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优秀的人有资格说累吗?

如果你也在为自己的梦想奋斗,我有一些经验和感受,和你分享。

2020年3月底的一个下午。

新冠肺炎疫情的余波还未褪去。

我戴着口罩,搬着一个沉重的收纳箱从沃尔玛超市的出口走出,搭上了一辆出租车向住处驶去。

下午六点钟的太阳明显收敛了许多。

我坐在简陋的出租车副驾驶位上,耳机里播放着电子乐,身子跟着发动机的节奏微微摇晃着。

同时,右腿膝关节微微地发痛,仿佛时刻提醒着我不要走太远。

01

现在的我对自己的健康状况无比敏感。

可笑的是,在人生的前20年,“身体健康”这个概念压根不存在于我的脑中。

紧接着一瞬间,所有的压力和病痛在一个时间点集中爆发,我的身体仿佛一下子老了10岁(不是比喻)。

去年早些时候,因为身体原因,我被迫取消了雅思考试,撤回了挂在Boss直聘和领英上的求职信息,停止了每周末探索一家新酒吧的活动。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取而代之成为了我光临次数最多的地点。


(第二个则是中山医院)

3个月的时间内我频繁奔波于医院的各个科室。

先是因为牙髓炎做了根管治疗,紧接着膝关节开始出现卡顿和疼痛。

而在我刚预约完核磁共振后,身体又忽然发生了神经压迫。

走路直不起腰,走每一步都剧痛无比。

终于在一系列检查过后我开始重视起自己的身体,经过艰难的思想斗争,决定辞职回家。

02

回家后有了充足的时间照顾身体。

我不愿消停,先是建立了一个视频网站账号,企图从中赚取一些收入

——我也确实赚到了。

同时开始在门户网站写文章,期望自己的文字可以在茫茫大海中被读者发掘。

可随着工作量逐渐增多,干眼症复发。

我的情绪也出现了问题。

工作成瘾会导致生活方式的不平衡,而不平衡的生活方式会引起慢性应激,甚至有潜在的致病可能。

很快,一份来自精神科的检验报告让彻底停下了脚步。

「双向情感障碍」成为了我终其一生都要面对的名词。

更熟悉点的名字,就是「抑郁症」

03

回顾过去。

其实在多年前我的心中就已经种下了病症的种子。

由于缺乏指引,我一直没能意识到我身上的诸多问题是源于抑郁症。

直到它带着一系列躯体化特征发起进攻时,我才恍然意识到。当初的种子俨然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即将冲破我的身体。

无法否认我一直在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努力。

(尽管方向可能不准确,但我始终认为自己拥有一颗向上的心)

我像爬梯子一样,通过一段段工作经历实现了收入的增加。

我明白一个人爬的越高,看得则越远。


却忽视了我的能力和目标的不匹配。

交往的女孩展示了自己的高收入,社交论坛上满是对低学历和低收入者的歧视。更复杂的想法和欲望占据了我的头脑。

「我开始逐渐不满足于现状。开始渴求更高收入的职位」

就这样,白天穿着厚重的西装面试,夜晚忙着修改简历,试图从平淡无奇的工作经历中包装出一些亮点。

(结果很明显,我失败了……)

愿意接受我的公司我不满意,我想去的几家公司很有默契的一律拒绝了我。

我误认为我已经足够客观的评估了自己的能力和职位要求。

却忽视了职位需求的随机性才是最难以把控的因素。


终于,在准备另一波面试时,我的身体扛不住了。

04

终于回到了家。

我把沉重的收纳箱放到一旁,坐在客厅破旧的沙发上陷入了思考。

尽管现在是这些年的唯一一次放松。


「我却感到从未活得如此清醒过」

过去的几年,我整个人处于一种亢奋状态,不是在工作就是在找工作的途中。却很少思考我工作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潜意识里只觉得自己不配去呵护自己,只因为还没有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更准确一点说。

我没能建立起一个真正适合我的价值体系。所以唯一能看到的目标只有更高的收入。

「我用身体勤奋掩盖着思考惰性」

05

而当提高收入这个唯一的目标也变得无法企及时。

我则陷入了深深的抑郁和焦虑中。

也是因为了解了抑郁症,我才终于有勇气对自己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这句话:“我累了,我需要休息”

最后,我想告诉大家的是。

每一个人都有资格说累。我们不需要被别人的价值体系所裹挟。

即便有再宏伟的雄心壮志,和健康问题对比,都显得无足轻重了。

「当你感到自己特别忙,不能停下的时候,往往是你该停下休息的时刻」

毕竟,我们每一个人。

都值得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寻得更多的安定和平静。


作者:成长冰块
责任编辑:一只梨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