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2年时间,我是如何从抑郁中挣扎出来的

94231f7.gif

壹心理原创:精分姐妹

看见别人,也是看见自己的过程。 

精分妹妹想对你说:

在做这份工作之前,我对于抑郁症所有的了解都来自于影视作品中。或是歇斯底里或阴晴不定,或是隐藏着的特殊天才…….. 

直到我认真细致的去了解抑郁症患者从患病到疗愈的过程后才意识到,我的想法多么肤浅,多么片面。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抑郁症患者从地狱回到人间的过程。 

现在,他还在继续战斗。 

感谢他的勇气,让我们了解更多。

“痛的人,都有抱怨的权利。”

(本文取材于61白同学的真实经历)

写在前面:

从2014年年末意识到自己有抑郁倾向开始。到今天,快两年的时间,抑郁那只黑狗一直伴随着我。

让我“努力面对”的人,你们其实并不知道在这件事上的“努力”有多艰辛。好像你自己处在阴影的那一面一样,你越强大,它便越强大。

感谢大家的关心和热情鼓励,目前的情况已经脱离了最糟,但离“痊愈”,还是有点距离。 

好了,我的故事开始了。

2014年末 · 开始

突然对“绝大多数”事物失去兴趣

超不过5分钟就心烦意乱  

第一次发觉心理出现问题是前年年末。 

最明显的特征是对“绝大多数”事物失去兴趣,甚至是最喜欢的打游戏,持续时间最多超不过5分钟就心烦意乱。

饮食方面,只要醒着,不论几点饿了就吃。美帝的馆子里,多恶心的东西我都来者不拒,就是吃到撑死为止。体重暴增,而且饱了之后比饿了还难受。

睡眠超过5个小时

那真的太罕见了

如果我有一天睡眠超过5个小时,那真是奇迹了。一般只能睡2~3个小时,然后就睡不着了。

学业彻彻底底的一塌糊涂。情绪非常极端化,要不是反应缓慢,要不就是突然暴脾气。 叫做行尸走肉并不过分。 

整个人被巨大而莫名的痛苦包围,人生仿佛失去了希望。   

2015年初·诊断 

我觉得我真得去看看了

首先,我承认大多数人都有意志消沉的时候,但是如果很难从中走出来,那就是心理疾病了。

抑郁症被称为“症”,因为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单纯可以通过自我疏导就能解决的。

这个症状得了有半年多,我觉得我真得去看看了,就去了学校诊所。他一开始以为我是失眠,给我开了一种安眠药。

这个药我吃了不到两个星期,那两个星期简直是人生灿烂多彩。晚上可以睡觉,内心很平静。感觉世界都光彩照人了不少。

知道是地震

但是依旧面无表情躺在床上

直到第二个星期三的晚上,我吃药后彻夜未眠,就赶紧去了诊所。医生断定我得的是抑郁症,给我开了最少剂量的西酞普兰,然而并没有卵用。

后来药量加倍,终于管用了。但是这药让人极度嗜睡,副作用非常明显。用下面的流程图讲解下:

没有病的情况下是:事情出现→有感知→有反应→集中精神提出方案

抑郁症是:事情出现→有感知→有反应→提不起兴趣,无法应对→烦躁

但吃了这药是:事情出现→有感知→无反应。

让我隔绝了这个世界一般,对周遭的一切有感知,但无法做出反应。 偶发地震时正常人是逃离屋子,而我却是知道是地震,但是依旧面无表情躺在床上。 

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自然不是我想要的。

2015·6 回家  

父母一度误解我是懒

朋友却说我是富贵病

两个灾难的学期后,我回国修养了。

父母一度认为我是懒,但懒汉好吃贪睡,我不贪睡啊。起床后跟睡着没区别,心情还特差。而且有懒汉凌晨4点睡不着起来的吗?科比吗?

