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就是勇敢面对,但谁给我们内心安慰

译:搬那度 | 壹心理专栏译者

原题:当我们逃避我们的力量的时候(Dr Perpetua Neo

凯特的同学在她14岁时的一个星期五自杀身亡。凯特在星期天参加了葬礼,但是校长却宣布:“马德琳离校了”。

她的朋友不能公开地悼念她;抑郁症和自杀的问题,并没有被处理。到处都是猜测、隐蔽和恐惧,学校因此笼罩着又沉重又灰暗的气氛。

如今,凯特32岁了。这个事件依旧铭记在她的脑海中。逃避的这个课题,让她心生怒气。

机构、团体和家庭,有时会以“没礼貌”或者“家庭秘密”作为开头,借此假装问题和情绪并不存在。人们会想出伪劣的借口,发动公关运动,或者使任何让人想起问题的物件消失。

然而,当我们逃避的时候,我们反而会放大我们想要避开的混乱。问题就变成了一个溃烂中的伤口。人们所收到的信息,就是他们不被允许感受到任何负面的情绪。

他们不会学到,他们能够一起克服难关。

身为个人的我们也会逃避

但是,我们都会逃避。

我还记得我们发现到我同事的客户每天晚上都会开始担忧的那一刹那。她在和创伤争斗,而她的担忧,是为了将侵入性的影像从脑海中排除开来。这就是为什么她的失眠会持续,而她就是因为失眠而来寻求帮助。

就如博科维奇(译注:托马斯·D·博科维奇,Thomas D. Borkovec,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所主张,担忧会帮助我们逃避更令人不安的事物。它口头式的性质,造成它干扰视觉式的影像流动。

我的朋友,同时也是心理学家的哈尼塔·阿苏达尼(Hanita Assudani)博士说,逃避往往是又明显又隐蔽的。

它活在我们的行为当中——例如,我们会避免使用升降机,因为我们会将它和我们第一次发生惊恐发作的时候联在一起——也会在我们去做别的事的时候存在。对我来说,当一个新的目标似乎令人生畏的时候,我会发现自己反而会去整理冰箱——这是我平时不会去做的事。

当我们告诉自己不要去想某件事的时候,逃避就是出自精神。我的同事的客户正是如此。

当我们利用逃避的各种形式——食物、药物、购物等——来麻痹自己的时候,逃避则是出自情绪。

我们为何逃避

作为个人以及更大的系统,我们会因为许多理由而逃避。

阿苏达尼说,不安违背了我们存在的本质。的确,我们会非常努力地维持确定性。

有时候,我们那么习惯视自己为一个事物,使得另一边的事物,感觉上会太令人不安了。舒适区感觉上虽然像是流沙,但是却又感觉上像是枕头一样,又柔软又安全。

我们也没有被教导要照顾自己和自己的情绪,也不知道如何脆弱。

今天,我回复了一份伦敦大学学院的问卷,它调查的是临床心理学家处理心理健康问题的个人经历,以及我们对于披露的想法。

问卷涉及的课题,包括了耻辱,不愿寻求帮助,以及丑化的恐惧。我心想着围绕着精神健康的遮掩,“精神疾病”的标签,以及人们基于心灵而对于肉体所表现的偏见。

这让我想起我的朋友在一次讲座上听到,并将之贴上网的一个引句:

要是你在20岁末或30岁初之前还没经历惊恐发作或者抑郁症的话,这意味着你做得不足够,也还没完整地经历外面又复杂又难以承受的世界。——阿里·莫达雷斯(Ali Modaresi)

我和朋友都因那句话而反省了。我们意识到,我们当中有很多人从来没有为我们的经历取一个诊断性的名称。但是,尽管这些经历有多么平凡,我们还是觉得那么孤单。

也许,这一切都要归结于心理学家盖伊·温奇(Guy Winch)博士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花在照顾牙齿的时间,比花在照顾精神的时间还要多呢?”

迈向自己,迈向一个共同的人性

你要是逃避的话,这不是你的错。我们都会逃避。没有人教过我们不要这么做,而我们也曾被告知,表现出脆弱是坏事。

但是,重点是:当我们为孩子——例如,14岁的凯特——如此立下榜样的时候,我们的后代将不会知道,真诚是可以接受的。

因为,当我们还是儿童的时候,即使事情有了很明显的问题,其他人却都假装一切还好;那种感受,已被身为成人的我们遗忘了。

当我们第一次面对某个改变生命或有重大影响之事的时候,逃避会帮助我们应付它。我的朋友,也是心理学家的卡伦·普(Karen Pooh)博士说,我们因为不需要面对当前的问题而感到满足,而这样的满足又非常吸引人,因此我们会继续这么做。

然而,当这成为一种习惯的时候,事情就不会有改变。

尽管如此,让我们来思考我们想要住的那个世界。我知道,在我想要住的世界里,未来的后代都会被教导,要有勇气来面对自己,而他们也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们都能克服它。

在这样的世界里,机构、团体和家庭,即使是在感觉很困难的时候,也都能真诚地讨论我们的问题和情绪。

你可以称它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这是社会的错还是个人的错呢?我想,我们是时候要将指责游戏搁置一边,并且看清楚逃避到底是什么。

本质上,逃避是一个有意识的决定。我们每逢参与它的时候,我们就会更容易继续下去。

但是,逃避就像一场危险的探戈一样,每踏出一步,就会越陷越深。就如阿苏达尼所说:“我们的脑子会欺骗我们,使我们相信,要是我们假装它不存在的话,它就会消失。不过,难道曾有什么事物,是我们要它消失,它就消失的呢?”

我们再回到你身上吧。你目前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呢?你希望你和你的亲人的后代,能够生长在什么样的世界里头呢?

这个世界,是不是我们迈向自己,迈向一个共同人性的世界呢?

若是的话,也许我们我们可以相信自己来思考我们生命中的选择,并且考虑我们为何在逃避。

另外,作为团体和家庭,我们可以学会善良地说出真相,让我们周围的人知道,有人会支持他们度过黑暗的时刻。

因为,团结就是力量,而且当我们停止逃避的时候,我们就会变得更坚强。

原文标题:When We Run Away From Our Strength

原文来源:http://www.huffingtonpost.com/dr-perpetua-neo/when-we-run-away-from-our-strength_b_8606646.html

原作者:Dr Perpetua Neo

DClinPsy (UCL), MPhil (Cambridge), CPsychol

Psychotherapy & Coaching, Brighton & Hove and onlin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