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怎样的遗言,才对得起这一辈子人生?

译:CristinaHunt | 译言

很少有人能有幸意识到自己是在发表临终遗言,但有些名人确实能做到,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名人名遗言”。能意识到自己即将说出口的就是遗言实属不易,要是再具有纪念意义的话就更了不起了。

死刑犯临刑前都会疯言疯语,譬如詹姆斯·弗兰奇(James French)对亲见其受刑的记者们说:”用‘电死弗兰奇’(French Fries)做你头版新闻标题怎么样?”(译者注:French Fries原意为法式炸薯条,在这里一语双关,French为死刑犯的姓氏,fry有“用电刑处死之意”。)死前还能保持幽默感很了不起,很多名人翘辫子前都说过俏皮话。例如,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死前,牧师对他说:“愿上帝收留你的灵魂”,他答道:“为什么不呢?我的灵魂本来就属于上帝啊。”

已故总统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美国第三任总统)和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美国第一任副总统和第二任总统,竞选第三任总统时被杰斐逊击败)共同创造了一组十分有趣的临终遗言,二人恰巧同天辞世——1826年7月4日(7月4日为美国独立纪念日)。他们二人都知道彼此健康每况愈下。杰斐逊于当天早些时候逝世,据记载,其临终遗言是“今天是独立纪念日么?“当天晚些时候,亚当斯也辞世了,由于未被告知他的朋友已先行一步,亚当斯的临终遗言是:”托马斯·杰斐逊还活着,我却要死了。“

弥留之际,将死之人忏悔告解,惋惜懊悔,挣扎反抗。有的人在死亡来临前的每一秒都在与死神作斗争,而有的人则选择认命,安然离去。他们都曾死前语出“惊”人,这使得你也想好好设计下临终遗言,到时候好让大家在你临终之塌前对视然后称赞说:“这遗言绝了。”本着这样一种精神,下面向大家展示15大绝妙临终遗言。

15. 空军中校肯尼斯·威尔逊(Lt. Col. Kenneth Wilson)


”你们都被我忽悠了,对吗?“

只提大名,除了空军中校肯尼斯·威尔逊的家人,没人知道他是谁。他确实是位战争英雄,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曾参与作战,曾多次降落至敌人后方作战,险象环生。不过几乎所有人都看过那张著名照片——《外科医生的照片》(”Surgeon’s Photograph“),那就是他于1934年拍摄的尼斯湖水怪(the Loch Ness Monster)。这张黑白照片被视作”尼斯湖确有水怪”的铁证长达60年之久。然而事实上,水怪并不存在。威尔逊死前也证实了这一点,他承认整件事只是个诡计罢了。

14. 琼·克劳馥(Joan Crawford)


“别求上帝来帮我!”

虽然琼·克劳馥已经逝世将近40年,但还是有很多人看过那本书及其同名电影——《亲爱的妈咪》(Mommie Dearest),该作品主要是从克劳馥的养女,克里斯丁娜·克劳馥的角度进行叙述。不用说,其中描述的和这位如假包换的好莱坞巨星一起生活并不愉悦美好。最著名的一个桥段就是克劳馥身着经典行头,说道:“别再用金属衣架了!”她最终死于癌症。临死那天,克劳馥一看到几个照顾她的护士开始祷告,就说出了这句遗言,因为按照其一贯的为人处事风格,她想以自己的方式死去,不想让任何人帮忙。

13. 维尔纳·海森堡(Werner Heisenberg)


“当我见到上帝时,我打算问他两个问题:为什么会有相对论?又为什么会有湍流?我坚信他将会解答第一个问题。”

你们知道谁严谨治学么?那就是生于1901年的一批德国物理学家。他们终其一生钻研物理学,其中许多领域我们甚至连名字都叫不清楚。其中,量子力学之父——海森堡于1932年获得了诺贝尔奖。虽然有关湍流的可参考文献似乎驴头不对马嘴,但是这位科学家的博士论文还是以此为题,此后还于1948年和1950年在论文中重新讨论了这个现象。

12. 多米尼克·鲍赫斯(Dominique Bouhours )


“我马上就要——或者说我即将——死去了;这两种表达方式都是正确的。”

在世的语法怪才们看到你们找到了守护神定会欢欣雀跃,他就是Doutes sur la langue fran?aise proposés aux Messieurs de l’Académie fran?aise (这是全名)这本书的作者。人们预计他的临终遗言本不应该这么简短。这本连名字都很难念清楚的书在当时被奉为对语言使用所做的最重要最透彻的研究。书中有一章就是吹毛求疵地批判当时一些名言,就好比现在你在脸书上发状态,你朋友就会指出本来应当用“their”,你却用了“there”。多米尼克·鲍赫斯肯定是知道他的遗言将会载入史册,所以才如此严谨以免遭后人诟病。

11. 巴纳姆(P.T. Barnum)


“麦迪逊广场花园今儿生意咋样?”

