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是一场冒险,感情亦无捷径

文: 卢悦

原题《一句残酷的话决定了你的一生

在我的心理咨询生涯中,我说过的最多的词,恐怕就是沟通两个字。然而它也是世界上最容易被误解的词。对这个词的理解,决定了我们的情感乃至整个人生的走向。何出此言?回忆一下,我们人生中最幸福的那一刻,不妨问一下自己,是什么让我们认定那时是幸福的?我敢打赌,那一定是心与心交汇的一瞬间。

爱情为什么成为人类传唱几千年的主题?为什么爱对我们这么重要?我们都在爱中追求着什么?

小沈阳说过人的一生就在一睁眼和一闭眼之间,这句话虽然被当成笑话,可是这句话细细琢磨起来,却有着一种黑色的悲凉。我们是赤条条地一个人来,也是赤条条一个人走,在一睁眼和一闭眼之间,能让我们走完人生的航程的就是爱,它是指南针和北斗星,给我们方向,也给我们力量以对抗人性的空虚和孤寂。

可悲的是,当我们在爱的高潮中,我们的心与心的连接是充满了力量的,然而,当环境发生改变,我们的情感陷入低谷的时候,我们的心与心就断了链,很多人就开始采用和当初相爱时相反的方法试图挽救感情。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两个迥然不同的循环,一个是在相爱时,注重彼此的情绪表达;而当爱出现危机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试图用非情感的方式解决情感问题。前者用情感激发出更多的情感,而后者则试图绕开充满了“危险”的“负性情感”,试图走向控制的道路,大家都成了博弈高手,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这似乎是一个悖论:就好像当你溺水时,你第一要做的是找一个可以抓住的东西,哪怕这个东西可能让你下沉的速度更快。当我们发现爱开始变得淡薄的时候,我们变得小心谨慎,瞻前顾后,柔肠百转,计谋百出,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试图绕过那些可怕的情绪,绕开“心”,试图通过某种工具或者某种方法控制对方的心。

这时,我们最容易变成两种人,一种是“福尔摩斯”,另一种是热衷“读心术”的人。其实这在危机刚到的时候,是一种很自然的反应,当我们将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的时候,会在某种程度上缓解我们自己的压力,当我们全力感觉别人的时候,会忽略掉自己身上的剧痛。然而这也是问题之所以愈演愈烈的根源。

很多人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思走进咨询室的。他们将心理咨询看成巫蛊之术,希望从咨询师那里讨教一些如何控制住人心的办法。

对不起,我总是先要让她们失望,只有放弃试图控制对方的游戏,她们才有可能找到真爱。

我们不能威胁对方爱自己,也不能欺骗对方爱自己,之所以不能,是因为爱是自发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东西可以锁住爱,它是属于思想的,君不闻“身在曹营,心在汉”?

靠控制得来的爱,有两大弊病:

1.即使最终,那个男人被你催眠了,成了你手中的提线木偶,你依然无法真正安全,因为有这样一句残酷的话等着你:他只是在自己的意志受人控制时爱上你,而你想要的真爱是真正发自他的内心,而非利用他的恐惧或者欺骗。控制必然是反心灵的,于是你通过控制的方式得到的爱,因为有控制这个“杂质”而无法真正建立在心的基础上,你当然是无法真正认同。

2..为了控制另一个人,你首先要控制好你自己,等于说你要用一个人的力量控制两个人的行为,这就变成了一场无味的独角戏。我们用什么方法控制别人呢?用恐惧,用羞辱,用性命……这些都是伤害性的武器,以伤害对方的内心为代价,而目的是获得对方的爱?这时不是有些悖论的意思?

当我们感觉失控时采取“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种种策略是可以理解的,人在恐慌时什么事都做得出。心理学里,一个人在沟通时的防御方式简化为五种:1.讨好;2.指责;3.超理智;4.打岔;5.一致性表达。如果还能再加一个,我会说第六种表达是沉默。

除了第五种表达方式,其他方式都是试图绕过心和心的沟通。然而,人与人唯一永远不会出错的沟通语言就是情绪和情感。其实仔细想想:“感情”两字拆开就是两个词:感觉情绪。

那么我们该如何说话——像小孩子一样说话,小孩子之所以让我们喜欢是因为他们口无遮拦。因为他们率真,他们无忧无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他们身心一致。一项针对5000人的调查统计表明,在形容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形容词中,前十名有五个是与真诚有关。第一名毋庸置疑就是真诚。

我们痛恨小孩子说谎,可是我们还是不可避免地成为不能身心一致,内外如一的人。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社会化,所谓社会化就是开始学会用控制的方式生活,不再按着胸口说话,只能表演或者扭曲自己的内心感受,压抑自己的情感,这些方法无疑是一个小孩子能学到的最快捷的应对压力的办法,可是最终我们还是失去了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东西——交心。

在我们的语言中,你经常会听到“说句良心话”“说句实话”这样的字句,难道在说这句话之前,我们都说的不是“良心话”和“实话”?

为什么会如此?因为通往心与心沟通的痛苦实在太多了,那么这些痛苦来自何方?我敢说有相当一部分是和过去有关。科学家曾给鲨鱼做过一个实验,用钢化玻璃将鱼池分为两部分,鲨鱼到了水里会撞玻璃,因为它可能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可以看到对面却就是过不去,经过很多次碰撞后,它接受了现实,不再自讨苦吃,科学家再把玻璃撤掉,发现鲨鱼是围绕着原来的空间巡游,即使对面已经没有了玻璃墙。

我们过去的生活就像是那道玻璃墙,我们小时候无法反抗父母,只能用一些控制和被控制的方式,那时的我们以各种防御方式获得父母的爱,然而这些方式都是出于恐惧和不安全感,我们得到的爱都是有条件的,是违背自己内心的,是要扮演的,最终得到的爱,也是贬值的,因为始终会有一个声音提醒我们:如果你不用这种方式,爸爸妈妈会爱你吗?这个恐惧一直潜藏着,直到遇到爱情,他们获得了难以形容的无条件的爱,对方会主动地努力地倾听你,表达感情,一种荷尔蒙的冲动,让大家都能跨越彼此的界限而进入心灵交融的阶段。

然而一旦遇到问题,双方就开始退缩到惯常的应对模式,似乎想要退而求其次。只是爱是无法退而求其次的,之所以出现那么多的婚外情和出轨,都是因为大家都想试图不用解决心的方式“退而求其次”,让婚姻空壳化,最后成了鸡肋。情感这东西的核心就是心和心的交融,没有其次,没有打折,就是1和0的世界。当你求其次的时候,已经放弃了爱。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