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笔记本》:伟大的爱情,可以对抗遗忘的病魇

原题:如果我遗忘,请别唤醒我

文:夏滨 丨 壹心理专栏作家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这个世界了,我爱的人TA怎么办?如果有一天我爱的TA忘了我了,我该怎么办?如果有一天,我们彼此失去了连接,我们可以怎么办?许多沉浸在爱恋中的人,都或多或少地会思考这些问题吧,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也许和我们关于分离的焦虑、关于死亡的恐惧是有关系的。

我曾经想象过有一天我以灵魂的形式还滞留在这个世界里,我在空中飘浮着,去观察我亲密的人们如何生活、如何怀念。从中我感受到的是一种痛苦,大抵来源于不能再充实于他们的生命体验的痛苦;还有一种期待,期待他们依然像我不肯离开他们一样地怀念我,这种体验和把自己想象成离去的灵魂似乎有一些是矛盾的,又似乎是一致的。

爱人,当某一天TA成为了我们生命的重要的客体时,丧失,就是一次最深刻的痛。

而这种丧失,未必是以死亡为标准的。比如,抛弃;比如,遗忘。

艾莉是幸运和幸福的,她曾经经历了最为炙热的爱情,最为温暖的家庭;也遇上过包容她给予她选择的自由的未婚夫;还拥有着理解她、阻挠她、最后却是支持她的母亲。

“就算你痴呆了,就算你失忆了,我依然会像从前一样珍惜你,只因为你是我最爱的人……”深沉地爱着的诺亚给出的最为深刻的爱意,也终生践行着这份浓烈的爱,这已经不只是365封书信可以比拟的了,这是一生的承诺。却也是,苦涩的承诺,虽然似乎也充斥着甜甜的爱恋。

如果,我是艾莉,如果我真的遗忘了自己,我倒真的希望,不要唤醒我。因为,它看起来是这么残忍,这么艰涩,它是一次又一次对我挚爱的诺亚的伤害,直至双方都无法承受这种苦涩。

也许,应该苏醒的,不是听故事的人,而是读故事的人。

一个浸润着清涩与纯香的爱情故事,写在一本洒满昏黄的笔记本上,被一位爱人一遍一遍的讲述,另一位爱人总是静静地听着,好奇地追问结果。在一家疗养院,这样不变的场景总是不断地上演,就为了不知道某个时间,那位听故事的艾莉突然地“苏醒”过来几分钟,看着曾经熟悉的爱人诺亚,然后很快再次失去记忆。这一次又一次的阅读中,亚诺需要承受着什么样的苦痛,这种苦痛是伴随着某种反复出现的丧失,让人痛地麻木,让人麻木地痛。

【阿尔茨海默症(AD)】俗称“老年痴呆”,是一种起病隐匿的进行性发展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医学上目前无解,造成的损伤是无法回溯的。我有一些同行最近几年一直在一个公益机构里,为这些病患和他们的家属做着心理服务,这种疾病近些年来已经有些来势汹汹,病患临床上以记忆障碍、失语、失用、失认、视空间技能损害、执行功能障碍以及人格和行为改变等全面性痴呆表现为特征,病因迄今未明,但很多是与家庭史有些或多或少密不可分的关联。

阿尔茨海默症病患通常会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3年),出现轻度痴呆期。表现为记忆减退,对近事遗忘突出;判断能力下降,病人不能对事件进行分析、思考、判断,难以处理复杂的问题;工作或家务劳动漫不经心,不能独立进行购物、经济事务等,社交困难。

第二阶段(2~10年),出现中度痴呆期。表现为远近记忆严重受损,简单结构的视空间能力下降,时间、地点定向障碍;不能独立进行室外活动,在穿衣、个人卫生以及保持个人仪表方面需要帮助;情感由淡漠变为急躁不安。

第三阶段(8~12年),出现重度痴呆期。患者已经完全依赖照护者,严重记忆力丧失,仅存片段的记忆;日常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呈现缄默、肢体僵直,最终昏迷,一般死于感染等并发症。

而关于对病患的心理援助和辅导,在现实生活中,针对病患家属做的工作或许还应该多更多、更为重视,因为家属承受的压力和痛苦很可能超过了病患者本人。

关于阿尔茨海默症,高先电影有限公司于2014年发行的《依然爱丽丝》(Still Alice)是迄今为止描述最为详实的电影,本片由理查德·格雷泽导演,朱丽安·摩尔主演,讲述一位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的成功女性爱丽丝·豪兰在五十岁身患阿尔茨海默症时如何坚强并勇敢生活的故事(当看到爱丽丝在阿尔茨海默症的重性遗忘症状中连自杀都办不到时,会有种深深的绝望感),该片获得第87届奥斯卡金像奖。