虽然这肯定不是这位表演大师说过的最著名的话——最出名的应当是“每一分钟都有人上当受骗,”——但是世界最伟大的白手起家的实业家之一的风采,从中可见一斑。巴纳姆早年伎俩之一就是在马戏团活动中穿插些助兴表演,答应给观众展示些他们从未见过的新鲜玩意儿。当他没法实打实地不断超越自己,便开始骗人,用些畸形异物,例如“假斐济美人鱼”(“Fiji Mermaid”),其实就是鱼身子上缝了个猴子的头。不过,他对后世产生的持久影响主要在于他创造了“巴纳姆和贝利世界上最大的马戏团”(Barnum and Bailey’s Circus,又称“玲玲马戏团”)。在1890年的一场表演中,他不幸中风,几个月后,于1891年4月逝世。

10. 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


“我冒犯了上帝和人类,因为我的作品并未达到应有的水平。”

停!等一下!这伙计已经创作了《蒙娜丽莎》,《最后的晚餐》,居然还觉得自己碌碌无为?人们仔细观察他的画作后坚信今天许多发明创造的初稿都出自他手,包括降落伞,直升机,坦克等。他还觉得自己碌碌无为?达·芬奇的父亲对他要求得多高啊?希望这位伟人只是谦虚一下,别是真的认为自己辜负了自身的潜质,毕竟他已逝世500年却仍旧受到人们的赞扬。

9. 安东·瑟马克(Anton Cermak )


“总统先生,我很庆幸中枪的是我,不是您。”

从1931年至死前,瑟马克一直担任芝加哥市长。他在迈阿密被杀害,当时他正和已当选为总统还未就任的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握手。谋杀犯朱塞佩·詹加拉(Giuseppe Zangara)后来告诉警察他并不恨罗斯福,恨的是有钱有势的人。据说,就在詹加拉扣动扳机射杀罗斯福(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连任四届的总统)之时,一个名叫莉莲·克劳斯(Lillian Cross)的女子发现暗杀者正在瞄准总统,于是就用包撞了一下暗杀者的胳膊,子弹也就打歪了。也有人怀疑瑟马克才是真正的暗杀目标,因为当时集团犯罪在芝加哥十分猖獗,他正打算对其进行整治。

8. 达琦·舒尔茨(Dutch Schultz)


“你可以玩弄男人,姑娘们轻而易举就能办到,而且诡计多端。噢~ 大丑妞你还是算了吧!男人们只是表面上高兴罢了。”

瞧瞧这遗言!舒尔茨是上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纽约市有名的的黑社会成员。他重返江湖,在禁酒令时期一手遮天,严控各帮派酒水数量,令诸多大佬不满。终于死期到了。那天,舒克茨去“黑手党”(一票纽约犯罪团伙的头目)请求允许干掉自己的头号敌人——美国联邦检察官,托马斯·杜威(Thomas Dewey)。大佬们对此予以回绝。舒尔茨试图接手他们非法赚钱的勾当,却最终发现自己因此被开枪打死。据警察记录,舒克茨的遗言就是一串断断续续的意识尚存的喃喃自语,多年来一直为文学怪才们津津乐道。

7. 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


“朝我胸膛开枪!”

如果你打算一辈子做一个残酷的独裁者,对死在你手中的生命毫无怜悯之心,那么你最终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法西斯主义创始人——墨索里尼虽然在1922年才成为合法执政者,却赶在1925年前就使意大利政府改信了他的政治哲学,而1925年后世界上其他各国都不在承认他的合法内阁首相身份。墨索里尼曾和德国领导人一道作为不t可一世的二战轴心国成员,却最终被法西斯大议会(the Grand Council of Fascism)赶下了台。他越狱后一直隐姓埋名,但最终还是被发现并在科莫湖(Lake Como)附近被处死,大快人心。为了证明墨索里尼确实被处死,他的尸体被倒吊在加油站上示众。

6.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通过人工手段延长生命没什么意义。我已经完成了使命,是时候离去了。我要潇洒地离去。”

