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心见性」:性取向不是你想变,想变就能变

文:小明丨壹心理专栏作家

前段时间爱尔兰公投,通过了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让人们对于同性恋的讨论再次大热,不仅爱尔兰的同志们额手相庆,全世界的同性恋、性学(教育)工作者也纷纷欢呼雀跃。

但是对于一些非同性恋可能会不屑一顾,大家的反应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这值得这么高兴吗?

关于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关于自己饮食的习惯事情。

虽然是出生在北方,但我家乡是产稻米的,所以自小我心中排第一位的主食就是米饭。但是同一个省的其他地区,却多以面为主食,我大学到省会就读的时候,才第一次意识到这个差异。我理所应当的每顿饭以米饭为主,但是对于身边的一些吃面食为主的同学来看,却是有些不习惯,虽然他们也会吃米饭,但是不会像我这么经常吃。一开始我也没多想,你爱吃面,我爱吃米,习惯使然,无可厚非的事儿,但是后来隐约感到了一些异样的眼光。有人认为我总吃米饭是种很奢侈的行为……其实我真的只是习惯了而已。

不过,后来再大学浸染了两年后,我发现自己爱上了吃面条。因为家乡以米饭为主,所以长这么大没吃过多少好吃的面条,结果是到大学之后,渐渐地爱上了吃面。没错,我把十多年爱吃米的习惯丢掉了。当然,大学食堂的米饭没家里香可能也是诱因之一。后来,在例行和家里人打电话的时候,老爸问我晚饭吃的什么,每当我诚实地回答面条时,电话那头传来的是老爸的埋怨和担忧,“你也吃点好的啊”。在他心里面条就是比较档次低的伙食。不管我怎么解释我现在爱吃面条,他就是不信。

从饮食习惯的经历,我就清晰地发现,哪怕是你爱吃什么饭这种事情,都能轻易招致别人的偏见,更何况性取向呢?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几乎都对同性恋有着或多或少的偏见。几十年前,大多数学者都还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病呢。我现在依然记得,十多年前小学的科普杂志里面,还把同性恋的成因归为环境污染呢!虽然对于同性恋多年的研究尚且没有给同性恋一个标准的定义,也没有找出同性的准确成因,但是关于同性恋的学界还是达成了一些共识,比如同性恋并不能草率定义为一种疾病,同性恋也并不比异性恋对社会的危害更大。尽管如此,在当今全球的范围来看,绝大部分人依然对同性恋充满了偏见。本来,性取向本应该像爱吃米饭还是面条一样平常的事情,却饱受偏见,而这只是因为“你和我不同”。

前有偏见开路,后必有歧视相随。在历史上,人类歧视的所能达到的残忍境界,常常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比如二战纳粹对于犹太的屠杀。同性恋作为人类社会的少数派,因为其性取向的不同受到的歧视几乎从未中断。被视为心理变态而强制治疗,被视为瘾君子和疾病传播源而遭受白眼,在司法执法中受到过多地怀疑……也正是因为这种种歧视的存在,让无数同性恋对自己的身份不敢说,也不能说。

昨天,恰好是同性恋网络作家“南康白起”的35岁冥诞,不少还记得他的人纷纷寄托哀思。白起的悲剧,是无数同性恋悲剧人生的一个缩影,是人群中少数派不被主流宽容与接纳的缩影。

现在爱尔兰成为了地球上第一个由公投通过同性婚姻的国家,且不说因为其法律制订给同性恋伴侣带来的种种权益,比如财产的继承权、为伴侣手术签字的权利、受到婚姻法保护的权利等,我们也知道对于同性恋的偏见与歧视恐怕永远不会消除,但至少,我们能看到在一个四百多万人的国家里面,有超过百万人对同性恋是宽容的。

这不单是同性恋史上值得纪念的事件,也是整个人类宽容史上的里程碑,我相信随着宽容的人越来越多,偏见与歧视造成的悲剧也能越来越少,而这个世界也会变得越来越好。

「明心见性」专栏简介:

曰:食色性也。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故,随心所欲不逾性。各位看官,走起。不是老中医,疑难杂症请发 ming_sex@163.com 

本文由 壹心理专栏作家 小明 所著,版权归壹心理所有,所有的独家文章未经正式授权不能转载,如需授权请联系susan.liao@xinli001.com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