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弱母强家庭中的小孩(案例讨论)

妈妈坚定,爸爸温柔:


妈妈冷漠,爸爸爱哭:



01

来访者的状态

这是一个具有很高的社会功能的来访者,同时做多份工作,多才多艺,住在自己买的房子里(首付自付),一个人生活。对于外界的刺激有较好的抗压性。


来寻求咨询的原因不清楚自己的喜好及性向。无法准确描述自己的对外界事物的感受以及自己的喜好,对内在感受的描述层次分明且丰富。


和男性女性都约会过并且发生过关系,自定义为双性恋,但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哪种。对食物的喜好,事物的喜好也是如此,不清楚不明白自己的感受到底是什么。还有就是无法深入一段关系,无法承诺。

大部分时期处于迷茫和混乱,因为觉得不了解而一直在探索自己,虽然从中习得了很多生存技能,但对自己还是没有充分的了解和认识。知道喜欢的感觉但是并且不强烈,喜欢的对象也没有唯一性。


反复无常,阴晴不定,对爱有所期望,但是对于持续稳定的爱的存在持否定意见。


有时候也会表现出,这个世界大概是没有爱的这种悲观绝望的态度,或者哪里有,只是她遇不上的态度。



总觉得男性和女性的特质在母亲和父亲身上都有并且交替出现自己的感受就是很混乱,没有持续性地对一件事情的感受和看法,也无法对一件事或者一个人保持长久的兴趣和关注,总是变来变去,很难专注,多任务操作模式小能手,可以很多任务同时进行。


总觉得不了解自己,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不清楚自己的喜好,今天觉得喜欢,明天觉得无聊,对人也是,迷恋起来相当投入,但持续时间很短,一旦迷恋结束,很快就能转移注意力



虽然自称双性恋,但对自己的性向总是产生怀疑。

整体来说喜欢男人,但是觉得大部分男人是无能且懦弱的,无法保护她。对女人,只觉得麻烦,觉得她们挑剔,冷漠,且拒绝。


当问到自己如何看待自己的性别时:


自述:


从生理层面来讲,我非常明确自己是一个女人,而且我也没什么不满意。


但从心理层面来讲,我觉得我两种特质都有,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女人,温柔,细腻,敏感,有时候觉得自己很男人,冷静,聪明,性感。


我也有很多时候有女人的弱点和男人的弱点,比如很情绪化,很犹豫不决,很焦虑,急躁,愤怒,无能,懦弱。我觉得我大部分时候是拥有男人和女人的缺点。


我很清楚我自己是一个女人,但是我希望我是双性的


我希望自己拥有女人的魅力和谎言的能力,和男人的冷静和机智的头脑。


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一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正常男人女人的标准是什么,从我的观察来看,标准应该是我希望的那样,因为社会上大部分人似乎都是这样的。


从我的体验来看,男人是温柔,宽容,情绪化和懦弱无能的女人则是强悍,规则性强,严肃,坚强,苛刻的。我总是不由自主地认为现实周围的人们是和我体验当中的相同的。


02

家庭背景介绍


每次很累很辛苦的时候就想到父亲的怀抱,由此谈到关于父亲的早期回忆。在有记忆的时候,和父亲关系很亲密,常常一起打闹,玩耍,并且总是被父亲搂着睡觉。


据她从父亲那里听说,还在婴儿时期的自己,每次睡觉都是父亲将他搂在怀里,哄她睡觉,因为妈妈无法哄她入睡,她一直哭,直到父亲回来以后,搂着她,他很快就睡着了。


自己对于这件事的解释是因为妈妈太过紧张和焦虑,搂着她的时候总是走来走去地上下抖动,希望她能够入睡,加上妈妈身体较小瘦弱,大概被她抱着不太舒服。


而父亲就不同,现在想到父亲的怀抱,都觉得温暖舒适。被母亲拥抱的记忆极少,很难想到。


小时候每次生病,也都是父亲照料,发烧的时候父亲会不停地为她替换放在额头的毛巾,每次在这种时刻,母亲总是昏昏欲睡,完全无法睁开眼睛。


小时候和她一起玩耍最多的也是父亲,和父亲有很多交流。虽然父亲提供了很多爱的关注,但是父亲一直非常的脆弱及无力,很懦弱无能,不能够给家庭带来足够的保障。


印象中的父亲总是哭泣,看到过很多次父亲哭泣,鲜少见到母亲哭泣。所以感受到的照料和关心以及耐心都来自于父亲,但是父亲的关注不会一直持续存在,因为只有下班的时候能和来访者交流,玩耍。


