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其实只是90后的一种自嘲

文:七秒鱼
来源平行生活实录(ID:pxshsl)

90后在朋友圈生活的一直很“凄惨”,不仅会秃、会离婚,还会被“出家”。


仿佛他们已被生活打压得千疮百孔,奄奄一息。


在现实的反复揉搓下,有些人选择了妥协,而有些依旧在小心翼翼地前行。

 

这三位是我好友,作为家里的独女,她们背井离乡漂泊,即使处于社会各种舆论偏见的风口浪尖,也没有压垮她们。


丧”其实只是90后一种单纯的自嘲,乐观、上进、忍着不哭才是真正的她们。

 

-01-

为何因为压力而婚  一个人也可以很好


兔子:大学毕业后来到家乡附近城市的某垄断行业工作三年。在大部分同学都已抱着宝宝的时候,依然坚持单身不动摇。

大四毕业,我没有像有些同学那样考研,而是选择了公务员考试,但第一次尝试失败了。


所以,拿到毕业证20天后,能够进入某央企工作,不知是幸运还是老天的玩笑。

 

跟很多想去北上广的同龄人心态不一样,从一开始我就很享受安逸稳定,可能不会大富大贵,但在我看来,至少一生安稳无忧。

 

体制内工作繁琐且重复,工作地点也离家很远,所以我没什么业余活动。


第一年,我特别认真踏实,想要积极进取。


毕竟工作能力是直接跟薪酬挂钩的。

 

但现实给我冷冷一击。


体制内总有它的关系网络,虽然给了一定的晋升平台,可是扭头看看同事,这个是局长外甥女,那个是科长亲闺女。


就算不想承认,但相对公平其实很难做到。

 

有次,我所在的分局拿到了借调到市局的名额,我的主任很热心地把我推荐上去,我也认真准备了很久。

 

结果分局却说我不符合借调条件,具体情况也是抠发文通知的字眼,根据一个模糊不明的说法把我拦了下来。


我只能承认自己有不足的地方,不然也不会那么直接地被刷下来。 

 

出于不甘心,我也去找了一些人。


这个借调机会,最后谁都没得到


这个结果也不是解气,更多是无奈,因为大家都屈服于这个关系网。


央企基层员工,跟大部分一眼望到退休的公务员一样,拿着饿不死的工资,前途渺茫。

 

工作第二年开始,相亲找对象变成了家里的重要议题。


所有的传统家庭,可能都活在别人的嘴巴里,谁家孩子去了国企、银行,当了公务员,那父母自然逼着你按照“优秀套路”去模仿。

 

到了结婚年龄,不出意外,你也要按照“优秀代表”的模式,找个合适的对象,结婚生子才算开启了人生的另一部分。

 

至于你的个人感情和喜好并不重要,将就着一辈子也能过去。


只要你在适合的时间做大家认为该做的事情,那就是对的。


他们会告诉你,婚姻才是女性一辈子的保障。

 

过年回家,我恨不得每天跟父母普及身边的例子,证明男人的不靠谱


我一个人可以生活得很轻松,为什么就要为了别人眼光,随便找人度过一生?可能还不是一生,毕竟现在离婚率那么高。

 

一次,我妈打电话问我周末安排说,“换季了,你快去商场添置衣服、改善伙食,全程我给你报销”。


接着就说有个阿姨在商场附近茶楼,等我拿东西,就这么一步步被套路去相亲。

 

对方是某研究院的工作人员,理工男,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工作是属于每年要签署保密协议的那种。


故事的结尾是我们俩互相交流了一下被套路的心得和感情经历,在我衷心祝福他跟前女友复合的和谐基调下,就结束了。

 

另外一个也不算是相亲,只是大家在微信上交流了一番。


对方是西安交大的理工男,在国家电网上班。


几轮下来,我的相亲对象总有一定的范围,父母所知道的名校毕业,一个大家都承认的稳定工作,还有理工科、性别男。

 

这个男生其实人挺老实,但有点大男子主义。


不知道是不是现在90后男生都这样,拿着1万出头的工资,感叹光阴逝去、青春不在、梦想被铜臭污染,生活带来无尽的压力。

 

最后因为生活幸福感的话题,我们俩开展了认识以来最认真的沟通交流,彼此触动都很深,其实没有谁对谁错,只是谁都不愿意退让。


他或许对别人来说是个合适的结婚对象,但是我们还是相忘于江湖了。

 

