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餐其实不难吃,坐在飞机上吃才难吃!

译者:黄小草

“吃”这个行为是最基本的多感知体验:当我们在吃食物时,我们不仅能尝到它,还能看到并且闻到它,听到我们自己咀嚼声。然而,吃饭时所发生的非味觉因素也能影响到对食物味道的感知。比如说,盛在白色餐盘里的甜品比盛在黑色盘子里的评价更高,吵杂的环境会降低人对食物的评价。

后来科学家们以“飞机餐的差评”为例进行研究。机舱并不是正常的用餐环境,而是在极度噪音下,例行公事般地吃食物。最近,《实验心理学周刊》发表了一篇名为《人类的感官知觉与绩效》的文章。Yan 和Dando测试了飞机的极度噪音环境对五种基本味觉的影响。参与者分别对甜、咸、酸、苦和鲜味的溶液进行评价,评价范围从“仅能察觉”到“强烈感知”。

每种基本味道的溶液都有三种不同的浓度。在两种环境下分别评价这些溶液,一个是仿空气机舱的噪音环境(广谱,最大值~290Hz,80-85dB),另一个普通的噪音环境。测试前先播放了30分钟的噪音,这时参与者们正在读书或学习,然后在测试过程中继续制造噪音。

在仿空气机舱环境中,噪音不影响对咸,苦,和酸味强度的评价。然而在所有浓度下,对甜味强度的感知都被压抑了,与此同时,对高浓度鲜味溶液的感知却被大幅提升。空气机舱内的噪音影响特定的甜味与鲜味知觉。对触觉,色彩饱和度,或者(某一音调的)声音强度的感知并不受其影响。

不仅如此,排除两个环境的任务目标的不同,其余简单的反应时间测试的结果也基本一致。这些结果表明,由于周围吵杂的噪音抑制了甜味带来的喜悦感,人们对飞机餐味道的评价也许比其应有的要低。然而,这些结果也表明了,着重追求食物的鲜味能够改善这种情况,因为鲜味不仅对噪音免疫,还能被噪音加持,提升对食物的评价。

听觉与味觉之间的关系并不让人感到惊讶:激活味蕾的两颊面部神经,得通过耳朵的鼓膜将信号传入大脑。但是为什么五味中,只有两种被噪音影响呢?这是因为不像其他的基本味道,甜味与鲜味拥有共同的味觉受体。

然而,这一特定的味觉受体与普遍的基因突变相关。因此,作者推测基因因素也许能调节噪音对味觉的影响。后来实验证明确实如此,在噪音的作用下,个体数据的差异区分出了两组反应明显不同的参与者:对甜味与鲜味的知觉前后差别很大的,和没什么差别的人。

来自译者:飞机餐大声说:我是无辜的!

原文:Taste perception in influenced by extreme noise conditions

作者: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责编:绵羊仔

延展阅读>>>壹心理微课堂:你的耳朵骗了你的心!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