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害怕情绪火爆的我无法当一个好父母

图:pixabay.com

图文:超级富有的幸福幸运女 Antonia Wang

只是一时,失了手

从孩子一岁半开始,忘了曾经有多少次,小梅总是希望孩子能够像刚刚出生那样,柔软可爱,吃饱睡、睡饱吃,而不是整天哭哭啼啼的这么的黏人,也不是每到吃饭的时候就惹到她一肚子火,总要在孩子的哭声,旁人的劝阻声中才愤恨的放下自己手中的棍子。

大学才刚刚毕业时,小梅以为自己有着美好的人生正在前头等着她,然而,迎接她的却是验孕棒上的两条线,那措手不及的孩子,那发现太晚来不及拿掉的孩子,让她成为班上同学,毕业后第一个走入婚姻的女孩。

孩子的父亲跟她一样手足无措,正要进去当兵的他匆匆的结了婚,把老婆放回自己老家,就拿起了行李入伍了,他想,家中有自己的房间、自己的父母跟未嫁的姐妹,总有人帮他照顾着老婆,一切都很安心。

然而,怀着孩子入门的小梅却不是这样的感受,不熟悉的乡镇,连走出去都怕迷路,乡下地方的每一个人过度的「关切与好奇」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压力,忍着怀孕中的一切不适,却还要介入一个自己都不熟的家庭,孤立无援。

那样的压力对她来说有无限的恐惧,但是,她总还是记得一个媳妇该做的所有事情,她努力的孝敬着公婆,也努力的尽量跟每个人都好相处,然而,她还是懂得,在那样的一个家中,媳妇的地位是最低微的,「菜煮得太咸!」「我家的青菜都是用猪油炒的。」「嫂子,我妈窗户都整个拆下来洗,没这样擦的。」

每一句话,即使是好意地提醒,对她来说,都是无形的压力,总是要扭曲着自己的个性去迎合,总是要把自己缩到不能再小去委曲求全,后来,孩子出生了,抱着柔柔软软的孩子,天使般的脸孔躺在她怀中的时候,她心中好感动,然而,随着孩子一天比一天大,她却越来越焦躁。

「隔壁阿婶的孙子比妹妹小,都十五公斤了,怎么差这么多?」、「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孩子这么爱哭,脾气以后一定不好,人家三伯的孙子带出去一整天,我都没听他哭过。」

每一字每一句,对小梅来说都是压力,于是,孩子不吃饭她打的一天比一天还凶,孩子夜晚哭了,她马上急着紧紧遮住孩子的嘴巴,随着孩子越来越大,「妈妈」成了大家恐吓孩子的万灵丹,「再不吃叫妈妈打!」、「不乖,跟你妈妈说。」

小梅总觉得不对,夜晚的时候,看到孩子满身的伤疤,她也会流下泪,她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孩子,她不知道为何她的孩子这么不乖?她请教了一些朋友,朋友说:「没关系,妈妈也是有情绪的,当然也会被孩子逼的打人。」

她也请教了一些所谓的幼教专家,专家体谅妈妈的心情说:「父母真难为,还要忍受孩子的无理取闹。」,「连我这样的专家都会被孩子的作对而气到爆炸,妈妈有这样的情绪是自然的,有时候是难免的。」

于是,小梅虽然还是会在夜晚看着孩子的伤疤掉泪,白天,她的鞭子却越来越有力道,她知道她的父亲也是这样让她读完大学的,她理所当然的告诉自己「当妈妈也是有情绪的。」

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她整个人瘫坐着看着天花板刺白的灯光,她忘了自己坐了多久,忘了自己说了什么,忘了身边有哪些人,当社工来到她的身边时,她有点恍神的喃喃自语:「当妈妈也是有情绪的。」

头发半白的社工人员,坐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手缓缓地说:「既然都知道那是妈妈的情绪,怎么会把孩子当自己情绪的出口?」

社工的话还在她脑海中反应不过来,一个暴跳如雷的声音却劈了过来:「妈妈有情绪就可以拿孩子当出口,男人有性欲,难道我看到喜欢的女人就可以上吗?孩子到底犯了什么错,必须要这样子被对待?你还我健康的孩子来!」

