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感情里,我们可以把伴侣改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吗?

来源:利己主义微信号

安全和被爱,是每一个人内心深处共同的渴望。我们与伴侣的矛盾都源自于我们想要把对方改造成自己期待的样子。改造不成功的时候,我们就会伤心的想,他不爱我,却不知道,他只是不会用我要的方式爱我。

回顾我们过往的恋情,其实很多问题都可以回溯到不安全感上。不安全感让我们竖起防备的围墙,让我们警惕的观察身边最亲密的人、让我们贪得无厌、让我们无理取闹、让我们失去自我。真正是我们感到伤心或者愤怒的不是对方做了什么,而是他们所做的事情触发了我们什么样的不安全感。我们在压力状态下,应对这个世界的消极方式,往往都与我们内在安全感的缺乏有关。

“Men are disturbed not by things,

“人不是被事所扰乱

but by the view which they take of them”

而是被他们看待事物的角度”

– Epictetus

– 埃皮克提图(古希腊哲学家)

当一个婴儿降生到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上,他是没有安全感的,因为身边的一切都让他恐惧。我们出生的第一段关系,就是我们与父母的关系,我们与父母形成依恋,并渴望从他们身上获得爱与支持,从而克服我们对于这个陌生世界的恐惧。你是否会在我害怕的时候安慰我,还是会忽略我的感受?你是否能给我归属感,还是会拒绝我?你是否可以让我依靠,还是会让我感到失望?当我们需要父母提供的这份安全感没有被满足的时候,我们会很痛苦,也很恐惧,我们恐惧自己不被爱,甚至根本不值得被爱。

在我们长大以后,我们会更大范围的向外界索取来消除我们的不安全感,我们的存款、我们的容貌、我们的成就,还有爱我们的伴侣。我们试图说服自己,拥有了这一切,我们就会变得有安全感、有价值、值得被爱。如果我们仍然觉得不够安全,就会觉得一定是什么做的还不够,我们就会继续扩大自己索取的范围。我们想要改变世界,改变不了世界的时候就通过争吵去改变我们的伴侣来满足我们被爱和安全的需要。我们想要把我们的伴侣改造成我们的理想父母,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觉得安全和被爱。

我会要求他秒回我的信息,必须接我的电话,出差一定要给我带小礼物,有时间就要陪着我。我相信只有这么做才能证明他是真的爱我

我有一个从小就玩在一起的闺蜜,我一直都很羡慕她。她交往过的几个男朋友都是现在最流行的那种暖男,体贴、温柔、注重细节。而这些则作为了一个标杆,当我自己开始谈恋爱的时候,我会用闺蜜男友的标准去要求我的男朋友,形式化的要求对方去做一些事情,倒不是为了攀比,只是在那个时候的我心里,只有这么做才能证明他是真的爱我,而他爱我,我才会觉得安全和踏实。例如,我会要求他秒回我的信息,必须接我的电话,出差一定要给我带小礼物,有时间就要陪着我。前任男友无法做到我的这些要求,我无法说服自己他的心底其实是爱我的,于是我们之间不断的吵架、冷战、最后只能分手。

现在我开始认识到人和人的不同,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是不同的,只是我碰到的男人不是这种类型而已,又或者我一叶障目,只认为这一种表达方式是爱,其他的行为都被我忽略掉了。于是当我开始一段新恋情的时候我开始全面看问题,他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也不太懂得女生的小心思,神经大条还经常健忘,可以说一点暖男的特质都没有,但是随着交往的深入我却是可以感觉到他对我的爱的。虽然他不够浪漫,不能给我很多的小惊喜,但是他对我的好却是实实在在的,一点也不弄虚作假。而且时间长了,我发现他还挺细心的,只是不太善于表达罢了。没有那么多的浪漫和形式,我也可以确定的知道对方是爱我的,而我也是值得被爱的。

当我相信自己,给与自己更多肯定的时候,对于对方也会有更多的信任,当他不能秒回我的短信的时候,我可以从容的关掉手机去睡觉,因为我相信,他不回复一定有他的原因。我也不再刨根问底的问问题,当我看到他有事情发生却不肯告诉我原因的时候,我相信他不愿意说一定有不愿意说的理由,相信他能为我们的关系做出最好的选择。我的这些变化让我们的关系也更舒适了,我发现,亲密关系中的安全感是可以相互传递的。

异地恋不仅仅帮我避免了很多亲密接触带给我的困扰,同时也蒙住了我的双眼,让我无法看清楚对方,和我们关系真实的样子

过去的我对于安全感的认识是极为矛盾的,一方面我需要对方对我非常的照顾和呵护,我才会觉得踏实和安全;而另一方面亲密关系本身又让我有抗拒让我觉得不安全,所以我选择了异地恋。异地恋不仅仅帮我避免了很多亲密接触带给我的困扰,同时也蒙住了我的双眼,让我无法看清楚对方,和我们关系真实的样子。看不清楚的地方,我选择了自己给自己编织一个美妙的幻境,在这个幻境里面他非常的爱我,对我特别的好。我在这个幻境里沉浸了两年的时间无法自拔。

随着学习的深入,我认识到我对于安全感的矛盾认识来源于我幼年时期与父母的分离。所以我渴望被照顾和被呵护的感觉,又同时因为惧怕分离不敢进入真正的亲密关系。

在我回忆起小时候这件事情以后,我终于能够理解自己了,也能够看清楚我和前男友之间真实的样子。原来一直让我舍不得的不是他多么爱我或者对我有多好,而是我给自己编织的幻境太美了,让我不愿意醒来。也许现在的我还没有能力给自己提供全部的安全感,但是我相信,随着我在成长的道路上坚定的走,不断的进行自己探索,我会逐渐找到属于我自己的那份力量,也会吸引到和我一样自信的人。

知己主义观点:

我们需要都是因为我们匮乏,我们对于伴侣的期待其实是我们幼年时从父母那里没被满足的渴望。我们总是在要求对方,要怎样做来满足我们被爱的需要。而事实上只有我们能够自己爱自己,我们就不需要拼命地向外界去索取。

转载请注明来自微信公众号知己主义:zhijizy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