回到电影《恋恋笔记本》,由于爱情的需要,片中身患重疾的艾莉显然病得比较文雅,也遗忘的比较文艺。回到爱情和家庭中来,电影有三个片段情节给我比较深刻的印象。

【未完成情结】这个来源于完形心理学的名词,却可能是我们人生中最常显现的情节,“未完成事件”这个词语来源于20世纪初诞生于德国的完形心理学(也称格式塔心理学)。当突然失去爱人诺亚多年的艾莉,忽然在报纸上看到诺亚的消息时,即使她已经将要穿上圣洁的婚衣,她仍然抑制不住地要冲向昔日的恋人身边,即使她内心里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去做什么。这份被母亲粗暴中断的爱情,成为艾莉生命里不可忽略的未完成事件,即使她认识了另外一个男性(或许也是她喜爱的),可是未完成事件会一直持续存在着,直至个人勇于面对并处理这些未表达的情感为止。所以,她当时是去完成这份情感宣泄或者补偿的,不过电影的戏剧性就在于,诺亚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她,也一直似乎在等待着她,于是爱恋必须重新开启,够文艺了吧,希望生活里也多一些文艺,少一些这样的冲突。

【代际传承】豆瓣上有一个很火的小组叫“父母皆祸害”,里面有很多关于父母是如何操控孩子人生的故事,如果从心理学和家庭治疗的视角来看待家庭代际之间的互动过程,其实应该叫“原生家庭皆祸害”比较合适些,我们都受到了自己的原生家庭(原生家庭是指自己出生和成长的家庭)的影响,然后又会不由自主地把很多东西带到新生家庭(新生家庭就是夫妻自己组建的家庭,这样的家庭不包括夫妻双方父母),再把那些影响不由自主地转移给孩子(在孩子的原生家庭里)。艾莉的母亲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阻挠着女儿的爱情,一个她不认为是合适的、对女儿未来有利的爱情,影片直到母亲开着车带着艾莉来到一个工地,远远地指着一个正在干活的中年男人,告诉艾莉那个男人是她当年深爱的、想与之私奔、最后被她父母阻拦破坏了的男人,然后潸然泪下。一切就都明白了,所谓的“祸害”父母,其实他们也有自己很难逾越的心理栅栏,不过,他们确实都是在用自己认为是爱的方式来参与渐渐成年的儿女的生活,于是相似的故事会在一个家庭代际间重复上演。好在艾莉的母亲真的是一个勇敢的母亲,她虽然没有明白这一切,但她做到了在她自己这一代中止了重复的模式,在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有一句话我很喜欢:“我们自己就是我们孩子的原生家庭,所以,一切从我们自己开始。”

【有效冲突】伴侣关系里我们通常会有一个误解,就是认为避免伴侣间的冲突是实现完美婚姻的好方法,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冲突,或者通俗点说,吵架是伴侣间在用一种高烈度的方式来做沟通交流,而这种交流是伴随着强烈的愿意和情绪的,潜台词含着浓浓的“我需要你看到我!”为什么大多数的冲突最后变成了伤害关系的互动,大多是因为在情绪之中,我们同时也忘了“我也需要看到你!”

影片95分钟诺亚和艾莉的一段争吵让我们看到一个智慧的男人如何在爱的基础上化解冲突、赢回自己的爱人的。“这样的生活不容易,而且我们要每天面对,但我愿意,因为我要你,就你和我,每天、永远,你能为我做点什么吗?可以吗?你能为我描绘一下你的未来吗?”

充满爱意的伴侣关系中解决冲突的模式通常会有一些特点:

(1)学会发起和接受感情修复的尝试;

(2)学会自我安抚和互相安抚;

(3)学会在爱的原则上的妥协;

(4)容忍彼此的缺点。

编辑:苏子悦

作者简介:夏滨,执证心理咨询师,心理学讲师,微信公众号:psyxiabin。壹心理入驻心理咨询师,预约咨询链接:http://www.xinli001.com/zx/70832425

本文由 壹心理专栏作者 夏滨 所著,版权归壹心理所有,所有的独家文章未经正式授权不能转载,如需授权请联系susan.liao@xinli001.com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