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认真想过,脑子里那些谩骂的声音从哪里来的吗?

1、脑子里的声音

相信一说到脑子里的声音,大家都不会陌生。因为这大概是我们每个人日常生活中都在经历着的。比如说当你在看书时脑子里默念的声音,比如说当你做抉择时脑子里的“魔鬼”和“天使”,比如你在做错事时心底突然冒出对自己的咒骂….


这些声音是怎么回事呢?是不是从这个角度说起来,我们每个人都有点儿“精神分裂”或是“多重人格”呢? 

2、声音从哪里来?


我们每个人当下的经验由我们曾经经历的事件、跟人的关系互动、曾经的重大事件、曾经的创伤、习得的知识、当下的感觉、曾经类似事件的感觉等统称为“经验”的东西所影响着,哪怕当下是全新的事件,在程度上难免会有些带入,而这里的带入并非是意识层面的,而是基于我们曾经的经验统合而成的无意识推动在当下的呈现。


所以,既然我们当下的发生与曾经的经验密不可分,无疑我们脑子里产生的各类声音也是一种综合的效果。换句话讲,这刻脑子里的声音从模糊的感知上可以说是“自己”的声音。


看到这里,大家也可以屏息试着问自己一个问题:现在我在问自己的这个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屏息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后,我相信大家反倒会有点不清晰甚至有种疑惑:脑子里出现的声音是自己的吗? 


3、脑子里的声音是谁的?


今天我们的探索会比较有趣,当然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当我们自己问自己,脑子里的声音是谁的声音时,你会发现自己似乎认识自己,似乎又不认识自己并且离自己有点距离。


这是怎么回事呢?基于第二点的剧透,我想大家也可以找到一点线索。我当下的呈现是基于曾经经验的反应,那么我脑子里的声音,也是集多种声音回响而成。(我与不同的人、事、物互动的回响)

“声音的回响”指的是在我们曾经的各种经验中,汇聚而来的综合。举个例子:我习惯在每天晚上2点以后睡觉——以它为引子,我可能会跟身边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情境,不同的场合说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现象。


而每个人给到我的反应是不同的,也许有几种:安慰、谩骂、嘲讽、心疼、担心、冷漠….   这几种不同的反应后伴随着一句不同的话,安慰的也许会说你发生什么了啊?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当然每个人安慰人的方式不同,用词不同,可是主要是那个话语背后的无意识态度!)


这些声音汇集在一起,形成了“我”对自己每天晚上2点以后睡觉的综合印象、感觉、想法、记忆等综合感知。  

4、“无意识”的加工 


那么从意识层面我们会挑选针对当下自己心境的语句储存,而从无意识层面来说,那些让我们在那个时候感觉最强烈的话(不能忽略无声的话语),就会在无意识中被铭记。


那为什么让我们感觉最强烈?这还是涉及到我们每个人经验的不同,所以,这是一个叠加态


多数情况下,我们总是会对自己感兴趣的更感兴趣,对自己讨厌的更讨厌正是这个原因。那么问题就来了,人们对自己同一句话的不同声音,则会在这个回应的过程中被加工修改成“自己的声音”。

这里可以看到的是:我所以为的自己,其实是基于各种声音、反应、态度等综合印象的一个类似像编码加工的东西。


而这个编码加工,是基于他人(他者、客体、对象)所以拉康为什么说“自我本质上是异化的”,我们对自己的很多想法、感觉、行为,或是对他人的以上综合反应,多数时候是一个自我的反应,而非主体的反应。


大概这也是为什么萨特会说“他人即地狱”吧?!那么就不难解释,脑子里的声音,也是我们在无意识中挑选了一些早年的经验的条件反射性反应。就像是著名的膝跳反射般,或是像我们要跌倒前肢体自发的保护性动作。


“它”形成了一套保护系统,一套防御系统,一套杀毒系统… (能用的词儿差不多了,只是大概是这个意思不过人毕竟是人,灵活理解吧。)

5、为什么有些时候是一些类似诅咒、

贬低的话语呢?


这个问题吧,我目前知道的是在那些强烈的感觉背后,那些强烈的无意识穿透背后(什么叫做无意识穿透:指的是一个人在未准备的前提下,突然接收到某个强烈的感觉【喜怒哀乐惧类】、想法【我想到什么类】、或是遭遇某个行为【一般指被动的被行为侵犯,比如性侵,重大创伤,意外等】——


无意识穿透这个词源于尽量想描述出这种状态,并非专业术语)伴随着一种无法放弃的存在感。这种存在感也可以理解成——直击灵魂的拷问。拷问越是痛苦,内心的印记越重。


我们也很清楚,心里有了某个很重印记的东西,心里自然会惦记着。能够被接纳的部分我们的意识层面会惦记,不能被接纳的部分它依然在无意识中存活,虽然多数被遗忘。 

不被接纳的,多数是那些对自己而言重要的。而越是重要的,恰是那些直击灵魂的拷问。因为那些拷问,恰是最能激活主体感的。


至于为什么是直击灵魂?因为在灵魂之外,我们的自我总是在周旋。我们的本我、自我、超我,都是自己的大将,在不同的时候派上用场。而主体并非本我、自我、超我,它是无我态。


那些在贬低谩骂自己的,并非是自己。这里谩骂带来的好处,其一在于当身边一无所有时,给弱小的自己强力锥刺股般的鞭策,以让自己变得不那么弱小。


只是力的作用亦是相互,对待自己如敌人般狠毒,自己也将施予自己如敌人般的重击。  

原创:宋杨,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动力性团体带领者
责任编辑:一只梨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