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展CEO董少灵:创业是为了消除更多人眼中的雾霾

兔展CEO:董少灵

一群人和第一次尝试

在自己的母校给大家分享,感到非常幸运。

我是出生在山东莱阳,人口密度泛红色的地图上。我们县城有100多万人,2008年,我19岁,当时像很多其他参加完高考的人,有了更多自由的时间,在那段时间,我非常频繁的去游泳,在去游泳的路上,我都会看到汽车站对面的广场上,有非常多的人。在我的印象里,当时那个广场是没有太多树荫的,被太阳晒完,地面是闪闪发光的,所以我就很好奇,那群人聚齐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不呆在阴凉的地方,快乐的做自己的事呢?

有一天我过去和他们交流,我终于知道了我本来不知道的事,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能够想到,在那里聚齐的人是年龄并不小的一群农民,我也并不知道你能能否想到他们是从几十里远的农村,赶到这里,我也并不知道你们能否想到,在这个大热天,就几个馒头,加上一点咸菜,来做自己的午餐。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呢?实际上在08年我们祖国已经承办了奥运会,当我们开始富强时,当我们身边的人开始用苹果时,他们用这样的方式寻找一份短期的工作,其实大家也能知道,用这样的方式去找工作并不是每次都能如愿的,我看到过那样失望的眼神,那意味着一天的汗白流了,意味着他们又要走几十里的路回家了,我看到过那种泱泱而归的眼神,那里面有无奈,也有些悲伤。还有一群人,他们聚集在小县城的另一端,在另一端城市的唯一的立交桥上,有大的广告牌,那广告牌后面贴着很多小纸片,然后有很多人从四面八方骑着自行车,来这里寻找信息,找工作的信息。很多人能找到,你会看到那一时的兴奋,眼神里面闪出着光芒,但其实有更多的人通过这样的方式,是无法高效的找到工作的,我看过那群人眼里的伤感和无奈,就是这种朴素的眼神,刺激了我和我的伙伴。

当时我们高中毕业,其实这个想法源自于我们高中毕业之前,高三的时候已经在筹划,我们在想,是有一群人,他比我们更慢的接触互联网,这种能让更多人高效表达的方式,但是我们可以,我们可以把他们的信息放到网上,我们可以找到更多工作,而不是让他们在炎热的太阳下面呆着,吃着咸菜,然后无奈的泱泱而归,我们可以让他们的生活更美一点,当然,在座的很多人都可以,当时我和我的伙伴搭建了一个非常简陋的网站,我们去收集这些农民工的信息,把它们放到网上,然后让周围的朋友,让他们的家人和朋友,在上面找到他们想要的短期工,这就是我第一次创业时做的事,或许还不那么严肃的叫创业,在我们去大学后,去工作后,这个网站就倒闭了,但是我至今不会忘记那群人的眼神,然后在我们同一片土地上,还有那么一群人承受着他们不用承受的无奈和伤感。

为了消除更多人眼中的”雾霾”

2014年时,我25岁,在这期间的6年,我没有停止过不断创新和创业的尝试,我觉得消除这些人眼里的无奈和伤感,就是不断驱使我的原动力。2014时,当我和我的伙伴看到梅兰-特斯拉,在朋友圈里用一种酷炫的表达方式进行表达时,他触痛了我们的一个痛点,我们都是年轻的,有过几次创业经历的人,我们想起我们当初做一个小企业,做一个推广时有多么的难,为什么呢,那种旧的媒体不是我们的,甚至不是我们年轻人的,它不能让我们容易的表达我们的观点,让我们好的想法,好的产品被世人熟知,我们买的起中央电视台的广告位吗,我们还是买得起高速公路上的铁牌广告?还是说我们可以在深圳卫视上投一个广告,我们都不能。那我们的表达方式在哪里,这个问题一直在触痛我们,让我想起2012年,我和几个伙伴在珠海开外语培训班,在我们开培训班一周前,我们还没有招到让开班不亏的人数,当时我们是怎么做的呢,当时我们彻夜的在学校外面的马路上喝酒,讨论一晚上,就等着第二天天明时,有人出来吃饭,我们就开始推广,这就是我们当时无奈时的策略。当然,我也可以告诉大家,这种无奈时的策略,只要能坚持,也能产生非常好的效果。所以我们珠海的培训班是秒杀任何一家机构的,虽然我们第一次开培训,我们是新东方加启德人数两倍。这是我们当时的一个事情,我们当时伙伴眼里的血丝和我们当时的无奈,我是记得的。虽然我没有照镜子,但是我看的到伙伴眼里的无奈与焦虑。

