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意忘记真的可以忘记吗?

图:pixabay.com

来源:三仓心理学界(微信:sancang_psychology)

努力忘记真的可以减少麻烦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后悔和愧疚的经历人皆有之,而更严重的那些令人后悔和愧疚的记忆时常无意识地困扰着你。那么,如何减少这些不好的记忆带来的影响呢?科学界顶级刊物Science发文的一作、华人心理学家胡晓晴博士最近在心理学顶级刊物 Psychological Science上给出了解答。他们通过心理学实验发现,人们可以有意识地去压抑自己那些不好的记忆,从而减少这些记忆对自己造成的影响。

在实验中,被试被分为三组,其中两组为犯罪组,另一组为无罪组。实验者要求犯罪组的被试去办公室找一个教师的信箱并把里面的东西(戒指)偷回来,而无罪组的被试只需去办公室的黑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缩写。

在接下来的实验任务中,犯罪组被试又被分为压抑组和控制组,其中压抑组被试在实验任务中需要刻意压抑刚刚自己偷东西的记忆,而其他被试则不需要压抑。研究者让被试依次进行隐藏信息测验(concealed-information test, CIT)和自传体内隐联系测验(autobiographical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aIAT)(测量“犯罪记忆”与“真实”的联系程度),并记录被试的脑电反应。

实验结果发现,当面对与戒指有关的刺激时,未经犯罪记忆压抑的控制组被试比记忆压抑组被试和无罪组被试诱发出更大的P300波幅,并且P300波幅无法区分犯罪压抑组被试和无罪组被试(见图1、2)。由于P300与记忆提取的丰富程度有关,压抑组被试P300波幅的减小说明被试对犯罪经历的记忆压抑发挥了作用,使得他们的脑电反应和无罪者类似。在aIAT中,未经记忆压抑的被试将“戒指”与“真实”的联系程度最紧密(见图3、4),而经过犯罪记忆压抑的被试将“戒指”和“真实”的联系程度与无罪组类似,就好像他们没有进行过偷窃行为,说明记忆压抑立刻消除了不良记忆的无意识影响。

然而,压抑了记忆却不等于事情就没有发生,大脑反应的另一个指标显示了事情的真相:LPN(late-posterior-negative slow wave)可以区分出犯罪压抑组和无罪组,因为有意识地压抑记忆需要对压抑和自动化之间进行冲突监控,从而诱发更大的LPN波幅(见图1)。这表明,LPN可以用来识别犯罪嫌疑人是否刻意地压抑了犯罪记忆,从而为侦测犯罪嫌疑人提供了依据。

总之,基于脑电和内隐社会认知的行为测量都表明,刻意压抑记忆真的能抹去不良记忆带来的无意识影响。所以,如果有些不好的记忆时常困扰着你,请尝试努力忘记吧。

参考文献:Hu, X, Bergstrm, Z. M, Bodenhausen, G. V, & Rosenfeld, J. P. (2015). Suppressing Unwanted Autobiographical Memories Reduces Their Automatic Influences Evidence From Electrophysiology and an Implicit Autobiographical Memory Test. Psychological Science, 0956797615575734.

本文由三仓心理学界授权发布,转载须注明来源及微信。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