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情人的好朋友哲学

文:Joe(微信:专案管理生活思维,projectup)

不知道为何,最近版上出现很多失恋朋友的留言。 我猜应该都是因为搜寻「失恋药方」而找到我谈失恋的那系列文章。 结果这篇还无意间成为部落格中的第二热门,实在是我一开始写文时始料未及的结果。

当然,这没甚么不好,有文章受到大家喜欢我还满高兴的。 只是有点觉得对不起想看这一系列文章的读者,因为毕竟网站的主轴还是专案管理,我原本在恋爱系列文章中分配的时间较少,很长才有一篇新文。 而且大部分还只是写一些我想写的议题,如败犬或是闲暇时跟朋友吃饭聊天话题的转述,真是对大家很抱歉。

但这几天我突然想到,有一个在「探讨失恋系列(一)急救失恋,如何从失败中存活」那篇,很多读者都留言的问题,或许我该花些时间好好聊一下。 也就是「分手后的朋友关系」。 这东西若能厘清背后的含意,或许将能大幅缩短人们在初逢失恋却走不出来的根源因子。

很多人一直走不出分手的低潮情绪,大部分都是因为「难以调适成当好朋友」。 但为何被遗弃的人还要努力去当好朋友呢? 这是一方面因为「刚被分手」还无法接受独自一人的结果;另一方面,心情上也还念兹在兹的想跟分手的情人保持联系。 对方也或许不忍,于是可能Offer(施恩的)让你/你继续当「好朋友」。 以致于人将持续「触景伤情」,更可能有意无意的不断听到对方新恋情的发展(很多人甚至刻意会去打听那些事)。 那在这种环境下是要怎么忘怀或是疗伤呢? 自然只是一直在那漩涡中走不出来了。

更惨的是,人在这类情境下,都会想尽办法的欺骗自己。

「他还想跟我做朋友,应该是还顾念我的好」

「他偶尔还会在MSN上跟我问好,因为是对我还有旧情。」

但我觉得,为了大家好,我觉得或许该花些时间跟大家谈谈「分手情人的好朋友心态」,并在此残忍的戳破大家的认知:若一个跟你分手的情人提出当好朋友的Offer,那绝不是因为他顾念旧情,反而纯粹是归因于人类本性的邪恶层面罢了。 换句话说,那不是因为善、反而是纯粹的恶。 而且主动提分手后,还能毫不在意问候你的旧情人,反而越是个糟糕的家伙喔!

当然,说对方一定是坏人,我可能又把话说得太过了一些。(但若你是刚处在失恋情绪的人,直接这样想其实也没甚么关系。 对方是不是真是坏人,你可以等个三年、五年心情平复了再来思考。 在心情平复的过程中,就先当「是 」,其实并无不可) 但我要强调的是,那确实有很高的机率是一种邪恶的念头。 因为很多人真因为「我们不适合当情人,但还是可以当一辈子的好朋友!」这句话而一直摆荡在绝望以及希望之间。 每次希望,都会带给你更多失望;而失望又将引领到更大的绝望。 你/你若不自己跳开那种关系、切断这种轮回,最后只会被这轮回拖入到彻底毁灭的境地。

大部分提出「当好朋友」这概念的人并不一定是有意识的透过以下的逻辑在思考,往往是本能直觉的认知。 只是呢,人都是爱自己的,任何举动也多是由此出发。 所以当你了解这种人性本能的判断基础后,你就知道那背后的真正含意了。 另外,为了行文方便,我把代名词一律用他这个字。 但是这并非单指男性才会这么作,女性其实会秉持着一样的直觉与思考。 所以你可以自行把代名词作性别代换,都不会影响我要表达的内容。

当一个人提出分手要求时,他往往处在较多选择的一侧。 他可能找到了新情人、也可能是厌烦了旧情人。 但无论如何,他的「选择权利」是多于被排挤掉的那个人。 站在他的立场而言,他可以严词的把被排挤掉的那人赶走(古代的用语叫休掉)。 但若他不这么作,表示他想「保留住情份」。 但读到此的请先别高兴,我们可先来谈谈所谓保留住情份到底是甚么意思?

这其实是下面两个涵义:

– 给人台阶保持日后的可能性。

– 自我形象的巩固

如果大家读过我另外一篇文章「离婚的期望值」,应该可以理解。 站在任何人的角度,除非是对方不喜欢自己(或自己憎恨对方),否则其实自己完全没有理由因为有新欢而放弃旧爱。 最好的目标是新旧兼顾,只是旧爱未必能接受这种状况。 但也因为前面叙述的理由,大部份时候旧爱却也没打算离开。 那站在这情况下,是你,你会采取甚么策略呢?

