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是容易的,真正难的是过好平凡生活

01

大学时一个校友,我们在文艺论坛相识,后来发现,柔柔弱弱的她,竟是户外爱好者。

她供职 500 强跨国公司,革履套装,妆容精致,用英语和法语做 presentation,却常常在礼拜五下班换上冲锋衣,匆匆逃向另一个世界——

她在零下20度的冬夜跟一群人去山里扎营,整个人冻得僵掉,就着凌冽寒风吃泡面;也曾一个人背着几十公斤装备夜穿藏区村落,投宿当地村民家里,被一家人的密谋般的窃窃私语吓得魂飞魄散。

后来觉得还不过瘾。

有一次跟着探险队徒步墨脱,在汉密到背崩的途中被蚂蝗叮咬,发高烧到虚脱,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能活着回去,一定好好过每一天。

在电影院看《七十七天》的时候,我想起这个朋友。

那时的她,跟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俗世生活一切安好,没有生病,没有分手,没有撕逼,没有狗血剧情。

就是想逃跑。

想从庸常的世俗人情里逃跑,从单调可预见的人生程序里逃跑。

他们身体里,仿佛住着小野兽,流淌着一腔无处释放的热血和激情。

越危险,越禁忌,就越有吸引力。

于是,他怀揣一腔孤勇,走向羌塘无人区,明知可能会遇见猛兽,洪水,龙卷风,有极大的概率无法生还。却将这一场精神逃亡,美化为「自由、梦想、命运」的哲学思考。

于是,她收集每一个假期,企图忘掉身份与过往,忘掉世俗的承诺与责任,去体验充满无知和冒险的平行人生。那个平行人生里的自己,仿佛才是真正活着的,可以自由呼吸的,充分释放的。

02

二十几岁的时候,我也常常一个人旅行。在路上遇见过很多乏味尘世里的逃跑者,大家在国际青旅的院子里喝啤酒聊天,分享着各自的冒险。

有个男孩子告诉我,他辞掉安稳工作,被父母关了禁闭。然后在一个夜里,他从三楼的窗户跳下来,只带了一个双肩包,从此开始边打工边旅行的生活。

他在很多青年旅舍做过义工,听过各种各样的故事,也遇见过一些短暂的情缘。

可是,他说,他想回家了。

逃离是痛苦的,可出走的半途中发现,能「拯救」自己的依然是当初逃离的地方,更令人沮丧。

「冈仁波齐不仅有美妙璀璨的星空,更有寒冷,暴雪和不知何时会串出来的野兽。

他说,他那天一夜都没有睡安稳,手里握着刀,随着准备跟猛兽搏斗,根本没有兴趣走出帐篷,去欣赏传说中美丽的星空。

看《七十七天》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什么是自由?远离文明社会,进入无人区的荒野并不是自由。

对荒蛮的大自然来说,人类并无意义。

我看到主人公被狼群追逐腹背受敌,在龙卷风施虐时一路狂奔,在洪水里扛着行李逆流挣扎……那种孤独是真实的,恐惧是真实的,孤立无援、意志力崩溃也是真实的。

自由并不在高处。在大自然面前,人的分量轻如鸿毛。

只要一个人原本的社会身份被剥离,远离了人类社会的规则、秩序,远离了人群,他随时可能成为被猎杀的对象。

只有人被赋予种种标签、身份,才能够被辨识和放置,才有了重量。

那些束缚你的,其实也在保护你。

所以,不是你逃离那些尘世束缚就会获得自由,包容那些束缚才会获得正在的自由。

03

我也曾是个独自仗剑走天涯,内心桀骜不驯的野蛮少女。

可是到了30岁才发现,曾经睥睨抵御的世俗红尘,曾经不屑一顾的安稳人生,其实多么难抵达。

逃跑是容易的,真正难的是过好平凡的生活。

你对眼前的工作不满,觉得工作内容枯燥无意义,领导同事浅薄又俗气;你的婚姻一地鸡毛,老公不理解你,婆婆处处跟你作对,家像个密不透风的囚笼……

生活就是一个难题接着一个难题。

也许真正勇敢的方式,是留下来,好好面对和解决问题。

拨开那些假象,穿越那些欲望,去和那个脆弱的、恐惧的自己对话。去觉察情绪的来源,洞悉问题的真正根源,将狭隘的自我打碎,去理解他人,换位思考。

逃跑,探险,放飞自我,真的有用吗?

加拿大作家门罗的小说《逃离》,女主角卡拉总想逃离家庭,去寻找所谓真实的生活感受。

她从原生家庭逃跑,却嫁给了一个暴力倾向的男人,夫妻俩开了个马场,生意不太好,婚姻也出现问题。

然后她又一次逃跑:在邻居的帮助下离家出走,却最终失败了。逃离途中的卡拉情绪不稳定,对未来的新生活充满恐惧,所以乖乖回到丈夫身边,回到原本的生活轨道。

如果你没有稳定人格,没有强大的自我,不敢诚实面对生活,不去解开那些问题的绳索,不去真正的觉察与改变。那么每一次逃离都是对自由的粉饰,只会让你更失望、空虚和遗憾。

我的那个校友,从墨脱回来后的5年,经历了结婚生子,辞职创业,朋友圈里晒的再也不是高原星空,而是平凡菜蔬,亲子活动。

她告诉我,「最大的冒险其实不在荒野,而在平凡的生活中。

她还是会去旅行,但不是逃避,不是寻找奇迹,不是追逐自由,而是放松和休息。

真正的勇气在平凡的生活中。真正的自由,也是扎根于泥土,有稳固的根基,然后才能蓬勃生长,枝繁叶茂。

作者简介:李娜,北京与尔文化传媒CEO,畅销书作家。理性的水瓶座少女,爱美爱文艺,也非常独特非常清醒。已出版《你走的弯路,每一步都算数》,公众号:与尔同消万古愁(shovidnana)。

责任编辑:Spencer  郑锦燕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