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年轻人,我过得不开心

作者:陶瓷兔子爱丽丝
来源:天天成长研习社(ID:Taocituzi77)

-01-

想让一个年轻人开心,好像越来越难了。

房价涨了,连带各大一线城市的房租也水涨船高,生活质量不进反退,就快要从买不起到租不起了。

挤不上地铁一号线,每个周末都在加班,跟不喜欢的同事虚与委蛇;

老板总是在九点之后打电话安排工作,准备考证的教材永远没时间看,顶着几千月薪熬出的熊猫眼,在公众号上又看到同龄人融资一个亿;

就连再小一些还在上学的年轻人也无法免俗,我在公号后台收到过太多的“不开心”,有关失恋,有关成绩,有关同学口角,有关亲子关系

这一届年轻人好像什么都有了。

有淘宝,有微信,有外卖,有专车,有各种能帮你消磨时间的App。

但我们好像有什么也没有。

没钱,没爱情,没目标,没动力,也没安全感。

当林林总总的“有”遇到空空荡荡的“无”,就像是一缕热气飘散在雪地,又像是一颗糖融化在浩瀚的大海。

幸福和快乐也是有过的,但总是不够。因为我们想要的是所有,我们在乎的是一切,我们好像过的还不错,但我们不开心。

-02-

前段时间出差,在飞机上遇到一个小姑娘,很年轻,最多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吧,刚起飞没多久,就毫无征兆的开始痛哭。

她哭的那么伤心,鼻涕眼泪齐流,连肩膀都在颤抖,我跟邻座的一个姐姐连忙安抚,小姑娘痛哭半晌,开口时仍然忍不住抽噎:

我最喜欢的CP刚刚分手了,我粉他们好几年了,好难过啊呜呜呜。

那一瞬间,我仿佛从邻座的姐姐脸上看到了被雷劈中的神情。

“还以为多大事儿呢”,她摇摇头,迅速调整好座椅,从背包里掏出电脑开始运指如飞,我用余光看到她打开的文档,上面有密密麻麻的数字和金融术语。

而那个痛哭过的小姑娘,还在事无巨细的跟我科普自己粉了多年的那对CP,说着说着还忍不住唉声叹气:

他们怎么就分手了呢,为什么就没能走到最后呢。

而我坐在这样的两个人中间,无端的就想起了我刚刚毕业,每天都特别累有特别丧的时候,有位前辈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能丧就丧吧,就连不开心,也是年轻人的专利。


-03-

怎么不是呢?

只有年轻人才敢把七情六欲都挂在脸上。

为了一场考试掉泪,为了一两句话赌气,为了喜欢的男生有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新发型而惴惴一整天,为了一个月涨五百元的房租在朋友圈哀嚎。

那的确是十几二十岁的专利啊。

你能想象林黛玉到了三十岁的时候还动不动对花落泪对月伤心吗?

那敏感,那易碎,那七窍玲珑心,只是年轻的标配。

一旦过了二十五,脆弱就是错误,敏感就是矫情,交不起房租叫活的失败,在意别人的反应叫做幼稚。

用不着别人议论指摘,到了这个年龄,你自己就会点醒自己。


因为成年人不是那样生活的,他们的武器是独立,是坚强,是实用,是满不在乎到几乎没心没肺的佛系。

当一个人开始学会用“关我屁事”和“关你屁事”来衡量一切的时候,他就已经告别了那个不开心的自己。

不再会因为一次的输赢而懊恼,不再会因为老板的一句话而忐忑整晚,不再会因为自己在朋友心中排不到第一而耿耿于怀。

你的生活已经没有容纳这些小情绪的空间了,你还有开不完的会,加不完的班,和做不完的PPT。

你总会明白叹气没用,唯一的出路在于解决问题。

-04-

我喜欢韩松落老师写过的那句话:

一个人年轻的标志就是在乎。在乎一场演出的胜负,在乎掌声,在乎自己在舞台上好不好看,在乎自己喜欢的东西有没有得到别人的肯定,在乎夏天有没有看到萤火虫。

他们在乎的对象其实都很小,很不起眼。但在年轻人那里,那就是天,每一次在乎未遂都天崩地裂。

你看,就连为了一点小事崩溃,那也是年轻人的权利。

成年人怎么敢崩溃?你的肩上,扛着所有的生活。

所以,趁还年轻时,不开心的更理直气壮一点吧。不要急着摆脱它,也别总是因为不开心而怀疑自己。

那些不开心的时刻,恰恰才是你与生活搏斗过的证据。


后来的那些坚强,那些执着,那些独立与洒脱,其实都是不开心的产物。



正如里尔克《写给青年诗人的信》中写到的那样:

让你觉得难熬的都是那些时刻。

那些新的,陌生的事物侵入我们的生命,我们的情感蜷伏于怯懦的、局促的状态里,一切都退却,形成一种寂静,于是这无人认识的“新”就立在中间,沉默无语。

可是一旦这些事物迈入你的生命,最难熬的就已经过去了,在未来还没有发生之前,他就以这样的方式潜入我们的生命,一边在我们的体内变化。


因为所谓命运,就是这样从你的“里面”出来的,而不是从外面向你走近。


– End –

作者简介:陶瓷兔子爱丽丝,文艺与理性兼备,傲娇和有趣共存,解局情绪化,专治玻璃心,书《一个人的修养,看失意时的善良》正在热卖中,微信公号@[天天成长研习社@Taocituzi77]。


责任编辑:Spencer Kennjane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