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奥利弗·萨克斯:关于生死之间7个最感人的信息

奥利弗·萨克斯所教给我们的关于大脑的7件事

译者:小雨沙沙1990丨壹心理翻译专栏·心理学怪圈

奥利弗·萨克斯,医务部的一位神经病学家,曾经富于表现力地写过许多关于大脑疾病和深受疾病影响病人方面的书。然而不幸的是,由于一种罕见的眼癌扩散至肝脏,这位伟人昨晚与世长辞,享年82岁。在他的文章以及13本书中,萨克斯博士通过研究那些有脑部病例的男人和女人,来帮助我们理解人类状况的奥秘(他本身就患有脸盲症)。为了纪念药物界“桂冠诗人”,以下是他关于生命、死亡还有两者之间的最感人的信息。

关于大脑内部的运转“大脑不仅仅是分子自发的集聚产物,每一种分子都对特定的精神功能起到至关重要作用。在这些特定功能的区域中,它会和数百个其他分子相互作用,它们的结合会产生一种类似于上千种乐器演奏的复杂管弦乐队的物质,既能够自我指挥,还拥有不断变化的评分和节目。

——《心灵的眼睛》 2010年

相关查阅:老年痴呆症状况中心关于精神紊乱“在检查疾病过程中,我们在解剖学、心理学和生物学中得到了很多智慧。在检查病人过程中,我们也获得了人生的智慧。

——《错把妻子当帽子》

1985年关于“准则”:“人们会以自己的条件生活,不论它们是聋的、色盲,还是有自闭症等等,他们的世界跟我们的世界一样丰富多彩。

——美国联合通讯社采访 2008年

关于音乐的治愈作用“我见到过精神错乱的病人在听不熟悉的音乐时会哭泣或者颤抖,我认为他们可以像我们一样体会全部感情。至少有些痴呆,在感情深处是没有障碍的。一旦有人看到这种反反应,就会明白自己在被召唤,即使只有音乐才可以做到。”

——《脑袋里装了两千出歌剧的人》

2007年相关查阅:八种性影响大脑的方式关于衰老“人的一生漫长,并不是一个人这样,所有人的生命都如此。一个人见过胜利和悲剧,繁荣和破产,革命和战争,也见过伟大的成就和模棱两可。一个人见过伟大理论的诞生,却被顽固的事实阻碍,人才更可能意识到短暂和美好。在80岁的时候,人就会有一个更长远清晰的视野,会活的比年轻时更有历史感。

——《纽约时报》

2013年关于生命的短暂“几周之前,在乡村,远离了城市的灯光,我看到了整个天空‘被星星闪亮’(用米尔顿的话);我相信这样的天空,只有在干旱挺拔的智利(这是世界上最好的望远镜产地)阿达卡玛高原才能看到。正是这种天空的壮丽景象突然让我意识到时光飞逝,生命短暂。我离开了,天堂永恒的美丽又让我想到了短暂和死亡。

——《纽约时报》

2015关于死亡“当人们死的时候,是不可代替的。他们离开不能被填满的洞穴,因为这是命运——基因和精神的命运——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都要找到自己的路,过自己的人生,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可以假装自己并不恐惧,但是我最重要的感情就是感激。我爱过别人,也被别人爱过;我被别人慷慨解囊过,主动帮助过别人;我读过万卷书,行过万里路,思考过生活,记录过发生的故事。我和世人交流,就是这些作者和读者最特殊的交流。”“最重要的是,我是个有感觉能力的人,一个会思考的动物。在这个星球上,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权利和冒险。

——《纽约时报》 2015年

本文由 壹心理专栏翻译 小雨沙沙1990 所著,版权归壹心理所有,所有的独家文章未经正式授权不能转载,如需授权请联系susan.liao@xinli001.com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