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越来越多人不发朋友圈了?

文 | 壹心理创作部

 01 社交网络成为新的“人造器官”,你无处可逃

身边有越来越多的人不发朋友圈了。


他们要么关掉了朋友圈,要么设置了朋友圈仅3天可见,有的干脆直接销声匿迹。

收到的反馈大多是这样的,感受一下:

不发朋友圈,那你加我做什么?

对陌生人都10条可见!!!

友尽!!!

关闭朋友圈?

你是不是在防着我?

是不是没有把我当成好朋友?!

算了我们不合适,

还是拉黑吧。

别设置朋友圈仅3天可见了:)

因为我1天都不会看。

面对这些回复,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日复一日,回不完的工作信息,刷不完的朋友圈,不断查看新消息的失落与唤起……这些无孔不入的焦虑感,让一部分人在社交网络上无奈做出了选择


——断 舍 离。


关闭朋友圈并不是“装逼”,也不是“作”。而是因为,社交网络俨然已经成为了我们的一个“人造器官,在与它融合的过程中,我们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

可是,


情感上能断舍离,职场上能断舍离吗?


睁眼第一个和闭眼最后一个看到的东西可以超出手机屏幕吗?


如果发了朋友圈,能不每3分钟就刷一次点赞量吗?

这都不是可耻,是太可耻了!

是的,社交网络开始与线下生活争夺我们的时间,战况焦灼,难舍难分。

然而为什么在这两者的战争中,结果会是我们自己跌入万丈深渊?

 02 拒绝绑架,你需要知道这4个心理学概念

腾讯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结果显示,目前微信月活跃用户为9.38亿。50%的用户每天使用微信90分钟,80后与90后日均发送信息74次。

太恨自己每天在微信上付出的时间,比一个月和爸妈聊天的时间都要多,比一周喝咖啡欣赏伟人经典的时间还要多,比每天看黄片的时间还要多……

明明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我为什么管不住自己的双手?

难道我真的,长了一双假手!!??

等一下,我们真的是在被社交网络绑架吗?绑架你时间的,可能是你自己。

(1)自我控制


参加腾讯社交斋戒实验的清华李秋澄有这样的体悟:

“刷个朋友圈,回复一下并不重要的信息(比如在你奇怪名字的好友群中发一张搞笑表情包),看一篇图片多于文字的公众号文章,都花不了多长时间,也花费不了多少流量。

用微信的成本(时间、流量等)如此之低,大家很多时候甚至会忽略刷微信的成本,甚至很多人潜意识认为在使用微信的时候是没有成本的,因此放心大胆地用。”

社交网络成瘾与人的自我控制能力有关。

在心理学上,自我控制分为两个步骤,首先一个人需要认识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会阻止目标的达成,然后他才能够去控制自己不去做出这样的举动。

如果没有意识到微信的危害,那么自我控制便不会发生。

就像李秋澄说的:

“只有当夜深人静一个人细琢磨感叹‘时间都去哪儿了’的时候,才恍然大悟自己的时间其实都给了姓张的中年大叔。”

(2)防御性自尊

什么样的人会沉浸在发朋友圈当中呢?答:自尊不足的人。


人的自尊由两种东西组成,一是对自己内在能力的认同,二是对自己创造价值的认同。

如果你认为自己已经做出一定的成绩,有一定的价值感,但是却自卑于自己的能力。


这种人会倾向于在朋友圈晒自己做了什么牛逼的事情,听了什么牛逼的讲座,学会了什么牛逼的技能。


第二种人,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认可,但是却对自己的价值不够肯定,则容易成为工作狂。


第三类觉得自己既有能力,又有价值,属于高冷范儿,可能不怎么发朋友圈。


最后一类人,觉得自己既没有能力,又没有价值,所以才更可能沉迷于朋友圈,获得短暂的自尊心。


(3)超人际模型


社交网络厉害的地方是,它允许人们戴上面具对自己进行印象管理。一些人在上面小心翼翼地营造了一个更让自己喜欢的形象。


所以,你会看到有些人平日里害羞不说话,到了微信上却摇身变成女神范儿,carry住全场。


还有那些老司机们,下了微信是端庄贤淑温柔可爱,上了微信则语惊四座,不能更浪,像是对自己内心发起的一场反抗。


所以,他们愿意把时间放在微信上,是自我价值感。

(4)奖赏回路


科学家们还发现,人脑中有一个关于奖赏的区域,叫做“伏隔核”。这也是人们控制不住刷赞的原因。

当你在吃巧克力,或者赌博赢了钱时,这个领域会被点亮。


后来,科学家又发现,当青少年浏览高赞照片时,这个区域同样也会被点亮。


大脑会认为这种行为对我们而言是有益的,从而会鼓舞我们继续获得更多的点赞。

然而再多的点赞,获得的反馈是短暂的,它无法让你真正地为自己骄傲,它无法让你在行将就木时,对自己说:我无愧于自己这一生。

 03 别让社交网络,毁了我们自己

在iPad发布之际,纽约时报的记者和乔布斯有一个电话采访,在乔帮主对iPad的的功能赞不绝口之后,记者挂电话之前,例行提了这样一个问题:


“既然iPad那么棒,那么你的儿子一定很喜欢吧?”

没想到乔帮主的回答却是:不,我们家有严格的电子产品使用控制时间。


为什么制造社交网络产品的人都会对使用时间设限?

