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13 年他从未缺席,陪我在梦中度过了 ……

文: 时差少女S
首发 | 心理0时差(壹心理旗下公众号,微信 ID:PsyTime)

很多时候,我们好像都会刻意回避 “假如亲人去世了” 这件事,因为它触碰了我们内心最脆弱的部分。每当有这种忧虑,就会告诉自己与其担忧未来,还不如好好珍惜当下每一天。

 

明天是清明节,对很多人来说,是一年只有一次可以和离开的人好好对话的时间,他们永远在心里占据一个重要的位置。

 

我们在好好的生活的同时,如何安放自己的怀念?

 

在上周末,我们向大家询问了 “有什么好的方式纪念逝去的亲人或朋友,或者有什么方式与他们保持精神联结”

 

感谢读者朋友们走心的留言,每一颗真诚倾诉的心我们都感受到了,像是捧住了沉甸甸的信任。今天,我们通过这些分享,聆听他们的故事与思念,将哀伤转化为前进的能量。

-01-

  @木子冲鸭

 

奶奶在高考完那个暑假突然走的,其实高考前一个月她就脑溢血了,但是奇迹般地撑过我的考试,15 年 8 月 2 日那天走的,所以本来应该属于旅行的暑假我都陪侍在病床前直到她闭上眼。

 

也许人走了是能察觉的,她坚强地挺过我的考试,然而也没能抵住生命烛光的燃尽,因为走的太突然,接下来三天都是冷静地登记死亡记录,送去火化,亲戚吊唁。

 

直到她走后第五天清晨,一切都结束了,我照例下楼买了个鸡蛋饼,阳光初醒,朋友打来电话我刚说一句 “喂” 就嚎啕大哭,身体都被抽干。所以不要说一个人自己的亲人走了不掉眼泪,有时只是来不及反应,这种思念是细水长流的,会在某个清澈的黄昏,或者鞭炮齐鸣的大年三十突然袭来,像肆虐的狂风暴雨,短暂轰鸣后又迅速退去。

 

我相信奶奶一直是陪伴着我的,大学有两年生了很严重得病差点没挺过来,最后都好好地活下来了,有几次我在病床上想,要是没挺过去见到她第一句会怎么说。这个清明节会回去给奶奶扫墓,希望她能继续保护我,那我也会努力以后保护更多的人。

 @思蜀

 

今年正好是我外公走的第十年。我只会在忌日的时候一个人去坟上哭哭,聊聊天,说说最近家里的近况,回忆着小时候跟公公相处的故事。

  

小时候的我很喜欢在我外公的工厂里守夜。因为工厂旁边的葡萄园里有时候会送葡萄给我们吃。一个铁桶,爷孙三代人就坐在板凳上吃葡萄。现在忘记葡萄的味道却记得吃葡萄的画面,白炽灯下,那些机床为背景,三人三角,中间放着一桶葡萄。

 

十年前他走的那天,老天很配合的下了一场大雨。我们把他送到医院的时候天只是阴,抢救的时候开始下了下雨,我知道外公快不行啦。

 

后来,我第一次实践知道,原来人死了没有体温,我用手想把他的手搓热,想着他哪怕能再看看我,能再叫我一声呢。最终都无济于事。此后这世上啊,就少了一个爱我的人,却多了一个每念及起来都会流泪的人。

@然

 

今年是爸爸去世的第 13 个年头了,在我 17 岁那年,他去世了 …… 每每想起他,除了热泪盈眶外,还觉得自己超级幸运,因为他是我的爸爸。

 

爸爸童年超苦的,几乎就没有甜。可是,他却是一个能把甜带给其他人的人。每当我有压力的时候,爸爸都会出现在我梦里。在我的梦里,这13年他从未缺席过,在梦里陪我度过了:

夏天他在菜园子种菜,在田里拔草,

我高三月考放假回家,他给我煲汤,

我大学放暑假他出门迎接,

我工作后回家他去接我,

我教他玩智能手机用微信发文字发语音,

督促我怎么给家里起房子好看,

教我怎么爬山爬得快 ……

 

梦里,他从未离开过,我的点滴生活里他貌似都参与着。我总在想,如果他在该多好!

那些与自己深厚感情的家人朋友的离开,在我们的心里掀起了思念的波澜,在多年后也未平息,只要想起,相处的点滴,离开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

-02-

“你虽离开,我们依旧彼此相伴”

让人动容的故事很多,我们都在用不同的方式与逝去的家人保持着联系。

 

1. 在梦里和你相见

 

  @雨晨

 

虽然十年来你很少出现在我梦里,但到了我特别难的时候,你会来,轻柔地说,都会好的。妈,我相信。你给了我坚强的个性和直面困难的勇气,命运打击了我很多次我仍然活的明艳,这是你给我最好的礼物。我很少祭奠你,在我看来,你只是化成了另外的状态,比如云比如风。你一直都在,不是吗。

 

2. 把遗憾化作努力

 

  @小lu需要睡觉

 

从外婆去世之后我好像一夜之间变成了大人,没有人再无条件地听我哭闹,于是只能默默地平和情绪,学着做一个让她放心的人。她去世七年了,我也参加工作快一年了,有能力自给自足,也有能力给家里人买些礼物,只是我还是遗憾,那些漂亮的花衣裳,那些按摩仪,那些周游世界的老人旅行团,我看到的时候就总在想,如果外婆还在,我一定会把这些最好的都给她,她收到的时候该是多么开心和骄傲啊。

3. “我会和孩子说起你,延续这场亲情”

 

  @盼盼

 

爷爷在我还未出生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所以我对爷爷没有任何生活中的印象,只有看过爷爷的照片。

 

