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茲海默症|它是一种疾病,所以我们应该治愈它

46305109_xl (1).jpg

文:Samuel Cohen

阿尔兹海默,就是我们以前常说的老年痴呆症。以往我们认为这是人衰老导致的脑退化,是不可避免的。但科学家Samuel Cohen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阿尔兹海默症既然是一种疾病,那么它就应该被治愈。下面我们来听听他给我们带来的研究结果。

(演讲视频)

“1901年,一个叫Auguste的女人被带到法兰克福医疗收容所。Auguste有妄想症,并且连生活中常见的琐事也记不住。她的医生叫做Alois。Alois不知道该怎么治疗Auguste,但是一直都关注着她的病情,直到1906年她去世。Auguste死后,Alois对她进行了尸检,在她的脑子里发现了奇怪的斑块和纤维缠结——Alois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情况。

还有一件事更令人震惊。如果Auguste生活在今天,我们能为她提供的帮助也不会比在114年前Alois为她做的更多。Alois就是爱罗斯·阿兹海默医生。而AugusteDeter是被诊断为阿茨海默症的第一例病人。从1901年到现在,医学得到了巨大发展。我们发明了抗生素和疫苗来保护我们不受疾病的传染,开发了许多方法来治疗癌症,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来治疗艾滋病,还有抑制剂药物来对抗心脏疾病等等。但是在治疗阿茨海默症方面,我们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我所在的科学家团队用了十几年时间来寻找治疗阿茨海默症的方法。所以我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目前全世界有4000万阿茨海默患者。但是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是1亿5000万——很有可能包括我们在座的人。如果你们想要活到85岁或更久,那么每2个人中就有1个可能患上阿茨海默症。换句话说,本应安度晚年的你要么会饱受阿茨海默症的折磨,要么是需要照顾患有阿茨海默症的朋友或者爱人。目前仅仅在美国,阿茨海默症的治疗费用就会达到每年2000亿美元。每5美元的医疗保险费用就有1美元用在阿茨海默患者身上。它是目前最昂贵的疾病,并且到2050年,费用可能增加5倍,那时婴儿潮年代出生的人都步入了老年。

听上去可能有些不可思议,简单地说,阿茨海默症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所面临的最大的医学和社会挑战之一。但是我们采取的行动却少之又少。今天,全世界导致死亡的十个主要原因中,阿茨海默是唯一一个我们无法预防、治愈甚至抑制的。我们了解阿茨海默症的原理并不像了解其他疾病那样多,因为我们对其投入的时间和资金都相对较少。美国政府每年花费在研究癌症上的费用是研究阿茨海默症的10倍,尽管用于治疗阿茨海默症的费用更多,并且每年造成的死亡人数几乎与癌症相等。

但研究匮乏的一个根本的原因是:对这种疾病不够重视和了解。因为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些本该人人皆知的事情:阿茨海默是一种疾病,并且我们可以治愈它。在过去的114年里,几乎每个人,包括科学家都错误地把阿茨海默症和衰老混淆。我们认为老糊涂是一种人在衰老后难以避免的常态。但是我们只需要看一下这张健康的老年大脑与阿茨海默症患者大脑的对比图,就会发现这个疾病对大脑产生的实际的物理伤害。除了会导致一些严重的记忆和精神力的丧失,阿茨海默对大脑的伤害还会严重影响人的寿命,并且是致命的。

回想一下一百年前阿兹海默医生在Auguste大脑里发现的奇怪的斑块和纤维缠结吧。在将近100年时间里我们几乎对此一无所知。现如今,我们知道它们是由蛋白质分子构成。你可以把一个蛋白质分子想象成一张纸,被折叠成一个复杂的结构。在纸上有一些有粘性的点。折叠正确时这些有粘性的点是在里面的。但有些时候弄错了,一些有粘性的点就会露在外面。这就导致了一些蛋白质分子互相粘连,行成了一些凝块,最终成为了大的斑块和纤维缠结。这就是我们在阿茨海默症患者大脑中看到的。

我们用过去的十年时间在剑桥大学研究这种病变是如何产生的。有许多步骤会导致病变,并且鉴定哪一步可以阻止病变非常复杂——就像是拆弹。切断一条线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切断另一条炸弹可能就会爆炸。我们必须要找到防止病变的关键环节,然后发明一种药物来抑制这一步。

就在不久之前,我们都还在切断一根根的线,并且期待最好的结果。但是现在我们聚集了一群不同背景的人——医生、生物学家、遗传学家、化学家、物理学家、工程师和数学家。通过合作,我们成功地确定了病变中一个关键的步骤,并且目前在测试一批新的药物来抑制这个步骤,控制住病情。

我来给大家展示一下我们近期的成果。目前为止还没有我们实验室外的人看到过这些。让我们通过短片看一下用虫子测试这批新药的效果如何。(左边)这些是健康的虫子,你们可以看到它们能够正常地蠕动。而(中间的)这些虫子体内有一些蛋白质分子粘连在一起,就像是患有阿茨海默的病人。你们还可以看到它们明显生病了。但是如果在早期给这些虫子提供我们的药物,(在右侧)我们可以看到它们恢复了健康,并且可以存活正常的寿命。这只是一个初期的较为乐观的结果,但是像这样的研究可以让我们知道阿茨海默是一个我们能够了解并且治愈的疾病。

在等待了114年之后,我们终于看到了在未来的10至20年中我们能够实现的期望。但是要想梦想成真,要战胜阿茨海默症,我们仍需要帮助。这种帮助不是来自像我一样的科学家,而是来自你们。我们需要你们对阿茨海默症有更多了解,并认识到如果我们去尝试,就可以打败它。就其他疾病而言,患者及家属促成了更多的研究,他们给政府,制药业,科学家和管理者施加了压力。这种努力对于上世纪80年代后期推进艾滋病的治疗至关重要。今天,我们看到了在对抗癌症时同样的推动力。但是阿茨海默症患者通常不能为自己说话。而他们的家人,这些隐藏的受害者,每天都在照顾他们所爱的人,他们通常都太疲惫,很难走出去寻求帮助。所以,这就成了落在你们肩上的责任。阿兹海默症大多不是由遗传因素导致的。每个有大脑的人都有患病风险。如今,有4000万像Auguste的病人,他们自己无法改变现状来获得帮助。请帮助他们发声,替他们推动阿兹海默症治疗的研究。

————The End————

文章来源:http://www.ted.com/talks/samuel_cohen_alzheimer_s_is_not_normal_aging_and_we_can_cure_it?language=zh-tw

题图来源:123RF.com.cn图片库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