的非常,道就是道家的道,伯凡非常道。

吴伯凡

有一本书叫《奇点临近》,奇就是奇怪的奇,奇点就是缓慢发生的变化、发生推进的过程当中过了这样一个点以后,会发生这个曲线会变得非常的陡峭,关键不在于你不在这个奇点之前你如何,你的数字有多高,因为它总是在变,如果没有奇点的话,没有这个突然变陡峭的转折点的话,那你最后的总值其实是非常低的。最后最后一个问题,这还要回答吗?这是什么样的问题?

古典

哈,是这样的,我们刚才有人抱怨说,你们俩男人天天讲的全是男人,不是创业就是就业,而我是一个女性,人家是一个萌妹子,刚刚28岁,在生孩子的时间,但是呢,职业上有点机关,再想冲一把,那个感觉,自己啊,心里还有定,就是没有准备好当妈妈,总想出去玩,您作为一个过来人,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吴伯凡

对,就是这个鲨鱼鳍,一种指数增长的模式。爱因斯坦说,这个世界上有两种最不可抗拒的能力。一种是核,原子核的核的这种能力,原子核内部的裂变能产生巨大的能量,E=mc2。


还有一种能量叫复利,复,复习的复,复旦大学的复,利是利益的利,这是一个金融术语。它是说你的0.01%这样一个增长,他会在某个点突然变成一个……随着时间的推进,这会形成一个巨大的增长。28岁,啊,这个,黄金年龄啊。


女性,现代女性,尤其是职场女性。她们会患上一种在生活上和工作上都可能产生一个不好的作用的一种心理疾病,那就是拖延症。工作中的拖延症就不用说了,在生活上的拖延,还是有很多的,尤其是在对重大问题上,比如说在婚姻,还有在婚姻以后的生孩子这些事情上,好多非常优秀的女性因为患上了这个拖延症,让自己错失了最好的时间去结婚、去生孩子。


拖延症最重要的特点叫无穷准备,总觉得眼下做这件事情还不够(条件),我需要做更多的准备,当各种条件充足的时候,我才来做这样一件事情,拖延症也可以叫做完成恐惧症,但是呢,在这里的一个代价很显而易见,这种对于完美的这种幻觉式的诉求,会让我们止步不前,陷入某种瘫痪,陷入非决策的那种状态,错失机会。如果你决定你不是想做一个独身主义者的话,你要结婚,你要趁早,女孩子结婚以后,不要觉得我要在工作上积累下很多的一些东西的时候我才能养活孩子,或者说一生孩子会阻碍我在工作上在职业生涯的发展,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会陷入到无穷准备这种状态。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会陷入无限准备的状态,事实上当你28岁觉得准备不足还要准备时,你还要做一些事,你还要挣更多的钱,再过五年以后,你也很难从那个状态中摆脱,所以张爱玲说过,出名要趁早,结婚早趁早,生孩子要趁早。我生活当中会经常碰到一些女孩,很有意思,都以为她是一个还没嫁出去…还没嫁出去,其实已经结婚了。都以为她那个刚刚结婚,其实孩子都快上大学了。而且它有个直接的好处,生孩子越早越年轻。

如果你年龄越大生孩子,它会成为一个明显的分界线,一下子看上去很不一样,你从一个女孩子,从一个少妇变成一个你不愿意看到的形象。从生理上,从心理上。对!这种拖延症的特点还有一个,这种完美主义总是希望先学会游泳再下水。事实上不下水是永远学不会游泳的。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妈妈,只有在做妈妈当中成为一个好妈妈。

古典


其实这个问题在我们生涯问题里特别经典,叫”三生问题”。生娃,生产还是生活?如果你有兴趣去我的订阅号里看一看-“古典古少侠”。其实还是蛮对仗的。伯凡非常道,古典古少侠。里面你就可以看到更多从生涯角度提出的问题。那今天的时间不多了,吴老师,我们又耽误了他十五分钟的时间,到这个时间也差不多了结束了,如果你想听到更多关于吴老师的新闻,你可以到伯凡有道里面。一定要听,我基本上每天都会打开听吴老师五六分钟的发言,非常棒。


吴伯凡


最后我讲了啰嗦了这么长时间,是不是给大家布置一道题,今天,最好是今天,值得做的事就值得马上做。一件事你想做三天,一天以后你不做这件事能做的概率就大大降低,三天以后还是没做,概率就会更低,一周以后不做,这件事以后就永远不会做了。所以我建议大家今天晚上就给自己列一个清单,一个是关于我们这代人的,九零后的,这代人的优势劣势的一个清单。然后列一下你和你的同辈人相比,你的优势和劣势。最后给出一点,如果要弥补这些劣势,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


古典

那今天的时间就到这里差不多了,我们待会就把时间交给主持人,也再一次感谢吴老师过来给我们分享那么多。今天讲了好多,名词信息量巨大,我们争取两天内把笔记拿出来,做一个分享。


吴伯凡


嗯,第三点就是说为了弥补这些劣势,我最应该做的三件事是什么?这个反复的看,列下来以后经常对照。还有一个作业,如果大家真的有决心的话,从今天开始记录下一周以后从今天开始这一周时间内你做过哪些事情,记一个流水账,以后经常看看自己的真是状况,也照一照镜子。我们经常说照镜子,列清单也是一种照镜子的方法。


我们,包括我们说的时间统计法,时间流水账,都是一种自我管理非常好的方法。最后还想给大家分享,算是一个总结,要想胜出不是在某一天胜出,而是在每一天,通过很少的,有复利的能够将在未来一天出现一个突破点的方式才能够胜出。


好的,古典已经把我提的,让大家做的课后作业已经列出来了。我希望大家是有更多的人做这样的事,这样比较乏味,是真正乏味的事情。你要胜出,你要从优秀到卓越,往往都是这些乏味的事情做起的。好感谢大家耐心的,认真的倾听,讲的不好,希望大家多包涵。多提意见,希望我们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来分享互动,祝大家晚安。


古典

好的,一定会有的,我们一定要多把吴老师骗过来,噢,不对,请过来。吴老师是不是特别睿智,特别可爱。我多次跟他联系,我都会觉得他是我见过最可爱中间最睿智,最睿智中间最可爱的人。就用一个对联结束一下,伯凡非常道,古典古少侠,中间写到叫大智若萌萌哒。今晚就到这个地方,就交给主持人。

感谢字幕组的辛苦。

责编:王大侠。联系我:3020288226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