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笑话为什么好笑?

文:落雁戏飞鸿 | 壹心理专栏作家

在正式开始之前,我先来给大家讲一个笑话:

一天晚上福尔摩斯和华生在山坡上搭起帐篷露营。吃过一顿丰盛的晚餐,喝掉一瓶葡萄酒之后,二人倒下酣睡。几个点钟过后,福尔摩斯醒了过来,用肘子碰醒了华生。

“华生,你看天上有什么?”福尔摩斯问道。

“亿万颗星星,”华生随口回道。

“这意味着什么?”福尔摩斯又问。

华生思索了片刻,然后说:“从天文学的角度来说,这意味着宇宙间有几百万个星系,和亿万个星体;从占星学的角度来说,我注意到了土星目前在狮子座;从天象学的角度来说,我推算现在大概是三点过一刻左右;从神学的角度来说,我可以想像造物主的伟大和我们人类的渺小;从气象学的角度来说,我推测明天将是个好天气。这些星星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福尔摩斯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说:“华生,你这个笨蛋!我们的帐篷被人偷了!”


图/SADYNA

大家觉得这个笑话好笑么?相信如果你之前没有听过这个笑话的话,一定会觉得它还是蛮有趣的。不过先别急着笑,这可是一项正经的心理学研究。来自英国的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以研究各种奇奇怪怪的心理现象而出名。他曾经以英国科学促进会的名义在网上建立了一个笑话实验室,号召全世界一起来评选最好笑的笑话,上面这则笑话在很长一段时间占据榜首,不过在最后的评选中它屈居第二。

排名第一的笑话是:

两个猎人进森林里打猎,其中一个猎人不慎跌倒,两眼翻白,似乎已经停止呼吸。另一个猎人赶紧拿出手机拨通紧急求助电话。他喘着粗气说:“我朋友死了,我该怎么办?”接线员沉着地说:“请冷静,我能够帮你,首先,我们先确定一下你的朋友真的死了。”一阵沉寂后,接线员听到一声枪响,然后听到那猎人接着问:“第二步怎么办?”

也许有些人并不认可这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不过没关系,让我们先来看看心理学家的研究结果。

一、秀优越感

前面这两个笑话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笑话里面的人物很愚蠢,这样子很容易让读者产生一种智力上的优越感。这一类的笑话我们可以称之为“歧视性”笑话,虽然有的时候这种“歧视”经过巧妙的包装,很难被察觉到,但是有的时候也会赤裸裸地显现出来。比如下面这则笑话:

一个高速路上开车的男人被警察拦了下来。警察问他:“你知道你的老婆在一英里外就已经掉到车外了么?”这个男人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回答说:“谢天谢地!我刚才还以为自己聋了!”

这是一个明显的对于女性的歧视性笑话,讽刺了女性的唠叨或者说话多,结果不出意料,有50%的男人觉得这个笑话很好笑,但是只有15%的女人觉得它好笑。如果换成讽刺男人的笑话,那么结果很可能是相反的。

猩猩会因为同伴摔跤而开怀大笑,人类也类似,我们每个人都会喜欢能秀出自己优越感的笑话,比如说看别人出糗,比如说讽刺别人,比如说小丑的表演。

但是人类毕竟比猩猩要进步,一些嘲讽弱势群体,比如说穷人、残疾人的笑话往往被认为是不道德的,在这种道德感的作用下,我们就不觉得它们好笑了。所以随着“歧视类笑话”的发展,渐渐演变出了“政客笑话”和“富人笑话”,我们更喜欢看到有钱或者有权的人出糗被讽刺,来表达出我们的优越感。

二、突破禁忌

笑话的“秀优越感”这一功能与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弗洛伊德的观点不谋而合,弗洛伊德有一个很经典的论断“雪茄可能只是雪茄,但笑话永远不仅仅是笑话”,在弗洛伊德的理论看来,笑话是心理宣泄的一种重要形式。

接下来我们要介绍一类“弗式笑话”,也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黄段子”或者说是“荤段子”。之所以冠以弗洛伊德的大名,是因为众所周知,弗洛伊德的理论以“性本能”为核心展开,而这一类的笑话基本都可以看作是对于这种本能的一种心理宣泄。事实上,在理查德·怀斯曼的笑话实验室的研究中,由于是在公开的状态下在众目睽睽之中进行的研究,研究者有意的过滤掉了这一类的笑话,在后台的数据中可以发现这一类笑话还是颇受追捧的。


