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向咨询师打听“自我调节”的方法

文:周弗逸 | 壹心理专栏作家

因为这段时间在网上发稿比较多,且留下了自己的联络方式,不少朋友会加我微信,打听“自我调节”的方法。这样的信息接得多了,颇感无奈,唯有成稿一篇,详细说说——不要向你的咨询师打听自我调节的方法。

首先,我想说说心理咨询第一案——安娜.欧女士的案例,安娜是一名上流社会的女子,但是因为家庭内部的很多混乱和纠葛,她在10几岁时患上了极为严重的心理疾病,当时给安娜治病的是一位叫布洛伊尔的医生,这位医生擅长催眠,但是他在对安娜.欧治疗的时候,两个人共同发现了一种“谈话疗法”非常有效,安娜.欧采用自由联想的方式,对布洛伊尔医生谈论自己内心的痛苦和幻想,布洛伊尔医生静静聆听和反馈。他们每天会见一次,每次安娜.欧谈完话之后,就会清醒一天,好像把内心的许多乱成一团麻的东西都清理干净了,后来安娜.欧戏称这种方法叫“扫烟囱”,扫除内心许多过去和现在积压的负面情绪。

所以,我们发现了,这个治疗方法中一定是两个人,一个听一个说,一个是烟囱一个负责扫,这必须是两个人完成的。那么,我如何能教你自我调节的方法来解决你的心理问题,如果不负责任或者是敷衍的话,我会说——早点睡不要胡思乱想看点励志的书交几个好朋友,但是这些有用吗?我想过往这些办法,你一定已经尝试过很多次,也放弃过很多次了,实话说,心理医生也没有灵丹妙药,对你提几个建议,你就能脱胎换骨,如果你真的有这个想法的话,其实又可以从精神分析的理论中找到依据,就是你有一个夸大自体,觉得别人辛辛苦苦才能完成的事情,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达到,这在具体的心理咨询环节中是要讨论的。

另外具体说到“扫烟囱”这回事,安娜.欧给布洛伊尔医生倾倒的都是内心许多淤堵的心灵毒素,布洛伊尔这个角色不好做,首先他要接得住安娜.欧的那些负面情绪,其次还要帮安娜.欧梳理这些情绪,有时候还要深刻地共情安娜.欧,如果没有一个非常稳定而强大的内心的话,是很难做好这件事情的,因为布洛伊尔医生也是人,也有吃饭穿衣医疗保险各种人生的烦恼,可是当你痛苦的时候,他要完全放下自己来陪伴你,我想,除了专职的心理医生,生活中,真正能够做到这点的有几个,可能爹妈都做不到吧,因为如果爹妈足够好足够负责的话,很多人也不会变成今天痛苦的模样。

另外关于自我调节,究竟可不可以自己完成。其实,我想说,是可以的,但是——不是通过心理咨询。比如佛学里面有很多教人“断烦恼断我执”的办法,只是你能否做到?实话说,我尝试过好多年了也没有做到,因为佛教很讲究体悟,如果没有很深的器根的话,无异于盲人摸象,无用之功。

另外,如果不从宗教的角度寻求帮助,纯个人的进行自我调节的话,是否可以完成?根据我的实践以及对专业的理解,这个是做不到的,因为我们内心的所有痛苦都是在关系中产生的,所以也必须在关系中重新实践摸索和改变。而这个关系,就是指人和人的关系,即你必须找个专业靠谱的人陪你练关系,修通自己内心在过往的关系中受伤和变形的地方。

如果有人说,我的痛苦才不是来自关系呢?那么,试着追问一下,比如,你说你痛苦?

为什么痛苦?

因为没有人关心我。

比如你说,你愤怒?

为什么愤怒?

我对自己无能愤怒。

为什么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因为我没有办法对别人说不。

只要去追问这个答案的时候,你会发现最后无一例外的有他人存在于你的内心结构里。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没有办法教你自我调节的方法,或者说即使我教了你自我调节的方法,你依然需要到和人的互动中去检验这种方法是否可行,是否适合?而你,敢确信外界的人们,会给你一个你期望的反馈吗?

之所以我一直强调大家要找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来处理自己的人际关系模式,是因为专业的咨询师自己身上的那一部分已经清理得很干净,没有你在社会随便碰到的一个人的偏见、傲慢或者是敌意,你可以更安全的表达自己,并且可以通过咨询师的反馈,去察觉自己哪一部分表达,是和你自己内心以为的不一致的。这就是我一直苦口婆心要告诉大家的。或者,直接说,你就是那根“烟囱”,你自己怎么扫自己?

另外,一些向我咨询的朋友,经常提到付费的时候,他们就会退缩甚至是愤怒。有一些人是认为自己是弱者、可怜人、弱势群体,内心的潜台词是——“我都这么可怜了,你怎么还问我要钱”?其实,如果到了具体的心理咨询情境中,我一定会和你讨论,你为什么觉得自己就应该被同情?这种弱者心态什么时候产生的?它在过去有没有困扰过你的生活,在你的人际关系中让别人一直忽视你?所以,付费购买心理咨询,其实是改变自己弱者,或者说是受害者心态的第一步,因为你有能力为自己期望改变的生活买单。有能力为自己内心的理想愿望买单。

另有一些人,当提到付费的时候,他们会表现得愤怒,内心的潜台词是“我以为心理咨询是不收钱的,你怎么敢问我要钱”。如果到了具体的咨询情境中,我会追问,过去有多少次,你会认为,这个世界就应该按照你内心的样子转动,别人是不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的?这种模式相信已经日积月累,让你在人际关系中经常受挫和产生愤怒吧。

心理咨询界的精神分析前辈李小龙曾经说过——“一般我检测某些来访者,治疗是否有效的细节是,说一个和来访者不同的观点,如果来访者依然暴跳如雷或者干脆否认拒绝接受的话,基本病情还没有好转,如果已经可以同意你有不同的观点并保有自己的观点的话,那么治疗开始见效了”。

所以,我想,可能从拒绝付费这件小事情上,已经折射出了来访者过往的很多固定模式,而这些模式一定令你非常痛苦,那么接下来我们要讨论的,就是追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模式的,这个模式来自哪里,它给你的生活带来过什么?

唠唠叨叨这么多,也言说了我内心很多一直想对许多来访者说的话。我是一个很直接的人,因为直接会让大家一看就明白,同时我也充分表达了。

而且,我还想提到的是,心理咨询是一个非常耗竭的职业,我一个星期接待10多个个案10多个小时,已经非常累了,我不会接更多的案子,因为接也接不住,那是要费内功的东西,所以,如果有幸我们遇见,就互相珍惜缘分吧。如果有幸你遇见别的咨询师,也请珍惜。因为,大家都不容易,人生是如此苦难而慎重。

作者周弗逸,曾为资深媒体人,今为专业心理咨询师,只因深信,陪伴就是力量。微信号fuyixinli,咨询电话18938856130(可短信预约)。

图片来源:123rf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