中间度过了一段空窗期,认识了前男友。


条件根本不如以上两位相亲对象,是在一个微信群的活动里认识的。


能聊到一起大概是彼此最大的吸引力,同时也证明我真的没有丧失喜欢别人的能力。

 

后来因为异地加上两人之间矛盾的产生,这段感情半年后也画上句号了。


本来还是互相问候的关系,在我生了重病后,他一句不走心的所谓关心,让彼此彻底结束。

 

有时候真的觉得现在的感情就是那么淡泊,没什么难分难舍,大家都是利己主义,自己才最重要。

 

可能是单身久了,慢慢会变得越来越独立,也越来越看得开一些事情。


生病之后,我乖乖去办了健身卡,并且坚持了下来。


为了填补在兴趣爱好上面的空缺,也主动去学了一些项目。


总之,努力丰富自己,让我觉得生活特别充实。


还有的人评价90后价值观模糊,花钱大手大脚,只知道享受生活,女孩子就知道逛某宝买买买,护肤彩妆衣服包包。


可这是我们自己挣的钱,怎么安排都是由我们心意来定,为什么要被指责呢?

 

我喜欢护肤,喜欢拉开化妆台,一抽屉的TomFord YSL CHANEL Dior的彩妆在等着我。


一月去一两次美容院,每月坚持换一次美甲款式,都让我感到开心。

 

我不想拒绝或者改变这些可以让我幸福的事情。


一切开销都在自己能负担的范围,没有过度消费,却要接受别人无端地评判,被人说女生买这么多没必要,或者用了也不能变美。


对于这种情况,只能说有些委屈和无奈了。

 

虽然嘴上说着自由随心,但对于父母,我其实一直是很愧疚的。


为了相亲的事情吵架也好,工作不顺心跟家里发火也好,父母总是无条件地包容、安抚和帮助。


我也会反省自己,希望自己做得更好一点。

 

虽然我到现在也没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大事,但每年会上缴一部分工资,有机会带父母出去旅游,包括攒钱买房子,我的未来计划一直围绕着他们,这才是我生命最重要的部分。

 

-02-

不被别人的评价影响,梦想靠自己实现


水吉,90后建筑师,生活中只有画图和改图。面对建筑行业通宵加班的现状,在几乎全男班的行业里,她依然不想放弃自己理想。


我是一个建筑师,也是所谓的90后女生。


因为专业,念了五年大学,几乎晚于所有同龄朋友进入社会。

 

说实话,建筑设计是我从小到大最想要从事的职业。


这个梦想源自于我小学看过的一档电视节目,名字已经不记得了,内容我却到现在仍记忆犹新。

 

节目记录了一对建筑师夫妇,给自己设计了一套完全遵照他们生活需求的别墅,从温馨的砖材到内部空间设计,点点滴滴都是他们生活的体会和感受。

 

我印象最深的是别墅阁楼,它是一个玻璃盒子。


男主人说这里是整个屋子最美妙的地方,完全透明的屋顶,整个房子最高的地方,可以让人拥有一处安静的空间。

 

天晴时看云,落雨时听雨。


男主人说天晴的夜晚,他可以躺在这里看一晚星星


那时的我完全被震撼,从此下定决定,建筑师就是我一生想要从事的职业。

 

大学时,真正系统接触了建筑学,梦想的冲击力变得更大了。


因为建筑师曾经是西方最至高无上的职业,有人说过上帝是一个建筑师。

 

在学校里,老师和书本总是告诉我们,建筑师要考虑的是人和对社会的巨大影响,因为有历史以来,建筑给人的影响几乎是最直观的。

 

因为一个丑陋建筑影响的是整个城市的形象,一个以人为本的建筑设计,带给使用者的便利程度是巨大的,每个建筑师背负的是整个社会责任感。


然而,工作之后我发现,事实并不是这样。

 

进入社会后发现,资本才是这个社会的主导力量,建筑师的话语权很少很少。


落差极大的建筑师圈子里,很多人都带着消极情绪。设计被资金限制,被各种规定限制。

 

建筑师,是一个带着镣铐跳舞的职业,也是个抬头看天,低头走路的行业。


梦想中的设计遥不可及,手上的设计是为了别人的致富之路,主导权永远在金主手中。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现在设计一个小区配套的幼儿园,前期需要作为售楼处使用。


而售楼处是一个小区的门面,关系到房子的销量。

 

所以金主明确告诉我们,他只在乎售楼处要大气,要体现档次。


我们手中拿着幼儿园图纸,收起了满心想为儿童创造舒适空间的想法,默默开始重新设计一个售楼处,不在乎未来改成幼儿园时会有多么不适用。

 

