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中,谁是肉食系,谁是草食系


说到备胎,有句励志的话这样说,守住骄傲,不做备胎。也许有很多备胎都是无奈的选择,但也有些例外,就是因为很骄傲,所以才做备胎。讨论这个话题,是因为在这种类型身上能比较清楚的看到什么才是亲密关系中非常了不得的强势,和对关系的掌控。

 

撇开外在条件的影响,谈到心理的强势,作为捕猎者,而不是猎物,他的强大表现在他表达感情的语式是以“我”为主的,他强调的是“我会给你什么”——

“我会等你”

“我不在乎”

“我爱你”;


而弱势者在亲密关系中的语式通常是“你对我怎么了”——

“你不回我微信”

“你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你怎么老和他联系”

非常明显的差异是前者的关注点是“我”,后者的关注点是“你”。这两种心理状态表达出来的感情,带给人的心理冲击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哪怕做的是同一件事,比如为情自杀,前者的自杀简直就是对另一方的恭维,爱到不行了;而后者的自杀,也许只是别人心理上的负担。

在一度大热的琼瑶剧《情深深雨蒙蒙》中,有个貌似无害实则厉害的角色,那就是甘当备胎的如萍。她看上去柔弱无比、温柔可人,但实际上她才是关系中的掌控者,比外表坚强泼辣的依萍在亲密关系中的地位要强势的多。这个人物值得好好分析,从她的身上可以很好的看到单就心理层面来说,一个人的弱势和强势区别在哪里。

 

她是非常明显的“我”字派,在对待心有所属的书桓时,她的“我”字的表白热烈深情,书桓逐渐被她的表白砸到,开始内心动摇节节败退。


但她的厉害并不在于她的痴心、痴缠,很多人都有过热烈深情的表白,但有的人这样表白只会让人深感厌恶。厉害的是她的热烈表白中所包含的一种态度,“不管怎样我都等你”“不管你爱谁,只要你心里有我”“不管你曾经怎样的拒绝了我,爱上别人我都不计较,我就在这里,只要你回头,我就会不计前嫌的奔入你的怀抱。”


大概很少有人在听了这样的表白之后还能安之若素,还能在日后的生活中保持专一和忠诚,而不会心猿意马的想念另一种唾手可得的可能性。

 

她用甘当备胎的态度,极大地恭维了对方,一个人也许会忘掉自己爱过的人,但很少有人能忘掉别人给自己的极大的恭维。如萍的高明之处,不止是表明甘当备胎,还表示出一种不容小觑的自尊,这会让对方觉得她这份甘当备胎的情谊是多么可贵!看上去她只是情感关系中一个被动的等待者,实际上她才是主动者。


正如同表面上书桓的手里握有选择权,但其实他只是一个被动的面对诱惑者,而猎手是柔弱的如萍,她的强势地位在于她不被掌控——你选我,我在那里,爱你。你不选我,我在那里,爱你。

 

所以在这段关系中,重要的不是你爱我还是不爱我,你,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我爱你这就够了。也就是说她才是关系中主动的、有掌控权的一方,对方难以左右她,伤害她,而她是进攻还是撤退、继续诱惑还是罢手,要看她自己的心情。


喜欢就坚持,不喜欢了就再见,而不是处在被动的位置,乞求对方的关心,对于关系的走向缺乏主动把握的能力,只能任由对方摆布,他说和好和好,他说分手就分手。她传达出一种信息,我爱你是你的光荣;我甘当备胎是因为我很骄傲。

 

在另一个例子中,一个残酷无情的男子毫不节制的给自己的爱人写信,在信中不吝对另一个女性的赞美之词,细致入微的描写他们在一起度过了多么亲密快乐的时光。他赞美这个女性的主动、热情、开放、有情趣,然后又漫不经心的在信上附上一笔——好像此时才想起他还有爱人这么个人一样,随便却毫不留情的对两人做了个对比:你坐在那里,处在被动的位置。

 

在世界上,在亲密关系中,有一种心灵上的摧残,和这种摧残相比,粗暴的态度,严厉的批评,苛责,不满,怨气,比起来都太仁慈了。它甚至比冷漠还糟,它是以一种对方无法比拟和还击的绝对优势力量,对对方这个人做出漫不经心的否定,他否定对方会痛会哭,否定对方有被同等对待的价值,就像否定屠刀下吱吱叫的猪羊,否定它的恐惧理应被认真对待一样。通过漫不经心,他表达了一种绝对的主宰权和评价权。


那么对方为什么就不能奋起反击,也行使自己的权利?

 

对方的弱势正在这里,“你坐在那里,处在被动的位置。”被动的意思,不是指在行为上不会主动讨好对方,追求对方,有些追求、示好,并不能改变心理上的被动性质。而心理上的被动性质,正是将自己置于对方掌控下、受伤害的原因。


就如这个被无情的男子伤害的女人,他们之间的主动和被动的对角关系,先是表现在这个男子花费了几年时间追求、和锲而不舍的说服对方嫁给自己上。

她作为接受方,表面上好像风光无限,高高在上,但实际上她已养成了对对方甜言蜜语的被动依赖,养成了对方说好话讨好就高兴、不理自己就六神无主的被动心态。

在接受的过程中,她习惯了被奉承,也就意味着被掌控,而没有发展出主动性,那就是她喜欢什么,她如何追求自己的目标,如何在情感关系中主动引导对方的情绪,主动对生活中的什么人发生兴趣。


甚至可以说,在被动性中恰恰包含了一种懒惰,懒得去掌控生活,懒得发展对其他人的兴趣,只等着对方主动满足自己的情感需求、内心支撑。甚至失去对方就失去再生情感关系的兴趣。这种被动性给另一方提供了百分百的安全感。而这种百分百的安全感又反哺了对方主动寻找其他情感来源的兴趣。

 

也许只有等到被动的一方发展出自己的主动性,以“我”为关系的轴心,而不是被动的等着“你”的情感滋养,这种主动和被动形成的对角关系的不平衡才会打破。当对方发觉不再有掌控你情绪的能力时,也许就是收敛的时候了。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