来访者对男人的定义,宽容,懦弱,无能,愤怒,暴力,恐惧,胆小



在大事上总是因为恐惧而做出过于保守甚至错误的决策,小的事情上要么不在意要么纠缠不休。情绪反复无常。因此父亲一方面提供着爱,另一方面却不能够建立规则并坚强地坚守原则。物质上面也没有给予更多。


母亲在提供食物的时候,从来不问来访者的感受,都是给什么吃什么,而且遇上何种情况都第一时间拿食物安抚。


印象当中母亲的关注点并不在自己身上,而是一直在父亲身上,父亲有时会关心自己,但是母亲并不会。母亲在物质方面照顾的很好,但是情感方面无法链接。所有爱的感觉来自于父亲,所有物质上的满足来自于母亲


虽然基础的物质满足来自于母亲,但是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遇上什么是什么。回忆起来,母亲的关注点一直在父亲身上并且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和爱,对女儿是忽略的状态,或者愤怒的时候会朝向女儿。


母亲曾向来访者亲口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是因为当时只想做一个好妻子。


来访者对女人的定义,小事上面非常精明,能干,虽然在大事的决策力以及执行力都很好,但因为思虑不周而总是做错决定,挑剔,刻薄,愤怒,暴力,急躁,焦虑,控制,冷漠,大方,无畏,坚强,演说家



因此母亲一方面提供着物质,却只能提供物质,甚至在不需要的时候仍有物质出现来干扰。另一方面,却又作为一个踏入社会的坚实的榜样,提供坚强的典范。


03

分析、讨论和假设


来访者自体结构不稳定,导致冲突激烈,痛苦感受很多。一边要面对对好的感受的识别,一边要面对选择后进行取舍所需要的哀伤的能力和对自我边界的探索。


我们都很熟悉美国心理学家哈洛的恒河猴实验,这个实验的结论是—满足一个灵长类动物对爱的需求的三个变量是触摸,运动,玩耍


在弗洛伊德的理论当中,母亲这个人对孩子来说并没有突出的重要性,而是被聚合在“多变的”客体类群中,其功能只是作为“本能可以在哪儿或者通过它达到目标的东西”之一(弗洛伊德,1915,第122页)


而勒内.斯皮茨深化并补充了弗洛伊德关于早期客体关系发展的观点,除了力比多目的之外,为本我增加了一组能力。


在自我中起源并发展,与力比多的寻求快感相平行,使个体能逐渐发展出关爱的感觉和深度愉悦的个人接触,拥有力比多客体是一种发展性成就,反映出个体的复杂心理能力,能够建立选择性的,非常个人化的依恋。


力比多客体提供了基本的人类链接,所有心理发展都将在这种联结中发生。


这里明确地表达了除了生本能和死本能以外,人对于链接的需求和对于自主选择下的依恋客体的需求是非常重要的(弗洛伊德及其后继者,2015,第56页)



克莱因扩展了弗洛伊德的客体和客体关系概念。而温尼科特把他的讨论集中在了母亲和孩子身上,提出了足够好的母亲的概念和母亲的全然神入的概念,甚至认为“婴儿”这个概念与“母亲的照顾”是一个联合体(现代精神分析“圣经“,2002,第90页)


我们不难发现在关系学派中,从一开始发现力比多指征的客体,到研究客体的作用,以及客体对自体的影响,乃至主体间性,客体的概念在逐渐缩小至母亲和乳房,而关系越来越强调互动性


那么假设,在婴儿的早期,甚至是在与母亲共生融合的时期,母亲和乳房环境没有足够好的情况下,第三方客体(父亲)作为“多变的”客体类群中的一类,以能够满足本能对力比多客体的链接需求而具有可识别性


也就是说,本能对于爱的需求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物质的满足,另一方面是关系链接的满足。而构建及发展的方式非线性,而是呈网状方式一边构建,一边发展