(1)社交网络让抑郁的人更抑郁

直观的,问你一个问题,刷完一圈朋友圈,再扫完一轮订阅号,你有什么感觉?相信很少人会说,他们变开心了。

我自己每次刷完朋友圈和订阅号时,先是感受到了这个社会对我们的深深恶意,然后百无聊赖地感叹自己的1个小时还不如用来喂狗。

实验发现,社交网络的使用和人的消极情绪成正相关。

这可能是因为,本身情绪低落的人,如果在社交网络上看到朋友圈的“表演”,他们更容易进行上行比较:“为什么别人的生活充满了咖啡旅行和男朋友而我却那么惨”,从而导致情绪的恶化。

(2)社交网络让孤独的人更孤独

设想一下,你手机没电了3个小时,急冲冲地借来充电宝,点开微信,上下刷动着屏幕,却只看到工作群上有人@你的时候,小心脏难道不会瞬间掉入深井冰?

有研究证明,过多的社交反而会让人更孤独。


这是因为,朋友圈大多是弱关系,再点赞也终究逃不出“群体的孤独狂欢”,和他们的接触就意味着和亲朋好友的深度交流减少

而真正的强关系,往往不需借助社交网络:“你有一万种方法联系他,他也有一万种方法联系你。”


(3)社交网络让低认识信念者变蠢

你把所有的时间都用于清除微信上的小红点,你饥渴地每过30分钟就打开一次订阅号列表,信息错失焦虑症(FOMO)是缓解了,但是你在每篇文章中用于理解的时间也就被猫啃了。

这是一个基于生活观察的结论。手机屏幕就那么小,而微信文章却那么长。


大部分人都在社交网络上被动地接受大V的观点,名家的解读,这在信息获取者中被称为低认识信念者。他们不去区分自己获取信息的目的,会将权威和大V发布的信息当做正确的信息,而不经过任何自我消化。

相反,高认识信念者则会主动获取他们需要的信息,而且在阅读的过程中通过推理、判断来验证它们的好坏。


不要让社交信息将你溺死,在信息的深池中,你需要重拾自己的选择权。

 04 85个实验者,选择离开微信15天

1999年,一场“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让12位参与者从北上广来到一个地方,那里只有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和一条上网的电话线路,3天之后的结果是,大家饿得前胸贴后背。


2017年,85位参与者受腾讯研究院之邀,进行为期15天的社交斋戒,将每日微信使用时间压缩到30分钟以下,连续15天。

参与者有的感到愧疚、忐忑,也有人觉得“轰的一下,世界安静了”。


研究院利用Waston的积极与消极情绪量表、Diener的生活满意度量表、Jessor的一般疏离感量表和简化版乌特列支工作量表等专业心理测量工具,同时进行了质化与量化研究,形成了一份175页的纸质报告。

在报告的最后,有这么一段话让人想了很久:

“微信的设计者不是上神,

真正决定一款软件的是一个个真实的,鲜活的,具体的个人。

同样,打磨这款软件的“双刃剑”的主人也不是别人,

是伤是爱,都由我们每一个人,自己决定。”

为什么腾讯内部的研究院会支持这场冒险大胆,极具反思精神的实验?

85名实验者离开微信15天,他们收获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社交网络对于人们的幸福感,社会交往及工作投入到底产生了哪些具体影响?

浪潮上的我们,又如何不让社交网络毁掉我们自己和下一代?


这和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11月4日至5日,壹心理举办了“万物生”第二届中国心理学创新峰会,我们请来了腾讯研究院S-Tech工作室负责人陆诗雨解答你的疑问。

峰会现场你还可以:

与包括欧文·亚隆在内的20+行业大咖接触,获得现场提问的机会

听各行业大咖从4大主题分析如何抓住心理学的风口

认识1000位心理机构创始人/管理者,与他们深入沟通

两份国内外行业调查报告:《美国心理从业人员2015年收入报告》《2016年中国心理咨询师生存现状报告》


此外,本次大会还有很多大咖参加,他们将与你一起探讨:

“心理学+科技”

“心理学+跨界”

“心理学+新媒体”

……

各个领域从业者该如何另辟蹊径,

从心理学获取灵感,找到创新的突破口?

站在风口,如何以心理学为契机,

去撬动成功的100种可能?

心理学长夜将逝,

每一个心理人必须做好远行的准备!

等你,与我们一起

看见心理学的开阔,预见行业的未来


扫描图片二维码或点击此处了解峰会详情

峰会演讲嘉宾:

包括斯坦福大学终身荣誉教授、存在主义治疗法三大代表人物之一欧文·亚隆、台湾心理治疗学会理事长王浩威、心乐土心理咨询中心联合创始人武志红、中国叙事疗法奠基人李明、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学普及工作委员会主任高文斌、张德芬空间CEO卢熠翎、《驴得水》制作人孙恒海、“一元购画”发起者苗世明、“潮汐”APP创始人郎启旭、腾讯研究院研究员陆诗雨、之爱创始人、插坐学院CEO何川、醒来死亡体验馆创始人黄卫平、绵羊热线APP创始人青音、小鹅通创始人鲍春健、十点读书运营总监廖仕建、网易科技中心总监杨霞清、各色科技CEO郭婷婷、暖心壹疗创始人兼CEO金方怡、壹心理IF实验室负责人贾鹏标、壹心理CEO黄伟强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