这15大遗言有不少出自性格乖戾之人,其内容却令人刮目相看。而这句出自迄今为止最聪明的人之口的引语,恐怕是最了不起的了。没有痛哭流涕,没有苦苦哀求,也没在最后时刻和上帝谈条件延长生命。和大多数科学家一样,爱因斯坦深知罹患腹部主动脉瘤没什么好结果。他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他不想让任何人觉得死亡使他惊慌失措,或是抱憾来生。但愿,他真像遗言所说那样心如止水。

5. 亨弗莱·鲍嘉(Humphrey Bogart)


“我真不该把苏格兰威士忌换成马丁尼酒。”

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这位好莱坞传奇人物就把妻子和孩子叫到床边做最后的告别。刚准备这么做,却说出了这句话,然后死了。这位演员死于恶性食道肿瘤,去世前一年才被诊断出来。他曾三次被提名奥斯卡奖,在身体健康状况再也负荷不了之前一直坚持演电影,其中最为观众所熟知的当属《北非谍影》(Casablanca),《非洲女王号》(The African Queen)和《马耳他之鹰》(The Maltese Falcon)。美国电影学会封其为“百年来最伟大的美国男演员第一名”。如果遗言也算作评判标准的话,我们投他一票!

4. 克莉丝汀·查伯克(Christine Chubbuck)


“现在,遵循40频道带给您最新暴力流血事件和多姿多彩生活的原则,你们将在第一时间看到下一条新闻——自杀。”

说完这些话,佛罗里达卫视新闻节目主播克莉丝汀·查伯克就拿枪对准头扣动了扳机。该电视台迅速将镜头切换至黑色,几小时后查伯克在附近的一家医院过世。自杀实况转播不久后,她的家人就要求销毁所有的录像带,不然他们还得去YouTube(视频网站)上挨个找。查伯克饱受抑郁症折磨多年,还和朋友吐苦水说自己都30岁了还是处女,约会对象见她一次就不会再见第二次。讽刺的是,她同事说查伯克在自杀前的几周开了不少恶趣味的玩笑,说有人曾直播自己自杀。

3. 哈维·科曼(Harvey Korman)


“把《宋飞正传》(Seinfeld, 美国系列喜剧)给我录下来吧。”

这位喜剧演员最为人们所熟知的就是和他的朋友(也是一位喜剧演员)——提姆·康维作为一个组合在《卡洛尔·伯纳特秀》(The Carol Burnett Show)上表演,他要得不多,只要每天早上醒来有杰瑞(Jerry),乔治(George),伊莱恩(Elaine)以及克雷默(Kramer)陪在身边就行。他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逝世,死于腹部主动脉瘤,爱因斯坦也是因为这点儿小病丧了命。科曼所扮演的最家喻户晓的一个角色就是杰出影片《闪亮马鞍》(Blazing Saddles)中的赫德利·拉马尔(Hedley Lamarr)。他人生的最后几年都在为儿童节目做配音工作,包括尼克国际儿童频道的《嘿,阿诺德!》(Hey Arnold!)节目,以及《原野小英雄》(The Wild Thornberrys)等。也许他遗言最闪光的部分就在于他想要再播一次《宋飞正传》。他逝世的时候该节目已经停播10年了。

2. 埃内斯托·切·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 )


“我知道你要在这里杀死我。开枪吧,胆小鬼,你要杀死的,是一个男子汉!”

从政治层面讲,格瓦拉一生动荡不堪。这句话是他于39岁被杀害之前对凶手说的,杀害他的是一个名叫马里奥·特朗(Mario Teran)的玻利维亚士兵。作为卡斯特罗(Castro,古巴领导人)继任者的缔造者之一,这位社会主义革命家饱受争议——在有些人眼中他是英雄,而在有些人眼中,他是暴徒。在革命时期,他下令杀死上百的关押在古巴监狱的犯人,因此收到控告。数百万的时髦青年都身着印有格瓦拉标志性形象的T恤,这一点估计他也没想到,并且这些赶时髦的人大多都不知道格瓦拉到底是谁。

1. 卡尔·马克思(Karl Marx)


“走开,滚出去!那些没说够的傻瓜才留遗言呢!”

矛盾的是,你不想留下任何遗言,也不想让世人知道自己的见解,结果一不小心,这就成了你的遗言。马克思的遗言是对管家说的,因为她想让他说些什么,她好记录下来。马克思死于支气管炎和胸膜炎。他漫长的一生都在告诉世人社会和经济永远紧密相连。马克思坚信资本主义和大多数形式的政府一样,最终会走向灭亡,因为资本主义只是统治阶级的掩护者。而根据马克思的理论,社会主义将会从资本主义的毁灭中再生;可是世人却发现当这种思想发展成共产主义时,原本的理念受到严重曲解并且局面总是不乐观。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