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有洁癖,孩子会有哪些困扰?

“父母爱整洁吗?”

在心理咨询中,这是我经常问的一个问题。或者干脆更直接:“父母有洁癖吗?”

如果来访者说有,而且非常严重。我心里就会生出一个声音:可怜的孩子!1

洁癖者的生活故事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收集了一些洁癖故事,有网络上的分享,也有小说中的情节。

一位网友母亲有重度洁癖。她旅游归来,到了家门口,被母亲拦在门外。“东西掏出来了,我的人怎么办呢?我爸我哥各自进房门,我站在门口,所有衣服脱光,一样一样放进塑料袋。

是的,站在门口脱,不然脏东西万一落在家里怎么办。我妈从来不会考虑万一有人路过怎么办。这是我的问题,谁让我出去玩了?”

一位网友大学室友有严重的洁癖,他写道:“在他眼里,除了他床上,宿舍其他一切都是污染源,他不会主动碰我们的东西,我们更不能碰他的床,碰了他得用布擦洗大约几十分钟。其他人在宿舍洗手的时候,他都离我们很远,还会计算水滴飞溅的距离,怕溅到身上。”

元代书画家、诗人倪云林是历史记载的知名洁癖者。他雇俩佣人打扫卫生,从茶几到砚台,要求一尘不染。

他家有一棵梧桐树,他最看不惯这棵梧桐。因为树上老有灰,总感觉有脏东西在上面,于是让人泼水擦。天天擦,后来这棵树就死了。

有朋友到家里做客,太晚了在他家留宿。他晚上睡不着,偷偷爬起来去听朋友有没有玷污他家的东西。他听见朋友咳嗽了一声,于是一夜没能入睡。第二天等朋友走后,他发动佣人寻找朋友留下的污渍,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没找到不算完。有个仆人随意找了个上面有污渍的树叶,谎说找到了。倪云林掩鼻闭目,命人赶紧扔到三里之外。

在村上春树的小说《挪威的森林》中,渡边在学生寄宿院里有一个洁癖室友,他称为“敢死队”。

其他男生宿舍脏得一塌糊涂,“不过相比之下,我的房间却干净得如同太平间。地板上一尘不染,窗玻璃光可鉴人,卧具每周晾晒一次,铅笔在笔筒内各得其位,就连窗帘每月都少不得洗涤一回。”这些都由敢死队来做。

只有一点让他受不了,只要发现一条小虫,敢死队就拿杀虫剂喷雾器满屋喷洒不止,他只好到隔壁避难。

洁癖者生活的空间,一切都光洁照人、井然有序,让人心情舒畅。可是如果仅仅这样,那就太美好了。在洁癖的背后,还有着一些不太美好东西。

洁癖与强迫

在生活中,总有人喜欢干净整洁,有人习惯懒散邋遢。只要在一定程度内,没有什么不合适。但过度整洁,却可能是一种心理疾病——强迫症。

根据美国《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即DSM-5,强迫症的诊断标准是:

强迫思维,强迫行为,或二者皆有。

强迫思维或强迫行为是耗时的(每天超过1小时),导致严重的痛苦,或损害社交、职业或其他重要方面的功能。

症状不是由于其他身体疾病、毒品或药物的使用,或其他精神障碍例如焦虑障碍、其他强迫障碍、进食障碍,或重性抑郁障碍所致。

强迫症的临床表现有很多,但与洁癖有关的,主要有两类:

一是污染-清洁类:

  • 这类强迫症者有害怕污染的强迫思维,如对身体的排泄物和分泌物过分忧虑或厌恶;

  • 对鸡、蚊子等动物和昆虫过分忧虑或害怕,害怕它们传播疾病;

  • 对艾滋病、性病等某些疾病或病毒的传播非常恐惧;

  • 对周围环境是否干净过分在意;

  • 害怕在公共场所感染可怕的疾病等。

  • 这些强迫思维会引发一些强迫行为和回避行为,

  • 比如过度或者仪式化的洗手、洗澡,过度换洗衣服;

  • 用清水或洗涤剂过度清洗、擦洗自认为被污染的物品或新买回来的物品;

  • 对于自认为无法清理的物品回避使用或则干脆扔掉;

  • 过度防止接触有污染的物品或防止将其扩散等。

二是对称-完美类:


这类强迫症者特别害怕事物不能按照对称-完美的样子呈现,其强迫思维主要包括:

  • 意识到某个物体或者动作与摆放两边是否对称;

  • 担心某个物体没有放到正确的位置或是摆放整齐;

  • 对很多事情尤其是认为重要的事情难以决定、难以取舍,力求达到最完美的结果;

  • 完成某个例行动作后总感到不放心。

由这类强迫思维引发的强迫行为主要有:

  • 反复摆放调整某个物品,把它放在自认为正确的位置;

  • 在一边完成一个动作后,需要在另一边也完成这个动作;

