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职场里的妥协不是懦弱

原题:永不言败,妥协是解决问题的手段

默克尔被称为德国政坛的“铁娘子”,有人也因此把她与英国的撒切尔夫人相比较,事实上,她们之间并没有多少相似之处。曾有一位记者问默克尔:“您是个强势的人吗?”默克尔是这么回答的:“不如这么说,我很有恒心。”

对万千女性而言,这是一个抗争与改革的时代,一个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时代,禁锢女人自由的枷锁正在逐步瓦解,女人登上了世界舞台,正一步步踏入长期以来主要由男人把持的权力殿堂。

在这个大多以男人为主角的世界里,女人想要杀出一条血路并不容易,一个成功的女人,必然要拥有坚不可摧的毅力、驾驭变局的能力以及善于变通的机智。

德国总理默克尔无疑正是这样一个成功的女人,很多人将她称为德国政坛的“铁娘子”,但事实上,认识默克尔的人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很贴合她的称呼。她坚韧但并不强势,她勇敢但并不激进,甚至可以说,她的成功很大一部分来自“聪明的妥协”和适时的审时度势。

在处理欧债危机的事件中,默克尔一直表现出了极其坚决的态度,甚至得到了一个“不行夫人”的称号。面对南欧诸国,默克尔一直强调“没有统一的监管就没有债务的共担”,并坚持要以“紧缩政策”来作为德国向欧洲诸国伸出援手的必要条件。

但在2012年的欧盟布鲁塞尔峰会上,默克尔却做出了堪称惊人的让步,让人大为惊诧。

当时,意大利总理蒙蒂与西班牙总理拉霍伊用否决1200亿欧元刺激经济的计划一事来“逼迫”默克尔,要求她同意成员国的银行可以直接从欧洲稳定机制获得贷款,并允许在没有附带苛刻条件的情况下,允许欧洲稳定机制购买政府债券,以降低国家的借贷成本。

默克尔的让步让德国人大惊失色,这意味着,德国纳税人将要为其他国家的商业银行承担起借贷风险。在这样的压力之下,一部分德国人开始指责默克尔,认为她犯了原则性的错误,德国政府内甚至有官员宣称,假如默克尔再做出类似的让步,那么他将不惜退出执政联盟也要阻止她。

“不行夫人”这一次却说了“行”,不管怎么想都是让人难以接受的,难道默克尔真的在布鲁塞尔改弦更张了吗?

事实上,默克尔之所以愿意妥协,最直接的原因在于她急于让此前所达成的,为了加强欧盟国家财政纪律而拟定的25国协议和欧洲稳定机制在德国议会高票通过,而蒙蒂和拉霍伊用来威胁她的协议,实际上正是默克尔用来争取反对党人对前两项法案支持的交换条件。

换言之,默克尔的确妥协了,但她的妥协却是为了换取更大的利益,以最小的代价,把她对欧盟的构想向前推进了巨大的一步。

理智的妥协,聪明的退让,让默克尔在前进的道路上省去了许多麻烦,也绕开了诸多障碍。从表面上看,似乎是默克尔让步了,但事实上,从最终的结果来说,真正获得最大利益的,依旧还是默克尔。

在几何学中,直线是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但在现实生活中,要达到某个目的,直线却可能是最艰难的路程。

直来直往的碰撞意味着我们将要面对更多的阻碍和更顽强的抵抗,与其两败俱伤地去冲破,为什么我们不选择迂回地绕过阻碍,游刃有余地达到目标呢?

妥协未必就是认输,退让未必不是向前的一种策略。在人的一生中,会遇到许多无法改变的事,无法抗衡的人,在这种时候,与其以卵击石,不如避其锋芒,保存实力,要知道,妥协往往是解决苦难的最佳手段。

什么时候前进,什么时候妥协,充满了人生玄机。在客观条件于己不利、自己实力又不具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就要暂时妥协,以退为进,寻找时机,再图进取,这才是智者的明智选择。这样,一方面可以使自己暂时避开不利的局势,让反对自己的人失去进攻目标,逐渐放松敌对情绪;另一方面,还可以趁此机会增强自己的实力,待时机成熟再发动攻势,一举获胜。而当自己实力雄厚,客观条件成熟的时候,则要当机立断,激流勇进,把握住稍纵即逝的机会,成就一番事业。

在现实生活中,从最细微琐碎的家庭小事,到错综繁复的家国大事,无处不需要妥协。不管是人与人,还是国与国之间的相处,都必然会存在分歧与摩擦,如果彼此之间没有退让和妥协,只一味硬碰硬,那么必定会产生严重的隔阂和矛盾。妥协不是怯懦,妥协是为了更好地前进,为了日后的不妥协。妥协从来不是一个贬义词,它是以独立为前提、以底线为原则的适当让步。

人生在世,保持自己的本色,坚持自己的原则并没有什么错,但在与人相处的过程中,在不触及原则与底线的情况之下,我们也应当学会适当妥协与退让,这样便能避免许多无谓的争执,从而远离许多无谓的苦难。

妥协不是认输,而是为胜利做准备;妥协不是放弃,而是为争取铺平道路。妥协是面对排山倒海涌来的苦难时的智慧,妥协所展现的是一种柔性的坚持,一种坚忍不拔的勇气与毅力!

文:梅婷丨已获作者授权,转载自《逆流而上:默克尔送给女人的人生修炼课》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