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除他人的内疚,是最高级的善意!

文|若杉

01

闺蜜曾经给我一个故事,是她自己的经历。

 

当年留学回国,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出名的时尚杂志,做主编助理。捧着offer入职的时候,她恨不得是跳着去上班的。

 

那一年,电影《时尚女魔头》正火,哪个姑娘不渴望,随时有名牌加身、与最漂亮的同事一起工作、到处星光熠熠的绚烂。

 

可是,光鲜从来都要物质来承载。

 

上班的第一个月,她便遇上了一件囧事,因为是12月份入职,刚上班便赶上了公司的年会,谁都知道,在这样的公司工作,年会说是“争奇斗艳”,真是一点都不为过。

 

而闺蜜,刚刚上班,连第一个月的薪水都没领到,手里的钱只够温饱,如何整一身拿的出手行头,还真成了一件犯难的事儿。

 

眼看着年会将至,衣服的事情还没个着落。某天上班,和一个比她早入职的同事说起自己的窘境,没想到同事二话不说,第二天带了一条迪奥的裙子给她。

 

用朋友的话说:“我不是虚荣的人,但那一刻,看着几乎相当于自己三个月薪水的裙子,内心真是惊喜和感激。”又知道裙子价值不菲,她本有意推辞,倒是同事看出了她的两难,劝她:“收着吧,年会结束再还我就是了,你是主编助理,穿得不能太寒酸。”

 

年会那天晚上,她平生第一次穿着迪奥的裙子,尽管初出茅庐,依然青春、美好得如公主一般,收获了很多赞许和欣赏。

 

但事情远不止此,年会结束,她本想送去干洗,再还给同事。没想到来北京看望她的母亲抢了先,自作主张地将裙子扔进了洗衣机。

 

看着被洗变形的裙子,她真的很想哭,又不忍责备母亲。只好硬着头皮,跟同事说了实话,并怯生生地问:“可否晚一点,让我攒几个月工资还您。”

 

没想到同事爽朗的笑了笑,说:“千万别放心上,我裙子多得很,那件太瘦了,早就不穿了。”

 

再后来,即使闺蜜执意拿钱给她,同事也一直没肯收。

 

闺蜜说:“你知道吗?当时太年轻,真的以为,同事是富二代,一件裙子不过是信手拈来之物,内心的愧疚,确实减轻了不少。后来才明白,别说女人再富有,对自己心爱的裙子也视作珍宝,何况,同事不过是比我早入职几年,薪水有限,更称不上富二代。”

 

“当年,不知道听说自己心爱的裙子被毁,该有多痛,却还能说出‘我裙子多得很,你别放在心上’来安慰我,这份情谊,每每忆起,都觉得温暖和感激。”

02

我也曾接受过这样的温暖。

 

刚开始做心理咨询的时候,因为还在学习阶段,收费很低。但是,租用咨询室的费用却不会因此减少。

 

那个时候,在群里求助,找一个价格适中、位置合适的咨询室,真的不是特别容易的事。

 

师姐是第一回复我的,说可以用她的咨询室。

 

我不好意思免费用,问师姐费用,师姐却体贴地先询问了我咨询的收费情况。得知我收费很低,只说:“杉,你先免费用着,记住,永远别赔钱做咨询。”

 

临了,她还加了一句:“你都是周末过来,我们这里的咨询师,周末都得陪孩子,所以,你用着就是,不算占用资源。”

 

我知,师姐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怕我觉得心里觉得亏欠。但那份细心,却让我觉得特别窝心。

 

如今,几年过去,依然记忆犹新,温暖依旧。

03

诺兰的新电影《敦刻尔克》中,有一个细节让人动容。

 

当得知大批英国军人被困在敦刻尔克,演员马克·里朗斯饰演的一名英国船主道森,带着小儿子彼得及其朋友乔治,自告奋勇开着自家小船去接海对面的同袍。

 

他们的船出海不久,就遇上了一艘被德军鱼雷击中而沉默的军舰。道森救下了当时船上还站着的唯一幸存者,士兵墨菲。

 

但当时,见识过死亡的墨菲已经被战争吓破了胆,患上了严重的“战争应激综合症”,得知道森驾驶的小船要驶向敦刻尔克,他异常激动,他不想再一次回去,去面对又一次死亡的威胁。

 

墨菲激烈的要求船长返回,甚至抢夺船的转向舵,还与一同前来救援的,小儿子的朋友乔治产生了争执和厮打,最终那个叫乔治的年轻人无意中被推下楼梯,磕破了头。

 

在救援结束,返航的途中,乔治还是没有撑下去,死在了船上。

 

但这场悲剧没有演变成仇恨与悲伤,反而是一种大爱。

 

当墨菲,向小儿子彼得询问乔治的情况时,彼得没有愤怒,甚至没有责怪,反而安慰惶恐中的墨菲:“他没事”。

 

彼得知道,墨菲刚刚经历过生死,若以实情相告,墨菲必将再次面对内疚与死亡的恐惧。这种内疚,甚至可能伴随他一生。

 

所以,他忍着心里的痛,说了一个异常温暖的“谎言”,免除了墨菲的这种内疚。

 

从古到今,内疚感如痛苦、失望、愤怒,都是让人痛苦的情绪,甚至更甚。因为,内疚,会让一个人从心底里降低自尊,觉得“我很糟糕。”

 

所以,为了消除这种内疚感,我们也曾经创造了许多方式。用动物和人做祭品、供奉谷物和金钱、忏悔、认罪……在古代以色列,人们定期地将自身的罪过加诸于作为“替罪羊”的动物身上,然后把动物放到野外,让它带走人类的罪恶感。

 

可见,内疚感让人多么感到多么沉重、想要拼尽一切获得解脱。也因此,那些懂得体察对方,知道免除对方内疚感的人,会让我格外尊重。

 

约好了一起吃饭,明明对方迟到很久,他说:“没关系,我也刚到!”

 

朋友有事相求,他明明花了很久才搞定,却说:“举手之劳,别记在心上。”

 

在餐厅吃饭,服务员不小心把汤汁洒在他新买的名牌衬衣上,他说:“不要紧,还好,不是值钱的衣服。”

 

这种懂得免除对方内疚的小小温柔,常常让我无限感动。因为,他知道,把内疚施加在一个人身上,是多么难以承载的负担。

 

而懂得免除他人的内疚,是一种最高级的善意。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成长心理专家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