在此案中,如果以温尼科特所描述的足够好的母亲和母亲的神入来审视,无论孩子呈现何种状态,母亲第一时间递上乳头。而孩子有可能需要温暖,需要玩耍,或者是仅仅表达兴奋。在这一点上,母亲的乳房不再是好的来源,也有可能是侵入性的来源。


而父亲的角色虽然满足了触摸,运动和玩耍的需求以及力比多客体的链接需求,然而这个力比多客体并不是恒常在的,又会在关系层面给来访者造成抛弃感。


对于这个来访者。母亲了提供物质(乳汁),而父亲提供了力比多客体链接。爱一分为二分别以食物和关系链接的形式来自于不同的客体。


矛盾冲突不再是1V1的模式,而是2V2的模式,它们分别是好的和坏的母亲以及好的和坏的父亲。


母亲带来的温暖和淹没侵入感。好的母亲乳汁的提供,生理需求的满足。不好的母亲的乳汁侵入式喂奶,不能够平静地观察孩子的需求。


父亲带来的的关注和被抛弃感。好的父亲的爱的关注,哄入睡,温暖。不好的父亲,不恒常在,抛弃感强烈。

在口欲期阶段,母亲神入灌注不足,全能自恋未被充分满足,父亲与母亲不同的客体在早期提供不同的爱的形式,使得自体的建立进程缓慢

在肛欲期阶段,母亲的严格,紧张,指责和父亲的宽容,放任,疏忽,使得来访者既无法letting go, 又无法Holding on. 

Letting go 表现在尽情释放,表达自我,表达攻击,以及哀伤的能力。



Holding on 表现在低调,不张扬,无表现欲,忍住欲望和延迟满足的能力



自体一直在混乱的大背景下,利用破碎分散的资源,在矛盾,冲突,整合的循环不断孵化,建立,然后打破边缘,继续建立发展。随着核心的稳定,外沿碎片的整合


最后形成混乱且分裂的自体,来访者爱的资源齐备,却呈碎片式混乱状分散在各个角落。


母亲不稳定的侵入式供给使得来访者无法明确自己的感受无法相信自己的感受。长大以后呈现出的就是吃东西感觉不出味道,不了解自己的喜好。


而父亲不恒常的爱的客体的存在,使得来访者感受到爱的及链接,却不是稳定的链接,时而有时而又消失的链接。


因此在关系的期待中,来访者常常处于在迷茫中几近绝望,却总抱有一丝若有似无的期望,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和强大的痛苦下寻找出路的状态。


换句话说,爱的物质方(母亲&乳房)以不稳定略带侵入的方式存在,爱的链接方以不稳定略带抛弃感的方式存在。


两种爱的需求都以不稳定的方式被满足,以至于长大来访者身上确实拥有很多的资源,但因为来自不同的客体,以及供给方式的不稳定,使得这些资源以碎片化的,分裂的方式呈现在来访者自体构建的结构中。


互相冲突碰撞,整合,分裂再整合,一边建构自体,一边发展自体。一边迷茫且混乱,一边又有很多矛盾和冲突。



也就是说,在父弱母强的情况下,母亲提供不足的部分被父亲弥补了,然而因为提供爱的客体的不同。


在此案中,即便母亲没有能够在黏附认同期给予足够的自恋灌注,第三方客体(父亲)提供的力比多对客体链接需求的满足仍然能够充当建立自体结构的资源。



在资源齐备的情况下,自体的建立会因为提供爱的客体的不同而产生很多的分裂的感受,以及迷茫,混乱以及冲突,却不影响建立完整自体的资源的充分性


尽管资源分散却混乱并且相互矛盾冲突,在这种情况下,此来访者并没有呈现精神病性的症状,反而呈现的是较为高功能的表象


自体的形成和发展也并非一个线性的过程,是一边建构一边发展的网状形成过程

 

参考文献:
[1]〔美〕斯蒂芬.A.米切尔,玛格丽特. J.布莱克著。陈祉妍,黄峥,沈东郁译。《弗洛伊德及其后继者—现代精神分析思想史》2015年5月
[2]〔美〕克莱尔 著,贾晓明苏晓波 译:《现代精神分析“圣经”—客体关系与自体心理学》,2002年01月 








文:蒋雅婷
责任编辑:殷水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