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看到的颜色,大脑记不住

译者:小雨沙沙1990

小雨沙沙1990带你走进心理学 

图片:我们能看到数百万种颜色,但是我们的大脑只能存储基本的、一般的色彩。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带领的一支研究队伍发现,尽管人们能区别数百万种颜色,但是我们仍不能记住特定的颜色,因为我们的大脑往往只存储那些我们见过的那些基本的色彩。

在《实验心理学》杂志中发表的一篇论文写道:由认知心理学家乔纳森·弗洛波姆带领的研究学家质疑记忆的标准假设,第一次论证人们对于颜色的记忆就是他们亲眼看到的那样是有偏见的。

例如,蔚蓝色,海军蓝,还有深蓝色。人类大脑对这些色彩之间的不同很敏感——毕竟,我们可以区分它们。但是研究者发现,将它们存储在记忆中的时候,这些不同的色彩都被贴上”蓝色“的标签。

同样也适用于绿色、粉色和紫色等。弗洛波姆说,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会看到客厅的颜色却不能在油漆间匹配相应的颜色。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心理学和大脑科学助教弗洛波姆说:“找到一种能够修补的颜色,我就不会再犯错误了。这是因为我以为墙是典型的蓝色,淡宣伟认为,那可以是绿色,但是我记得是蓝色。”

和弗洛波姆一起从事认知研究的加利福尼亚大学科学家Gi-Yeul Bae,Davis,宾夕法尼亚大学的Maria Olkkonen和罗格斯大学的Sarah R. Allred ,都表明记忆中特定颜色事实上都是大脑进行颜色归类的结果。他们发现当颜色是他们各自范畴之内的好样本时,人们记住的颜色会更加精确。

团队通过一系列实验得出了这种颜色偏好和研究结果。首先,研究者让这些主体查看由180种不同色彩组成的色环,找到蓝色、粉红、绿色、紫色、橙色和黄色的最佳色系。然后他们对不同组别的参与者进行了一个记忆实验,用0.1秒让这些参与者观察一个上了颜色的方格,要求他们必须记住,再用0.1秒看一个空屏幕,然后让他们在180种色系的色环中找到那种颜色。

当他们试图匹配色系时,所有的主体往往都会在基本的,“最佳”颜色上犯错误,但是当主体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不得不记住这些颜色时,对于原型的偏好是过度放大的。

“我们能区别数百万种颜色,但是要存储这些信息,大脑就办不到了。”弗洛波姆说,“我们把这些颜色贴上粗俗的标签,然后让我们的记忆变得更有针对性,但是相当有用。”

弗洛波姆说这项研究对于理解视觉记忆有深远的含义。当我们面对很多事情——颜色,鸟类,脸蛋——人们往往过后只会记住原型。并不是大脑“没有足够的空间”来记住数百万的选择,而是大脑想要将这些精确的细节划分到更加有限、受语言驱使的范畴中。因此,一个看似蓝绿色的物体或许会被记为“蓝色”或者“绿色”,然而一个珊瑚色的物体更可能会被记为“粉红色”或者“橙色”。

弗洛波姆说“在大脑中我们有非常精确的色彩知觉,但是当我们不得不在世界中挑出那一种颜色的时候,有一个声音会说,‘那是蓝色的’,那最终会影响到我们所看到的。”

原文:When the color we see isn’t the color we remember 

来源:eurekalert.org

欢迎加入 |  心理学与生活:专注翻译趣味实用心理学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