朋友大部分觉得我是矫情。“你有吃有喝有钱出国,抑郁什么”,“你这是富贵病”等等,这些话对我伤害其实很大。

如果你的朋友有得此病的,请多跟他说说话聊聊天陪陪他。

我想,不论贵贱贫富,任何人都可能得这个病。

或者像我爹一样,分不清“自闭症”和“抑郁症”的区别。在他的知识范围里无法识别这个病症,也就无法去采取正确的行动。 

在这里我要感谢我在日本的学姐和初恋,一个个越洋电话打过来跟我聊天。主动向我分享了她的经验。这些帮助对我非常大,就像看到了希望一样。

我心里明白他并不知道,

抑郁症意味着什么

去年6月,我回到了我的家乡北京。

回家的感觉当然好,看着小时候长大的地方,看着熙熙攘攘的人。

父亲虽然说”生病了没事,有家里呢“。但我心里清楚的明白,实际上他并不知道”抑郁症“意味着什么。

由于西酞普兰吃完后非常容易睡觉,我基本在家就是卧床。这让我爹不是很满意,毕竟一个25岁的大好青年天天在家躺着不是个事儿。

父亲希望用暴力的方法阻止我吃药。幸好被邻居老中医和身为美国药剂师在北京创办公司的表姐制止。两位医生从各种角度告诉我爹,精神类疾病的药物不能马上停,一般来讲是谁开药谁停药,如果要强制停药必须慢慢减半。

见到大家有种

少年时的梦又回来的感觉

在北京体检时查出了胃里有幽门螺旋杆菌和重度疲劳。这种胃病,如果不吃饭,胃里会非常难受,长期患病会引发胃癌。 

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与其他抑郁症患者茶饭不思不同的原因,因为肚子饿起来实在是太!难!受!了!

在北京我跟很多朋友聊天聚会,再加上老中医的中药,心情好了很多。 

尤其见到大家在追求自己的梦想和生活,我心中真有种少年时的梦又回来的感觉。

2015.8 返美

我有了一个美好的学期

考试全是第一 

去年8月,我踏上了返美的飞机。在学校我有了个职位:中国学生会副主席。

这一个学期的前半部分,我有了一个美好的学期,考试全是第一。

感觉自己精力集中,脑子变得欢快了不少。学生会事物方面也是有条不紊的进行。

生活高效而有序,由于社交面的变广和职位上的要求,我必须逼迫自己往前站,站在社交的最前线,这一定程度上扩展了交际面,减少了独处的时间。

那段时间就好像自己重获新生一般。回忆中都是阳光。

近期以来最接近“痊愈”的时光

美好的时光是短暂的。到了10月底11月初。我晚上再次出现了无法入睡的情况。 

本学期主要事项差不多都完成了,整个学期也已接近完结,我的成绩已经足够我取得满绩点。 

因此在余晖的照耀下,我成功的完成了这个学期。

现在看来这段时间是我近期以来最接近“痊愈”的时候。

那种跳脱了世间嘈杂之后的安然自得和强大在当时的感觉非常棒。有目标可以努力,有理想可以达成。

这段时间我主要完成的事情有:

1.学期所有科目全班第一。

2.监制的预算案在学校和大使馆审批得到了通过,创了中国学生会拿钱的记录。

3.学生会活动赞助是我出面谈判的,拿到了之前从未有过的赞助。

4.学生会活动参与人数创记录。被评为“5年来最出色的外国学生会活动”。

5.代表学校接待中国省级访问团。

6.参与多文化讲座并发言,并且是主讲。    

    2015.11 反复 

    我心里知道,

    这个病彻彻底底的回来了

    进入11月后,整个人基本回到之前的情况。失眠,早醒,无法按时上课,对一切失去动力和兴趣。寒假本应在家happy才对,我却这样躺在床上或地上,能生生躺一天。

    某天早上我起来心情低落无比,生无可恋地躺在客厅的地上两眼发直。隔壁的姑娘看见我想跟我聊天,我记得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给我个痛快点的吧。”

    我心里明镜似的:这个病彻彻底底的回来了。于是请辞了学生会的工作。

    我天真的觉得,

    “自己可以调节过来”

    开学后,除了第一个月我还能勉强达到全勤,余下的日子我几乎都无法出席下午2点之前的课。要不然是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如同活死人一样的醒来,跟睡着没区别的躺着。