就当我们去年,看到特斯拉在做这种酷炫的表达,当时就在想,这就是我们这些年轻人包括很多创业的企业,可以用来传递自己优秀的理念,传递自己的创意,把自己的声音表达给这个世界的方式,然后我们就义无反顾的投入,在去年,10月份之前,我们并没有融资,我们从去年十月份到今年四月份,密集的完成种子天使的利润融资,在那之前,我们全是自己的钱投入这个项目里面。我是一个非常喜欢看别人眼神的人,我女朋友也是通过这样的眼神,相遇,到现在有六年多的时间,我非常喜欢这种带着阳光的眼神,虽然灯光有点亮,但我看的到台下这么多闪光的眼睛,我喜欢这种眼神,包括我们父母,包括我们亲人的眼神,我是非常喜欢,但是你总在另一个时刻看到过,别人眼中并不那么阳光,并不那么明亮的眼睛,这种东西,让我们伤感。这就像我们喜欢蓝天却时常有雾霾一样,所以我说,驱动我的,包括很多心理学家,创业者的,都是同一件事情,那就是祛除更多人眼里和心理的雾霾,这是我今天要分享的第一部分,就是驱使我们很多创业者,包括我们年轻人不断创业,创新,坚持这条很难的路的原动力。这里很多清华北大的学生在听,我们并不缺少简单和舒服的生活选择,但我们仍然去选择这条路,这是我们心理的原动力。

在路上:成为一个不那么马虎的人

另一方面就是回应我们今天的主题,作为一个成长型公司的领头者,做这样一份CEO的工作,心路历程是怎样的。我分享一个吧,在去年兔展还没有开始融资时,我们非常需要钱,需要钱来加快我们产品的迭代,加快我们对更多人的服务,然而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服务了200多万人,其中150万是我们的中小企业,已经做出了一点东西,能让我们心里感觉到开心,但当时情形不是这样的,当时的情形是怎样的呢,我们一共就几个人,我们当时产品刚上线时,服务器不稳定,我们每天十二点更新,然后一点,三点,五点我们几个人负责设闹钟把自己叫起来,起来检查我们新版的服务是否有问题,一个人两点,四点,六点起来,来检查我们的服务有没有问题,以保证在第二天,别人上班时,能有一个能打开的网站,能有一个靠谱的服务,这是我们当时过的日子。

当时没有融资之前,人是紧缺的日子,大家可想而知,我们当时多缺钱,我们当时运作了几个月,拿到了一个外包单,当然不是每天去运作,只有每个月一两天。去拿这个外包单,利润大约30万,对我们当时来说,是让我们跑的更快的油,当时我是去招标的,我很清晰的记得,我去招标的前天晚上,整个团队,就像感觉到幸福就要来的前一夜一样,开心和幸福。因为我们知道,有了这笔钱,我们的人,或许更高效的来做事情,不需要每天晚上像土著一样的方法,我们可以招更多的运维测试,让这些人分担合伙人的压力,但是当我第二天提前到达招标现场时,我少了一份招标材料,我当时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十分钟内找到这份材料,我非常的纠结,我感觉那一刻天黑了一些,当我回到公司,对我的伙伴们说,对不起,大家,我们miss了,我们没能拿到。我看到了大家眼里几十秒的失落,但是让我记得更清楚的是,他们的眼睛很快变得温暖起来,他们开始安慰我,我很高兴我有这样宽容的伙伴,但作为创业团队的领头人,我不允许自己像当初一样,还做一个马虎的人,因为在之前我没有在一个团队的领航者的角度,或者在做一些自己的事情时,当我们马虎我们很快给自己找一个理由,然后来安抚自己,让自己快速的高兴起来,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特别人更多时,就更不一样了,我不允许自己再像当年一样,现在我们公司里,任何一份材料里的错别字,我都能很快的说出来,在第几行,哪个位子,哪个标点用错了,都是能立马发现的人。这不是当年的我。

在路上:成为一个仍然热血却可以控制情绪的人和一个容得下更多的人

我想说,这可能是创业这条路对我们个人,一个非常大的帮助,让我们变得更容易进步,更容易发现自己昨天的不完善,更容易迈出那个让自己改变的一步。我觉得改变自己真的很难,就像我们说的本性难移,所以有很多特质层面的东西难以改变,能力层面的东西稍微容易改变,其实我今天说的就是我们难以改变的,就是创业让我们变成这样的人。从另一个角度来想,我们一群热血的年轻人,开始创业,经常会爆发类似中国合伙人里面的争吵,但我们从没有说过要散伙。争吵却经常是十分激烈的,大家都太有血性了,大家太有主见了,太好面子了,但后来,我们回头看来,这些争吵真的有意义吗?后来我发现总结,这些争吵大多是点对面的争吵,而不是点对点的争吵,大家根本没有在说一个东西,都是因为自己好强,要面子而产生的争吵,在这时候怎么办呢?我就给自己下了一个要求,在这些争吵里,我要做到第一个能够冷静下来,能退一步的人,做一个能过更加包容多种表达方式,包容更多观念的人。

其实今天,我就分享到这里,一共说了两点,第一点,是什么东西,在促使我们不断的坚持一项不容易的事业。第二个,就是在创业的路上,作为一个CEO的感受,就是我们有更强的责任感,更强的融入感,以至于驱使我们在做一些真正改变我们事。好,仅此分享,谢谢大家。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