大部分人,就算不是有意识的,也会直觉采行「备胎策略」。 变心者一方面想掌握新的机会,另一方面又不想放掉过去的可能性。 所以把旧爱留在身边,转换一个抬头后就可以免除「过去情人身份的责任与义务」,但必要时却还是可以用「好朋友」的角度嘘寒问暖。 若新欢那边进行的不顺利,或是无聊时,只需要加重对旧爱的关怀,也就可以「切换」回过往模式。 就算他没打算切换关系,有个熟悉的人能在无聊时单纯打发时间也没甚么不好。

这样讲,你或许觉得我的说法太恶毒、把人想得太坏了。

但我们也可以同样的,从反面的角度来论证这件事情。 如果你对一个人已经失去爱情、失去关心、也不在意他的喜怒哀乐了,又如何还需要所谓「好朋友」这样的Title呢? 我们每天接触店员、路人、计程车司机、公车驾驶,你不会关心这些人的生活、也不在意他每天是高兴难过,更压根不会想到要去跟他们当甚么好朋友不是吗? 那分手的恋人,又为何有所不同呢? 如果已经不在意旧爱了,在大部分的情况下,其实根本不会做任何关心。 事实上,旧爱因为自己背弃而产生的伤心,自己根本也无能为力,那所谓关心不也就只是名义上的一种说法罢了? 可以更往下思考的是,当你若对另一个人提出分手时,除非两方的感情都已经很淡薄了,否则谁都知道对方必然会伤心、难过、失望、更可能痛苦不堪。 在这情况下,对方要如何一下的转换态度变成好朋友? 你我都知道那是很难的。 所以对于好朋友这名称,在实际层面上不会也无法有任何行为展现。 这是任何人都可以理解之处。

那为何当事人还要这样提议呢?

为何分手的情人要会说出:「因为我们不适合,就彼此当好朋友吧!」

这是因为,就型态上来看,似乎是对另一方伤害较小的做法。 此外,对释放出此可能性的分手者而言,会在「自我心态上」觉得好过的多。 毕竟分手、彻底斩断关系对「提议」这件事的当事人而言,也是很深的一种「自我否定」。

这怎么说呢? 毕竟所有感情的起点都是源自于彼此的Commitment。 双方一开始都对感情的投注、延续,以及对方的精神与身体的照顾做出了某种承诺。 如今当自己要做「另外选择」时,最难过的其实不是对方怎么想,而是「自己怎么看待自己」。 如果把跟对方的一切联系都切断的话,那自己好像会无法跟自己自圆其说。 「当初自己不是有承诺要做到XXXX的吗?」,可能如此受到良心的指责。 于是在心里面,自己将反而变成了一个烂人了。

但若能在心态上重新界定关系,比方因为不适合而转变成「好朋友」的关系来延续情感的连结,这在自己内心的自我认知上就大不相同了。 因为「不适合」这句话是很吊诡的。 不适合表示感情走不下去不是单一的问题,是「你跟我都有责任的」。 所以,透过这种说法,自己的责任感也就相对减轻了。 再来,继续Offer能当好朋友,表示自己只是要转换成另一种类似情感的延续罢了。 意思多少有点:「好朋友这种关系虽然跟情人相比不这么全面,但最少表示我还愿意延续早先提出的情感承诺耶。」 「所以,我不是不做了喔,只是转换成另一种型式嘛。 」

你若观察,会发现提出分手的人,很少是说「我不爱你了,所以我们当好朋友。」而通常是说「我们彼此不适合,我们还是当好朋友轻松。」 当你理解了这整个思维过程后,不觉得更是可恶之极吗?(笑) 连分手的用语都还要吃你豆腐呢~

这类方式还有一个更可恶之处。 提出当好朋友的人,其实等于把「日后关系的选择权」交给了被抛弃的那人手中。 这隐含的心理思维是说:「虽然我们不合适,但我还是Offer你另一个可能性啦。 但若这个你不要的话,那你自己看着办喔! 若切断连系,就是你自己想切断与我的连系。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换言之,所谓当好朋友,其实不过只是一种排解自己良心谴责的逃避手法。 其中没有任何对你的关心,反而处处会看到对于「自己的关心」。 并埋藏了日后的退路,一旦新恋情不顺利时,都还能退回来重修旧好。

所以,如果你是恋爱关系中被分手的那一方,其实根本不该接受甚么当好朋友这档事情。 反而应该彻底的断掉所有的连系,Email、电话、Facebook、甚至极端点连彼此认识的朋友都别连系。 如我在探讨失恋系列第一篇中写道:「如果对方真的在意你,一开始就会考量到你的心情;既然都没做,所谓好朋友这档事,很可能也是不安好心的。」

当然,我同意,总会有例外的状况,或许他真的还是很关心。 但老实说,全都删除与封锁对你又有甚么损失呢? 对方在这情况下,其实几乎不会再来找你,事实上也没甚么立场与理由找你。 纯粹打电话或是写信问你最近过的好吗? 这不是既虚伪又奇怪吗? 而且,又能有甚么非找你不可的事情呢? 若真有甚么非找你不可的事情,或是突然哪天想通觉得其实还是你最好,若真要有心,难道还找不到能跟你联系的方法吗? 但在此之前,就把这人彻底排除到自己的生活之外吧!

因为唯有如此,你才能自己拯救自己喔。

本文由 专案管理生活思维  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info@ftpm.com.tw 。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