  • 不断重复一个动作或左思右想直到感觉完美才算结束。

有严重洁癖的人是十分痛苦的。哪怕自己十分疲惫,当看到家里不干净时,他们也一定要打扫干净。有强迫洗涤行为的人,每天被繁重的洗涤工作所压迫,精神和身体都疲惫不堪。

上文中提到的倪云林,朋友的一声咳嗽,竟让他一晚上不能入睡,精神煎熬可想而知。

强迫症曾被列为神经症的一种,记得上心理课时,讲变态心理学的老师说所有的神经症者都十分痛苦,可以说没有痛苦就不叫神经症。

洁癖与控制

有严重洁癖的人不仅自己十分痛苦,也让别人十分痛苦。

上文提到的那个旅游回来被母亲要求脱光衣服才能进家门的女孩,写过一篇题为《在重度洁癖的阴影下长大》的文章,数说自己的种种痛苦。比如,“我贫血,蹲在地上一会起来就会晕,但我必须保持自己站起来不摔在地上,因为那样的话,我妈会让我把全身脱下来洗一遍。”

“我从小不太敢出门,因为回家的成本太高了。

冬天还好办,回家只需要换掉外衣,这里面的麻烦只是在我必须小心不把脏的外衣碰到家里所有东西,最好也减少碰到家里的空气。然后把衣服尽可能揉成最小的一团,放到一张报纸上。可想而知,我的外套从来都是皱成一团。

夏天就很痛苦了,只要我踏出家门,我的皮肤就会被认为感染到了外面的脏空气,回到家里的时候必须第一时间洗澡。如果反复出门几次,洗澡的成本太高,那就得用水加肥皂擦手臂和腿腿。”

像这个女孩一样,如果你有一个严重洁癖的妈妈,你就会被她严密控制,你必将伴随着种种限制长大。吃饭不能掉渣,衣服不能乱扔,鞋子不能乱放,书本要摆整齐……如果做不到,她就不停地唠叨、唠叨、唠叨……直到你妥协。

对你来说,家庭不是一个温暖舒适的地方,而是一个处处受限的牢房。

当看到洁癖者整整齐齐摆放东西的时候,我忽然生出一个想法:他们把其他人也当成随意摆放的物品,要求他人各归其位。但是,毕竟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意愿,这样被当作物品一样强行规定,必定会引发情绪上的反应和行为上的反抗。

因此,在洁癖者家中,会有无休止的控制-反控制战争。也有人因为无法忍受伴侣的洁癖和种种控制而离婚。

洁癖的背后是焦虑

强迫症曾被当作焦虑症的一种。当一个强迫思维或强迫行为出现,强迫症者也会生出一个反强迫思维,控制自己不去那样想或那样做。在强迫与反强迫中,会产生强烈的焦虑感。如果一个人的心理发育水平比较低,不能建设性地处理这些焦虑,就去攻击自己的伴侣或孩子。

此外,强迫症还有遗传风险。研究发现,一级血亲(父母、兄弟姐妹)中有强迫症的个体患此障碍的风险,比近亲中没有患强迫症的个体风险高2-5倍。亲属中在儿童期或青春期就有强迫症,这种个体患有强迫症的风险更高。

如果你的父母有洁癖,那么你往往也是一个高焦虑水平的人。因此,无论从遗传角度还是从养育角度,你都会过得比较辛苦。长期处于高压之下,洁癖者的孩子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生理心理问题,比如焦虑、抑郁、酗酒、暴饮暴食、过度肥胖等。有些人还有一些自毁倾向,陷入各种各样的麻烦。

洁癖与自恋

在咨询中,我发洁癖与自恋有很大的交集。一个洁癖者,可能也是自恋者。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他是自恋型人格障碍,也有严重洁癖。因为要与各种各样的人握手,这让他很是受不了,险些因此退出竞选。

当然,也有自恋者不洁癖,或洁癖者不自恋的情况。比如乔布斯,因为常年不洗澡,散发出一种怪怪的气味。以致于在他的第一份工作中,没人愿意和他一起工作,老板只好安排他上夜班。

洁癖与自恋在病理上有什么关系,我不太清楚,也没看到过相关文献。但洁癖者与自恋者共同的特征是控制。自恋者控制别人,要求别人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洁癖者有时也是这样。他们都害怕失控,失控会引发他们的愤怒和攻击。他们还有一种共同的倾向,把别人物化。

当自恋者或洁癖者的孩子,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当自恋者+洁癖者的孩子,必然双倍辛苦。所以在咨询中如果得知来访者的父母是洁癖者或者自恋者,我都会和TA探讨如何建设性地处理自己的焦虑,如何从父母的控制之下独立出来,如何找回真实的自己。

洁癖不是问题,但因为洁癖对别人特别是对孩子苛刻地控制,才是问题。

作者简介:代桂云,一个灵性成长的实践者和分享者。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