记得有一次清明和父亲去给爷爷扫墓,回来的途中,父亲一边开车,一边和我聊爷爷年轻时候的事情,很多都是我第一次听到的,包括爷爷爱吃什么,平时有什么爱好,我感觉对爷爷的印象也是从那时开始丰富了起来。

 

父亲平时是个比较木讷的性格,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绘声绘色的描绘一个人,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了解,那是一个儿子在讲述自己的父亲,讲述他曾经眼中的高山。

 

虽然我现在还是单身,但如果有一天,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也会在清明扫墓回来的路上,和他或者她聊聊自己的父亲。我想清明这个节日本来就应该是温暖的,它提醒我们要记住那些对自己有着重要意义的人和事。

 

4. 用文字记录心绪,写信寄托思念

 

  @我也想爱这个世界

 

伯祖父是我极为崇拜的人,可正如每一朵花都会凋谢,他的生命也最终在两年前的五月四号被病魔夺去。于是每年的五月四日我都会很早地起床,默哀三分钟,认真给他写一封长长的信,烧掉。这就是我表示思念的方式。也是我对他已逝一事的重视。

5. 留下遗物作念想

 

  @丫丫胖

 

父亲去年十一月走了…… 几次梦到他都是平常生活的样子,特意留下一个他生前用过的红豆袋,冷的时候就加热后躺在上面感觉温暖透到全身。手机里留下两张走之前两天的照片,不为看,只为守护自己心里的那个角落。从来也不用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

 

6. 继承优秀品质

 

  @狗狗

 

外公,您在我眼里一直是个正直,坚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您是个无私奉献的人,您看透着生活。您是个智慧的人,一生都在学习。您坚韧,您坚定,您坚持。我希望我也可以和您一样。保护着咱们的家。我记得你最后和我说过的话,您和我有交代的那些叮嘱和嘱托。

       

《寻梦环游记》里曾说:“只要记得,灵魂就永远不会消失”

 

看着大家的故事,我流下了眼泪。原来,亲人从不曾离开,我们用 “记得” 把他们留在身边,给我们力量和安慰。

 

我们与逝去亲人的联系,既有外在的联结,也有内在联结。

 

清明节去墓地探望、保留着遗物、看亲人的照片 …… 这些外在的联结,总在特殊的时间点让我们保持情感上的联系,唤起我们的思念。 

 

而带着亲人的好的品质,记着那些爱与关心,和下一辈讲述记忆中的故事,完成逝者生前的梦想 …… 这些内在的精神联结,让我们感觉到逝去的生命还在延续,美好从未消散。

 

无论用哪种方式,思念都化为力量,滋养着我们的生命,继续前进。

-03-

离别终究会来,我们该如何处理哀伤?

时间带来年老体衰,意外也会不幸地降临。生老病死的哀伤,每个人都无法避免。

 

我们该如何面对丧失带来的哀伤呢?心理学上有一些建议。

 

首先,葬礼是重要的。合适的葬礼仪式和与死者告别的哀伤方式,对于丧亲者的疗愈是有积极作用的。

 

这种庄重的仪式,有如下的作用:

1. 让人把压抑的情绪发泄出来;

2. 意识到亲人离去的事实,走出幻觉;

3. 让亲友知道真实情况,获得支持;

其次,我们需要从 “急性哀伤期” 过渡到 “整合性哀伤”

 

研究发现,当一个很重要的亲人或者朋友离开我们的时候,我们会经历不同的哀伤阶段。

 

最开始是 “急性哀伤期”,这个阶段我们深陷悲痛中,甚至无法正常生活,看到任何画面都会勾起悲伤,这个过程一般会持续6个月。

 

随着时间的治愈,痛苦的心情会缓和,直到我们能够带着思念继续正常的生活,进入了 “整合性哀伤”。这时的我们,可以自由控制自己何时进入思念,何时回到现实。


心理学有研究发现,那些能够去帮助别人的人,往往更容易从剧痛走向 “整合性哀伤”,这或许是对你我也有启发。

 

也许现在的你正处在丧亲的哀伤中,我们没有 “一键消除” 的魔法,但 “遗忘” 也不是唯一的方法。

 

有一位读者 @苹果 留言道:

小时候看《肥猫寻亲记》总有那么一个镜头,肥猫难过伤心的时候就会在夜晚仰望星空,有一颗星星就会变成妈妈,和肥猫默默地相望,给予肥猫温暖和力量。那时我就相信失去的亲人一定会是天上的某一颗星星。

 

每当我特别想念奶奶的时候,我也会在夜晚仰望星空,相信着奶奶就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她知道我内心的一切,并且能够照耀着我在黑暗中继续勇敢前行!我的奶奶永远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最好的方式,或许就是把思念化为力量,带着他们的期盼好好生活下去。

祝福你,

我的朋友,

世界和我爱着你。


-END-

References / 少女参考的文献资料:
[1] 刘建鸿, & 李晓文. (2007). 哀伤研究:新的视角与理论整合%bereavement research: new perspectives and integration. 心理科学进展, 015(003), 470-475.
[2] 王建平,刘新宪.(2019).哀伤理论与实务:丧子家庭心理疗愈.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3] Field, N. P., & Filanosky, C. (2009). Continuing bonds, risk factors for complicated grief, and adjustment to bereavement. Death Studies, 34(1), 1-29.
[4] Knight, C., & Gitterman, A. (2013). Group work with bereaved individuals: The power of mutual aid. Social work, 59(1), 5-12.
[5] Stroebe, M., & Schut, H. (2010). The dual process model of coping with bereavement: A decade on. OMEGA-Journal of Death and Dying, 61(4), 273-289.
© 版权所有:壹心理。如需转载,请在微信搜索关注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心理0时差(微信 ID:PsyTime)」,后台回复 转载 二字,按要求申请授权,谢谢。
排版:小鲸鱼 soon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