弗洛伊德眼中的人类大脑

相信大家都看过不少这样的段子,例如:

女同学打电话说她有一道物理题不会做,想在夏日的午后邀请你到她家里帮她补习。你义正词严地说“你只要算上A车的加速度就可以了。”她又在电话那头撒娇说还有一道化学题不会做。你只得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漫画书,骑车去了她家。

一进家门,你就惊讶地发现她居然只穿着一件背心,下面露出修长的大腿,你流着口水,一脸色相地问:“这是湖人队夺冠时的纪念球衣吗?”她笑而不语,端过来一杯水,杯底还有没有融化的小药片,她说是维生素C。你端坐在沙发上,她突然拉上了窗帘,整个屋子都黑了下来,然后她对你粲然一笑,打开了电视。画面没有声音,只有一个蓝屏滚动着一些英语,“FBI WARNING”。然后居然出现了一男一女正在做那个苟且的事情。

你的脸一下子红了,女同学突然把你抱到怀里。你气愤地推开她,站起来大声说:“你干什么?化学题呢?”(下略118字)。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感到很不过瘾,还想知道省略掉的内容?这确实唤醒了你被压抑的需求。所以说,除了表达优越感之外,笑话还有心理宣泄的功能。

三、自嘲

还有一些笑话,不但不能表达出优越感,甚至还会贬低自己,使用自嘲的手法来让自己或者他人发笑。这一类笑话中也蕴含着一定的情感功能。比如老年人都很喜欢一些讲老年人认知功能衰退的笑话,比如这一则:

一对老年夫妇在另一对夫妇的家中就餐。吃完后,妻子离开桌子走进厨房。两位先生交谈着,一个说,“昨天晚上,我们去了一家新餐厅,真的非常好。我极力推荐。”另一名男子说,“餐厅的名字是什么?”第一名男子想了又想,最后说,“你给你所爱的人的花的名字是什么?那种红色的和带刺的。”“你是说玫瑰吗?”该名男子回答:“是的,就是这个。然后,他转向厨房大叫,“玫瑰(Rose),昨晚我们去的那家餐厅的名字是什么?”

深藏在这种自嘲类的笑话背后的是我们内心的一种深深的焦虑。当我们通过谈笑来面对一些让我们恐惧或者无法接受的事情之时,我们更容易摆脱这种恐惧或者焦虑的情感,比如说我们对一次公共演讲很恐惧,我们很有可能会讲一两个自嘲的笑话来减小这种恐惧。这种笑实际上是我们的一种逃避的态度,尤其是在面对生死之事时。

互联网上现在有一种风气,对很多很严肃的事情进行娱乐化的讨论,就是对这个道理的运用。比如说“感谢舍友不杀之恩”,看起来大家是在开玩笑,实际上这是很让人恐惧的一件事情,自己身边的人可能会背地里偷偷地伤害你,谁又能逃避呢?只能付之笑谈了。


四、意料之外

事实上,上述三种使我们发笑的原因都具有一定的情感功能,或是抬高自己,或是心理宣泄,或是逃避焦虑。但是还有一些让我们发笑的事情,可能不带有明显的情感成分,我们可以称之为“纯笑话”。这种笑话是利用了我们大脑高速运转之后突然想明白的瞬间那种放松的感觉来使我们开怀大笑。

很多“脑筋急转弯”都具有这样的功能,当我们想了好久突然知道了答案,“啊哈~原来是这样啊!”这种快感会让我们会心一笑。现在很流行的冷笑话,也大多在此列,通过一些谐音,或者是意义的转换,让我们的大脑“叮咚”一下,“原来还可以这样啊~哈哈哈哈哈”。但是这种笑话看的多了,我们的大脑建立了新的意义联结,没有这种突然转弯的感觉了,也就不可笑了。

当然也有意外,那就是我们在给别人讲这种笑话的时候,往往自己会比听笑话的人还开心,这是因为“我知道答案你不知道”这种优越感的存在。

看到这里,我要提醒一下,如果你对笑话认识已经这么深刻的话,也未必是什么好事,也许你再看到笑话,都会想它为什么好笑啊,然后就不觉得好笑了。

笑话就是笑话而已嘛,来,不要想那么多了,给爷笑一个。

壹心理科普:你照顾你的身体,我照顾你的心理。

延展阅读 >>> 焦虑啊焦虑,想说爱你不容易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