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这么大,你其实是可以抓住星星的 | 论相信自己

“我不自信。”

听到对方说出这句话,我下意识地想先去问为什么,但还是忍住了这一冲动,选择了另一个问题:“那种不自信,是什么样子的?”

之所以选择这么问,是因为我知道人们当说出自己不自信时,这个自信是一种由情绪所包裹的认知,它可能是“我做不好”的信念,可能是对改变所要付出的努力的畏惧,也可能是对过往失败的懊悔或愤怒……


总之,“不自信”背后的一切实在是太丰富了,我很希望人们愿意将它们诉说。所以,当你感到不自信时,也请你去思考不自信本身,它在你心中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自信是一种自我概念,它是人们对自我形象的态度。

我们从出现“自我”这一意识开始,就不断地去追问“我是谁”,而自我概念的发展几乎没有终点,它像是始终都在构建和修正的自我理论,持续的假设和求证丰富自我概念的常用途径。

但自我概念毕竟不是理论,其形成是一个不系统、不严谨、有偏差、具有人性的动态过程,并且很可能存在停滞的时刻。

 

让我们来思考自我概念是如何形成的,相信它会对我们的自我反思有帮助:



1. 过往的经验为我们的自我概念提供基础。

这个非常可以理解,我们都是从过去来到现在,已经从过往的经历中提取了一部分形成了自我概念。

为什么说“提取了一部分”,因为我们都是有选择地去注意、记忆和提取,大量的信息消失于感知之外,或者没有机会回忆起来。

当人们表达此刻的自己“不自信”时,我们往往需要去挖掘过往那些支持他说出“不自信”的记忆。

 

2. 我们根据已有的自我概念有倾向地形成假设。


一个自我价值感较低的人,面对未来的挑战,他可以说:虽然我之前的事情没有做好,但下次机会还是很大的。

但他也可以说:我不行,我已经没有可能做好了。这是两种不一样的假设,而它们都可能是非理性的,我们在形成假设时,总会有一定的倾向。

 

3. 有倾向地寻找检验假设的证据。

我们可能有意识地去寻找自己失败的经历,来进一步确定自己的不自信感,当我们认为自己做不好的时候,也可能无意识或有意识地去做不好,进而强化自己做不好的信念,这边是自证预言现象。

 

4. 根据所寻得的证据有倾向地修正假设或理论。


我们可能会谨小慎微,单次的失败可能不会当作非常充分的证据,于是维持自己的假设,继续寻找证据。


这也可以理解为何有些不自信的人在一次成功后选择依然不相信自己,同样,有些自信的人在一次失败后依然会相信自己,也可能会夸大其实,单次的意外便会改变自己的假设,甚至颠覆整个自我概念。



需要始终强调,我们作为具有人性的生物,无法做到绝对的客观与理性,我们在心灵层面所作出的寻找、推理都有可能出现偏差,但还有一些事情是可以确定的:世界上不仅有不如意,也会有如意。

 

我们的自信是心灵的产物,我们始终拥有着去改变和发展它的力量,而方法就蕴含在我们形成自信或自我概念的过程之中。


不过,这个世界上的机会如此之多,相信总会有你努力便有所成就的那一刻,是的,我相信。


               

文:秦艳鸿  清源小助理
责任编辑:殷水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