    2月初时寻求过学校医生的帮助,但是由于学校医院换了一家,新来的医师觉得我应该先从“失眠”入手,给我开了一种名叫“唑吡坦”的安眠药。这个药对我来说有两个问题。

    一是在我使用时有起效慢或者根本无效。一般来讲这个药吃完后15-30分钟肯定会睡着,这个时间在我身上是1小时-3小时。

    二是我会忘记吃药,即便我设置了吃药的闹铃也是一样。

    一个除了吃喝拉撒睡,余下睁眼的时间就是在面对天花板和屏幕的人,为什么会劳累?我不知道。

    但是就是非常累。

    2016.3 好转

    我试过运动,

    还是变成了240斤的胖子 

    我不是没试过运动,运动时感觉很好,但之后回到那种无助的感觉。 

    而且随着晚上睡不着吃宵夜的原因(还有幽门螺旋杆菌感染),我体重暴增,以致从180一身肌肉变成了240的胖子。

    膝盖和脚掌都难以承受这种重量的跑步。目前的目标还是先降下体重为主,也就是少吃。

    “要是能知道原因,

    就不会抑郁了”

    春假时,国际生活活动部曾经的主任得知了我的情况,他在几个月前刚刚克服了抑郁症。他向我推荐了学校的咨询部门,亲自帮我预约了时间。我在15年4月时曾经去过。当时我有一些自杀倾向。 抑郁症的的成因非常复杂,病人本身都难以察觉。不得不说心理医生还是和一般人有区别的,她耐心的帮我分析了成因。她认为我抑郁的原因实际上只是一个导火索。是我多年累积的很多事情所致的一种症状。她鼓励我再去医院看一次。

    “我要是能知道原因,我就不会抑郁了。” 就是这样,知道了抑郁的原因是解决它的第一步。这里面的事情由于涉及家庭方面的问题,我不想多说。但我正设法解决他们。

    学校医生听取心理咨询师的建议后,让我一定要坚持吃药。她给我我开了两种药。一个是安眠药“唑吡坦”,第二个则是“百忧解”。一早一晚。

    “百忧解”是抗抑郁药物,还治神经性暴食症。吃完这个药后明显食欲下降,食欲基本比以前小了一半到1/3。

    简单来讲就是之前吃完一份饭表示“好饿”,现在表示“卧槽胃要炸了”。

    现在·疗愈

    目前服药到第4周了。副作用仍是在不该睡觉时犯困。

    服药第一周:总会在脑海里出现教堂和十字架。我是个并不算狂热的新教徒,这些场景让我感觉非常舒服。

    服药的第二周:最明显的感觉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沾沾自喜,有种要恋爱的感觉或者中彩票的感觉。 觉得“自己好幸运啊”。

    等到服药的第三周:我感觉到正常的关注度恢复,精神变好,下午的课程我可以保证出勤,上午可保证部分出勤了。

    而且这药导致食欲变差,我成功的减掉了15斤,3周内。

    本周5我又去了咨询,心境好了很多。咨询师很高兴我的状况有所好转。

    本学期的课程里有一科铁定是要挂了。余下几科我觉得还是有通过的希望,甚至有一科可以拿A。

    虽然代价非常大,甚至是以延迟毕业为代价,但是我很高兴这个病在往痊愈的方向发展,并且有了应对的方案和合适的药品。

    最后我想对你们说:首先,我承认大多数人都有意志消沉的时候,但是如果很难从中走出来,那就是心理疾病了。抑郁症被称为“症”,因为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单纯可以通过自我疏导就能解决的。如果你有类似的情况或者觉得自己患有心理或精神疾病,请前往医疗机构确诊。抑郁症的的成因非常复杂,甚至连病人本身都难以察觉。不要问抑郁症患者 “为什么抑郁”,我都想回答。“我要是能知道原因,我就不会抑郁了。得这个病的感受或许可以称得上一笔财富来丰富自己的阅历。但是我希望所有没得过这病的各位,这辈子都不要得这个病。也希望各位病友可以早日康复。

    延伸阅读:

    朋友得了抑郁症,该给他推荐哪些靠谱的心理咨询师?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