小梅看向那个对她吼的男人,她的苦、她的恨全爆发出来了:「你呢?你当什么爸爸,把我一个人丢在你家,谁都可以吼我,连你家的狗地位都比我这个当媳妇的高,我算什么?谁又帮过我? 」

痛彻心肺的喊完之后,小梅终于明白,她的孩子没有比别人的孩子坏,而是,全家地位最低的她,唯一可以控制,可以管的只有孩子,孩子只是她压力的出口,孩子只是她情绪的出口。

只是,一时累积了太多的情绪,累积太多的压力。

只是,情绪跟性欲一样,无法控制时总要付出代价。

只是,情绪忽然无法控制了。

只是,一时失了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只是人物跟事物都在我的笔下有所更动,共学团这半年来,我常常想我的身边怎么可以围绕这么棒的父母?怎么有父母比我更坚持走自己的教养路,后来才知道,有父母曾经是志工,有父母曾经在医院研究过家庭精神遗传,也有父母眼睁睁地看着家暴的后果,如何的毁了好几个家,如何一代又一代的付出代价。

于是,我们走一条跟别人不同的路。

而对我来说,从我有孩子开始,我遇到了很多的贵人,我看到有很多在幼教界默默付出的老师,她们对父母很严格,对孩子的眼神却充满着温柔,我在这些老师身上,看到了付出,也透过他们的教导而看到孩子的美好。

他们让我知道亲子之间是一种关系,两个不同的人唯有互相了解,才能相爱相处,在这些贵人的帮助下,也在共学团的每个父母对孩子不同的对待下,我跟孩子之间的爱恋越来越深,感情也一天比一天紧密。

曾经,我多么害怕情绪火爆的我无法当一个好母亲。

曾经,我害怕看到孩子眼中对我有着我曾经对父母的愤恨眼神。

曾经,我多么害怕我会一失控,对着孩子翻桌。

然而,这一路走来,我是如此幸运地看懂了孩子的美好,也看懂了亲子间的感情,没有任何委屈,没有任何的忍耐,而跟孩子相处愉快,我想把这样的幸福传下去,我努力着想把我得到的幸福传给更多人。

这一路走来,也有人告诉我:「没有几个父母可以不打骂孩子,你这样不体谅父母也有情绪,书卖不出去,体谅孩子没有用,孩子又不会买书。」、「孩子就是该打才会乖。」,但是,我无法不负责任地告诉父母「这个孩子该打。」

这一路走来,也看过有人为了自己的课程,自己的招生率,而挑拨着亲子之间的关系,挑起父母对孩子的埋怨,试图讨好父母、合理化父母的行为说:「孩子有时候就是跟你作对,当然会生气。」、「剥夺孩子的行动自由」「剥夺孩子的喜好。」就可以达到父母的目的。

然而,目的达到了,亲子关系种下的互相埋怨与愤恨如何抒发?那些情绪又该如何排解?谁付出代价?

文字可以帮人,文字也可以伤人,或许,我的文章没有很大的市场,我只想,即使十年后,也无愧我心。

我无法讨好父母的情绪,因为我知道,当你要求孩子要改的时候,就不能帮自己的情绪找改不了的藉口,我更深深切切的知道,情绪的失控该付出哪些代价。

我也深深地知道,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没有办法的人才会只使用暴力跟威权。

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当别人情绪的出口,每个人都该被尊重。

即使,那不是我的孩子,我也无法写出文字给父母一个藉口,一个体谅,而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在别人身上。

只因为,我无法承担任何一个人的。

「只是一时,失了手。」

本文摘选自《我不是天生会当妈:从亲子生活体验中学习,教出自信又快乐的孩子

作者简介:王丽芳(Antonia Wang),曾任台湾立法委员助理,女儿「肉弹」出生后成为全职妈妈,并架设部落格分享教养心得。其违背传统教养的特殊观点与作法,让她自称自己是「不良妈妈」。但在看似「不良」的教养之下,为女儿培养出不同于一般孩子的自由创意与成熟思维,也让她成了「最幸福的不良妈妈」。部落格人气高达数十万,每每发表新作都能引起广大父母的回响与分享。著有《乐当幸福不良妈妈》、《我不是天生会当妈》。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