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抑郁起舞:我们可以主动拥抱人生中灿烂的那部分

这两天在听积极心理学的讲座,哈佛大学的一位教授他说的话让我很启发。

他说有学者梳理过,过去几十年大家做的研究,研究怎样过得更幸福或者幸福的人是怎么样,对比研究抑郁症焦虑症等的研究,数量大概有1:21的比例。

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他就说我们往往更多去关注那些问题,那事实上,他觉得我们去研究一个幸福的人,为什么会幸福,有什么特质让他幸福也很重要。

研究表明,一个比较幸福的人,他的适应的能力要比较强,他们不是说没有碰到困难,而是说他们会更多地调整着自己的心态,去面对那些困难和挫折,乃至恶劣情绪的堆积。

本篇特记录围绕积极心理学相关,自己最近的所思所想,和诸君分享、共勉。

一.

 

前几天和孩子爸爸聊天,聊起从前互相磨合的一些事,那时候也是比较感性,比较情绪化,也曾歇斯底里过的……亲密关系其实于每个人都是难题,但突破过去之后,似乎就不一样了。


你说,为啥当时怎么就过来了呢?怎么过来的呢?”好像具体哪个时点,跨越内心的坎,又都说不上来。 最近比较忙一些,连文章都顾不上写。


我突然有个新发现,那就是好像我不那么经常想要从亲密关系中去攫取安全感了,不太会因为在乎对象的喜爱与否,而影响自己的心情;不会那么特别去潜意识或者表露爱的渴求,要别人爱我。似乎那些空洞的地方,慢慢长起来。 

这在之前也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我想,可能和我周围的亲密关系的对方都成长了有关系,无论是孩子他爸,还是我爸爸我妈妈,还是孩子……和我最近密集接触很多心理倾诉的对象也有关系,一两百人的倾诉(或文字或语音或视频)。在回复这些问题和他们沟通的过程中不觉得,但回头看这些东西真的很滋养我。


倒不是说我把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而是说当我们去关注别人,把重心放在别人那里的时候,我们真的会忘记自己,忘记自己那些忧悲苦恼,忘记那些暗夜里让自己失眠一遍遍的原因。 生活的真相总是千百种,我们想象不到。


今天不经意间看到一个自媒体号主的文字,满活泼的小姑娘,她写道: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其实她父母双双都是癌症,并且正在化疗。


我想,她很轻巧地说出这句话,但背后的血泪想想都知道——只有超越了的人才会从痛苦中领悟,成长起来,并且更加踏实地去生活。 


二.

我记得几年前学习的时候,老师们常常告诉我,痛苦不是用来咀嚼的,而是用来超越的。

老师也告诉我们,对自己的念头不追随不认同不跟着跑,那时候多是不理解的,心想这痛苦活生生的啊。等到生活中经历了各种的摔打,撞得头破血流,真的才会明白一点点。“噢,原来是这个意思。”


痛苦中的人会失望、会焦虑、会抑郁、会悲伤欲绝,会以一千种悲观的想法和看法,但是唯独不肯放下的就是自己。 


当然,不是不想,是不能够——经历过的人会懂,但当事时都会觉得自己的天塌了全部或者至少一半,什么都不想做,质疑人生的意义。

而这时候,旁观者往往能做的,也只能是陪伴。因为旁观者会清,但是当事人真的是需要时间呢。

老师们也总是慈悲地笑笑,然后意味深长地说:还不够苦,真苦了,就放下了。 痛苦是会给人领悟的,就看契机发现在哪个点。 


刚才把《农夫和蛇》的故事又拖出来看了看:蛇奄奄一息,农夫见它可怜,就揣到自己的怀里温暖它,中途想放下,但是蛇说自己还没好,并且承诺不会伤害农夫,农夫继续抱着蛇,直到冰冷的蛇在农夫温暖的怀抱里渐渐苏醒,伸出舌信子咬了农夫的脸……


之前一位老师说过:我们抱着很多的负面的想法和念头,多么像想抱着一条毒蛇。


三.

 

面对咨询的朋友们,总是会给我很多的领悟。也是在跟TA们的互动之间,我会突然领悟:原来,防御是这么一回事,所谓的动力学的动力,原来是这样一种源自内心真实需求的动力呀?! 感谢TA们让我能够一点点,如同蹒跚学步的孩子,从理论走到现实!我也很享受这种学习和成长的感觉!


别人其实都是自己的一面镜子,刚好可以省察自己,比如如果刚好看到原生家庭给孩子带来的伤害和冲击那么深,我会提醒自己:千万不能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呀!

当然,我也常常想,我也只能继续好好学习,跟前辈学习,跟所有的人学习,尽快成长起来,才能为别人做更多。

最近也在尽量学习,陆续看到一些观点,积极心理学的东西很吸引我。 这两天在听积极心理学的讲座,哈佛大学的一位教授他说的话让我很启发。

他说有学者梳理过,过去几十年大家做的研究,研究怎样过得更幸福或者幸福的人是怎么样,对比研究抑郁症焦虑症等的研究,数量大概有1:21的比例。

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他就说我们往往更多去关注那些问题,那事实上,他觉得我们去研究一个幸福的人,为什么会幸福,有什么特质让他幸福也很重要。

研究表明,一个比较幸福的人,他的适应的能力要比较强,他们不是说没有碰到困难,而是说他们会更多地调整着自己的心态,去面对那些困难和挫折,乃至恶劣情绪的堆积。

我在想,一方面,我们在分析痛苦想办法要Kill痛苦,但另一方面,我们是否能够“带病生存”,就如同森田疗法所说那样:顺其自然,为所当为。我们不去太多排斥什么,叠加分析一些什么,而是专注在当下,做好当下该做的事情。

 

我们可能小时候有很多的伤害,父母由于各种原因主观的或者客观的原因,他们对我们不好,那甚至我们可能也从别人那接收到了一些不好的评价,乃至于现在,每天我们会碰到让自己开心的事情,也总会碰到不如意的地方。

有没有可能当静下心来的时候,我们去想一想,重新过一种更加积极的更加由自己来做主的积极的人生。那就是我们不用想着去让别人多爱自己一些。不用去依靠别人的喜欢,别人的评价就能够好好做自己,我们不用依靠亲人或者爱人的好评或者给予的喜欢,我们才能有安全感。



我们过好每一天,去好好地付出自己的爱,去做好每件事情,也去感受别人给我们的爱。


每当有情绪的时候,我们会去琢磨自己内心的哪一块不舒服,看到自己的不舒服,呵护它,然后离开放下,重新走每一段路。

那这样子,就真的是每一天每一步都是新的,我们每一步其实都可以告别昨天,走向明天,就看我们是不是真的想要去告别。

我们不停地这样去塑造自己的思维,慢慢地我们的认知就能影响和改变我们的情绪和行为。


当然,我知道这过程中几多艰难。但前面真的是光明的。事在人为,是对的,仅以此文献给处于痛苦中的朋友们,也勉励自己!

文:若水  (北大社会学硕士,心理咨询师成长中。)
责任编辑:殷水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