大家面对这些早已麻木,快速开始了新的设计。这一切,和梦想无关,和责任无关,只和资本有关。


这个行业的消极情绪,还来源于得不到甲方尊重和无底线的加班。


建筑师的服务态度已成为了一项考量标准,甲方毫无休止地要求改图加班,一天超过12小时的工作时间,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

 

建筑师承受了太多的压迫无处释放,而这时我们90后就突然变得很显眼。


因为,有人开始不愿意加班了。

 

我们开始拒绝无休无止的加班,无私奉献的精神不再是我们要求自己的标准;


我们开始要求跟劳动量匹配的工资和有保障的休假时间,自然而然的,这些都变成了90后的标签。

 

90后这个年龄段,仿佛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思想和主观能动性。


当老板告诉我周末加班、节假日加班没有加班费时,我会问为什么。


当我要求得到应得的薪水,领导用已经用了几十年的说辞来告诉我理想不能用金钱来衡量时,我也会问为什么。

 

换句话来说,我们不想再盲从,也不想再选择无条件妥协。


其实选择问为什么,或者说选择“反抗”,不是因为我们叛逆,只是因为我们想要改变。

 

90后好像被孤立了一样,这种经历有点像“螃蟹效应”。


当盆中有螃蟹想要爬出污水中时,其他螃蟹会把他拉回去。

 

很有趣的现象,制度维持者并不需要维持对自己绝对有利的秩序,而那些被压迫的人自然而然会惩罚打破规则的人。

 

我们既然想成为打破规则的人,也要承受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


所以现在的我,很平和地接受这个社会对90后的定义。

 

设计行业对男女的要求,差别没有那么大,性别歧视不是那么明显。


但建筑设计超负荷的加班强度,让很多女生主动退出了。

 

这些现象导致总有人觉得女生不如男生,智力不如男生,体力不如男生,毅力不如男生等等,这或许就是男性群体的优越感吧。

 

比如,我所在的民营大型设计院。


典型特征就工作累,强度大,拿钱多。


所以这里的男女比例很失调,以男生居多。

 

我开玩笑跟朋友们说:你们工作的地方什么奇葩都有,我就不一样啦,我这里只有直男和直男癌。

 

我们组的男生总是调侃,周末正好让你男朋友帮你想想设计。


或者,经常会发表一些言论说,女生找有钱人嫁了多好啊。

 

说实话,我每一次听到这些都很生气,但又没有什么解决方法。


因为确实很多女生受不了这里的高强度工作和加班离开了。

 

我无法向他们解释不是每个人都是相同的,请不要以标签来看待每一个女生。


在我看来,标签化只是因为懒,懒得深入了解每个人而标签化了一群人。

 

大多数情况都很无奈,连身边的人都会这么想,更何况那些不了解你的人呢?


特别生气时,只能在心里偷偷骂一句安慰自己。

 

但我相信,社会是在不断进步和改变的。


我不会放弃建筑师这个梦想,不想接受浑浑噩噩的人生。


也许就像有人说的那样,被磨平棱角就站不稳了。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一直是普通但独一无二的。

 

-03-

“逃离”家乡并不轻松,反而背上更重压力


风筝,杭州工作两年,每天过着公司和出租房两点一线的“隐居”生活。离开家乡本是为了更轻松生活,却被现实打击,一直想从压抑的气氛中逃离出来。

 

我93年出生,算是最早的一批90后。


大学时选择了考研,那时候我想考上理想的院校,毕业后,在家乡找份工作,一路顺风顺水,也挺好的。

 

本来信心满满,但后来落榜了。


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比较努力的人,真正放松的时候并不多。这个结果让我心理落差很大。

 

大四那年毕业实习,我去了家银行。


但发现理想和现实差距很大,原本以为银行的工作比较清闲,其实并不存在。

 

小地方银行里,熙熙攘攘排队的人群,夹杂着不耐烦的怒骂声。


有些人焦躁得不问理由,也根本无法安抚。


一次,有位客户不讲理的和大堂经理吵起来,我傻傻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直到周围的同事和保安拉开他们。

 

后来,我见识到更多作为国企体制内的压力。


一些领导隐瞒风险下达各种理财产品售卖指标,卖完了理财产品,出事亏损了责任却由最基层的经理承担。

 

新来的研究生姐姐被安排了很多工作,同事们却在背后对她冷嘲热讽。


小城市都是熟人关系网络,新人被排挤似乎成了理所应当的事。


因为这次实习经历,我没想再回家乡工作。

 

于是,那年初我来了杭州。


选择城市纯属偶然,当时的我,并没有想着一定要去北上这种城市,只是想逃离家里的压抑,稍微喘口气。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会计助理,实际上却不得不从出纳做起。


工作环境很差,但更可怕的是老板。


在进入职场的第一年,我就遇到一位性骚扰的老板。

 

他给我发暖昧短信,工作时借由和我讨论问题故意把身体靠近我,让我非常反感。


我了解女生在职场会受歧视,但没想到性骚扰我的人竟是我的上司。


好在还没有发生什么,我就迅速辞掉了工作。

 

后来,我选择了一家互联网公司。


最初的选择理由,是想见识更广阔的世界,我想90后大都喜欢去互联网公司,毕竟互联网是陪伴我们成长的。

 

互联网公司的人大多都很年轻,也很有活力,我很向往这种生活。我没有进入大公司的资本,只能选择创业公司。

 

起初,逃离之前环境,让我觉得一切很美好。


但随着公司的发展,工作量剧增,财务部除了我领导,人员却一直都只有我一个。


也因为是创业阶段,公司很多业务不规范,这样就会把风险直接转嫁到财务上。

 

但当你提出意见,得到的回复却是现在没有解决办法,很无奈也很心累。


几乎所有的工作都压在我一人身上,周末不休息是家常便饭,大多数节假日,我都在公司度过。


那时候不仅是工作压力的问题,更多地是背井离乡,一个人打拼的孤独。

 

我和很多在外工作的年轻人一样,报喜不报忧,尽量不让父母担心。


每当凌晨走出公司的时候,格外想念家乡的一切,甚至时常怀疑自己的选择。

 

但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最初的新鲜劲过了后,我发现其实任何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都是一样的,弹性工作制就意味着加班是合理的。

 

我所在的创业公司就在无休、单休、双休之间随机选择。


每个周末到底上不上班,可能到当天才知道,各种团建还占据着仅有的休息时间。

 

自由开放的环境背后并不自由,都是在市场上厮杀,互联网公司其实是更残酷的存在。


但同时也带给我不断学习的动力,以及更广阔的视野,还有改变世界的野心。

 

我很佩服公司CEO,他是一个不断学习进步的人,我也想知道自己能成为什么样的人。


所以未来,我还是会选择有拼搏劲头的公司,不会再像初入社会那样盲目了。

 

刚刚步入职场不久的我,还没有考虑过个人感情问题。


随着年纪增加,却变成了父母最关心的话题。


我妈每次打电话来,总是旁敲侧击地问我有没有谈恋爱,反复提及“你也该找一个男朋友了”。


我只能笑笑不说话,挺无奈的。

 

春节回家的时候,一个同龄的妹妹带了男友来我们家吃饭。


我灰溜溜地不敢说话,就怕他们把话题转移到我身上,默默想着明年回家怎么办。

 

妹妹的男友想迅速订婚,但她却还没考虑结婚的事情。


然而所有亲戚都是催促订婚的态度,纷纷劝说,理由是为了我姑姑着想。


因为姑姑家境不算好,结婚了她们就稳定了。


妹妹没吃完那顿晚饭就溜走了。

 

我听着很难受,又无法反驳。


周围的亲戚,拿着年龄和母亲的道德大棒逼着妹妹就范,那我呢,将来的我会怎样?


春节结束没多久,我妈告诉我,妹妹订婚了。


我在电话里沉默了,觉得有点凄凉。

 

很多人会对我说,“你 25 了,再不找对象就没人要了。”


一方面让我感受到对女性的苛刻,一方面却又有实实在在的恐慌感,时间在流逝,我也不再年轻。

 

生活和工作上的双重压力,带给我的不仅是心理疲惫,也是身体的不适。


我开始频繁出入医院,出现了轻微的抑郁。


很多人,尤其是父母这一辈人,都觉得抑郁是一种矫情。

 

他们觉得我们物质条件这么好,“小孩子,哪来这么多心理阴影?”


所以,对我们来说,最难的是完全不被理解。

 

90后从出生开始,就被贴上标签,说我们是“垮掉的一代”,我不想被框住。


当初选择离开家乡是为了不妥协,可能现阶段无法得到我想要的生活和自由,但我会一直坚持。

 

理想和现实不一定是对立面,前提是你拥有理想,并在现实中努力。

作者简介:七秒鱼,来自微信公众号:平行生活实录(ID:pxshsl)。平行生活实录:生活最重要,其他是闲事。
责任编辑:Spencer  杨小肥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